林夫人胸有成竹的地说:“那刘公子现居住张天师府,孤独一人远道而来,无人照料。雨儿,你多四处走动些,前来窜门,与他多说话的,特别关照他的饮食起居。不久他定会对你心生好感。”林夫人暗道:雨儿这般容貌秀丽的姑娘,整天前来嘘寒问暖,投怀送抱。他但是被人嫌弃雨儿的身林夫人暗想:雨儿这般容貌秀美的姑娘,天天前去嘘寒问暖,投怀送抱。他虽然嫌弃雨儿的身份,但美色当前,他道心坚定能忍得住一时,哪能一直忍着。。...

林夫人胸有成竹的说道:“那刘公子现住在天师府,孤单一人远道而来,无人照料。雨儿,你多走动些,前去窜门,与他多说话,关照他的饮食起居。不久他定会对你心生好感。”

林夫人暗想:雨儿这般容貌秀美的姑娘,天天前去嘘寒问暖,投怀送抱。他虽然嫌弃雨儿的身份,但美色当前,他道心坚定能忍得住一时,哪能一直忍着。

男女之情,可十分玄妙。他一个纯情初哥,哪能挡的住。再说有自己一旁指点,还不是手到擒来。

对于控制男人的手段,林夫人自问还是有些心得,从牢牢栓住林知府,从未纳妾便可知一二。

烛光下人至中年的林夫人,丰韵犹存,肌肤雪白,面容姣好。一件红色绣花连体宫装紧贴在身上,前胸撑起了俩座高峰,分外诱人。可见这林夫人年轻时也一定生的闭月羞花,难怪能栓住林知府。

“一切都听婶婶的,就知您最疼雨儿了。”林红雨拉着林夫人的手,撒娇地摇着。

俩人又谈了许久,直到深夜。才各自回房,林红雨躺在床上想起今日发生的一切,羞的用双手蒙住脸,自己怎么会如么大胆,想想都羞得不行。

又想起刘公子见自己身子后,愣在那目瞪口呆的傻样,心中又暗暗欢喜。少女思春,久久不能入睡,今晚又多了个不眠之人。

李松林来找刘玉,见年轻的师弟还未起床。不禁感到诧异,这些天来找刘玉,每次不是在研读古文,就是在打坐修行。今日为何这个时辰,还躺在床上,难道是昨天夜里喝多了。

“师兄,你来了。”刘玉连忙起身,披上天师外袍。

“师弟,随为兄来,正好有个病人需救治,你在旁观看。”李松林等刘玉穿戴整齐,便说道。

俩人来到天师府的外堂,大堂内站着一群百姓,地上放着一张厚厚的棉被,上面躺着一个中年男子,脸色苍白身体还不时颤动。

见刘玉俩人进来,站着的百姓全都跪下呼救。其中有一位分外憔悴的中年妇女,哭喊道:“天师大人,求你救救我家男人,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来世就算做牛做马,也会报答的。”

“好了,你们散开些,本天师这就开始救治,休要吵闹。”李松林平静地说道。

这种场面他见多了,刘玉到是有些好奇,但并未说话,在一旁看着。

李松林让人架着病人坐起,自己盘坐在病人身后,运功双手拍在病人背上,双手泛起白光。不久后,病人便出现激烈地颤抖,两旁的侍卫早知如此,双手用力紧紧地按着病人,不让其乱动。

四周围观的百姓大气都不敢喘,突然感到一阵凉风吹过,李松林已收功站起。在场众人,只有刘玉感到病人身上,突然爆出一股阴气。

李松林站起对着中年妇女说道:“阴魂已除,病人已无大碍,抬回家中好生修养,不日便会痊愈。”,只见病人苍白的脸面上,已露出一丝血色。

中年妇女和周围亲戚,又是一番感恩戴德,跪成一片,这才抬着病人由侍卫送了出去。

屋内只剩李松林和刘玉后,李松林开口问道:“刘师弟,可有什么疑问?”

