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峰在知府中初遇刘玉,只觉这更年轻张天师眉清目秀,文质彬彬,非常好说话的。后跟好友李张天师闲谈时,听见这刘玉尚未婚娶,正好美貌的侄女林潇潇在家中坐客,心中便有了斤斤计较。要不然自家侄女能娶这位更年轻张天师,那可就太好了,且自家侄女林潇潇生的是花容月貌,沉后跟好友李天师闲聊时,听到这刘玉仍未娶亲,正好貌美的侄女林红雨在家中坐客,心中便有了计较。。...

林子峰在知府中初见刘玉,只觉这年轻天师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十分好说话。

后跟好友李天师闲聊时,听到这刘玉仍未娶亲,正好貌美的侄女林红雨在家中坐客,心中便有了计较。

要是自家侄女能嫁给这位年轻天师,那可就太好了,且自家侄女林红雨生的是花容月貌,沉鱼落雁,可是炎南府出了名的美女。

林子峰越发觉的可行,便说与自己夫人听,让林夫人去说服侄女红雨。

林红雨年芳十八,带字闺中,乃是出了名的貌美大家闺秀。提亲的人自然络绎不绝,达官贵人,风流才子都有。可是林红雨都看不上,只觉得来人都少了些神采。

听伯母说有位仙家公子,尚未娶妻,让自己与他交好。开始有些羞涩,不肯答应,但心中已有些心动,对于修仙之人,林红雨一直心生向往,可是自己无修仙资质,修仙无望。

要是能成为修仙之人的妻子,那也是极好的。可是自己与他从未谋面,怎知他长相如何。就这样让自己与他交好,显得自己有些下贱,此事万万不妥。

林夫人看劝说不动,就说了个折中的方法,晚上宴会带红雨前去,暗中观感一番,让她自己抉择。

毕竟不是自家女儿不好强求,林夫人不禁埋怨自己,生了三个孩儿都是男子。心中一直想要个女儿,偏偏就是不如愿。

刘玉与百官在饮酒时,林红雨偷偷来查看,只见刘玉身着蓝色天师长袍,眉清目秀,礼仪大方。

在百官中如鹤立鸡群,气宇不凡,不禁俏脸羞红,一见钟情,心生爱慕,要是能嫁于这位仙家公子,想来还是极好的。

旁边的林夫人见此景,哪能不懂,拉着侄女便上了楼,交待给侄女一些对付男子的心得,便有了刘玉刚才所遇的一幕。

回到天师府的刘玉,内心仍碰碰乱跳,刘玉知道要是自己不离开,此时想必软玉在怀,享尽齐人之福。

对于男女之事,刘玉也心生向往,只不过做为修真者,对于伴侣刘玉有着自己的坚持。

修真者修行讲究四大要点“法,侣,财,地”。

“法”的意义,指的就是功法,一部好的功法对修真者太重要了,乃修行的基础。

“侣”的意义,指修行的伴侣,修仙道途中一路相伴同行之人,这包括同门师兄弟,尊敬的仙长,意气相投的好友等等,其中极为重要的还有情投意合,陪伴终生的妻子。

修真者讲究双修之法,男女双方交合,共度云雨巫山。事后可运功吸收炼化对方精元,双方精元能促进经脉扩张,消融阻脉增进修为。

精元分阴阳,男子精元称为阳元,女子精元称为阴元。更有特殊的双修功法,夫妻二人共同修行,威力极大。

如灵冰宫的“冰元阴阳决”,此功法乃地品高级功法。修仙界盛传的“冰魄双仙”,灵冰宫的一对结丹期夫妇,便是共同修行此功,俩人联手可发出冰魄元光,同阶少有敌手。

刘玉心中的坚持,便是要娶一女修为妻。要知道凡人女子的阴元,对修真者来说作用极小,甚至毫无作用。

而且修真界中女修修为越高,阴元效果越好。要是能娶一位女修,结琴瑟之好。

夫妻俩人便可一同修行,双宿双飞。共同面对艰难险阻,一起踏上凶险曲折的修仙路途。

“财”的意义,十分广泛,指修真者拥有的修真资源,如丹药、法器、灵石等,资源丰富,修真路途便平坦无阻。所谓财大气粗,在修真界同样适用。

“地”的意义,指修仙场地,如名山洞府,灵气浓郁之地。也指师门宗派,拜寻名门巨派,学习功法之地。

一处洞天福地,会引来无数修真者争夺。一处灵气浓郁之地,能极大的促进修为的快速提升。

拜入一方名门,不仅可学上层功法,平时得到前人指点。而且有了强大依靠,警示宵小之徒,仙途变的更加顺畅。

躺在厢房的刘玉,心思重重。还好自己跑了出来,要是冲动玷污了那女子的清白,自己便只能娶其为妻。修仙路途便会更加坚难,还好自己道心坚定。

刘玉从小学习道家修身巨著《道德经》,礼仪大方得体,品德高风亮节,万万做不出那始乱终弃,不负责任之事。心中不禁暗赞自己处事果断,要是拖沓被人发现可就百口莫辩。

然而心情仍有些失落,隐约