刘玉疑惑地说道:“师兄,那人身上为什么会爆出一阵阴气。”

李松林轻笑道:“刘师弟,灵识敏锐啊!不错,那人是因为阴魂附体才病倒的。”

“阴魂附体?在古书上也有记载,今日可算见识到了。”刘玉思索着回道。

李松林接着说道:“这高仓国境内阴气弥漫,想必师弟也感觉到了。人生来就有生魂,居于泥丸宫。人死后,生魂便很快消散,归于虚无。但有时因阴气刺激,受阴气滋养,生魂会出窍离体,无意识吸收外界阴气修行,便成了阴魂。”

“原来如此!”刘玉好奇的接道。

李松林又接着说道:“阴魂成长到一定程度,便有了附体之能。遇见凡人,受人体精气吸引,便附在其体内,侵噬人体精气修行。人体精气流失便会像生了病一样。人体精气为何物,想必不用为兄多说吧!”

刘玉勤读经书,对人体精气当然知晓。人体内有一种原始灵力名为“生灵元炁”,凡俗称为“精力”,人体“元炁”一般衍生为三种形态:精气、精血、精元。

人体中这三者如有损伤,便会身体不适,体力不支,严重者甚至会暴毙,魂归天外。

三者共为同源,在人体内共生,行成一种自然的平衡。当三者其中之一减弱,其于二者便会消融本身来补充。

比如被阴魂附体者,精气大量流失,精血、精元便会消融本身,补充流失的精气。这也就造成了精血、精元大量受损,被附体者陷入昏迷,面无血色,时间一长便会死亡。

再如纵欲过度者,精元亏损过多,便会造成精血、精气大量消融流失,整日萎靡不振,面黄肌瘦,长此以往,必有病疾缠身。

“师兄,那如何救治被阴魂附体的伤者。”刘玉想明原由,连忙问道。

“刘师弟,阴魂入体后,便盘踞在人体丹田之中,侵噬人体精气。凡人丹田空无一物,不像我们修道之人,丹田中存有法力。”

“世俗中武者丹田,到是存有一种名为“内力”的气体,对阴魂有些作用,内力浑厚者也能消除阴魂,所以被阴魂附体者多为平民百姓。”

李松林停下喝了口水,见刘玉正认真倾听,不禁点头感叹道:此子好学,孺子可教。

“阴魂无形,肉眼不识。但阴魂吸收了大量阴气,修道者灵识能察觉到,运功驱使五行灵力,进入病人丹田,消灭阴魂便能治愈伤者。”李松林慢慢道出原理。

“原来如此,师兄,想必治疗阴魂附体,便是天师一职的责任?”刘玉恍然大悟后问道。

李松林笑着回道:“不错,这便是天师众多职责之一。”

刘玉又接着问道:“那还有哪些其它职责?”

“师弟,不急,到时你自会知晓,到为兄府上用餐去。”李松林呵呵一笑,邀请道。

“师兄,今日所见所听之事甚多,小弟想静心参悟一番,就不去了。”刘玉婉拒道,想静心好好斟酌刚才所遇之事。

李松林也没有强求,俩人又说了会话,便各自离开了。

书评(408)

我要评论
  • 修真者&筑基期

    最吸引刘玉的莫过于“筑基丹”,练气期修真者达到练气十层大圆满后,在向上晋升就是筑基期修士了。想要晋级到筑基期,就少不了筑基丹。

  • 灰的张&定后,

    这时,刘立途经出手击毙了猛兽,救下了万念俱灰的张无心,张无心伤势稳定后,为了报答救命之恩。

  • 闻着血&能闭目

    但伤势太重动弹不得,不久就有林中猛兽闻着血腥之气而来。张无心眼看猛兽扑来,护体法器损毁,自身又提不起一丝法力,便只能闭目等死了。

  • &生长的

    跟大多数灵药一样,金边草生长的年限越高,开出的金边花药效便越好。黄圣宗的这大片金边草生长了三百多年,十分难得,非常珍稀。

  • &相传上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艾元沐&事磕头

    但那次艾元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双手抠进泥土中,向宗内管事磕头苦苦恳求,让他继续留在宗内修行。

  • 到的宗&内派专

    刘玉分到的宗门任务,就是照料这大片金边草一年,直至金边草开花。等宗内派专人来收获成熟的金边花后,任务便算完成。

  • 便越快&修真界

    修仙者灵根越单一,经脉资质越纯净,修炼速度便越快,效果就越好,这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

  • 回到家&中,心

    直至知命之年回到家中,心灰意冷,这才收心养性,认命安享晚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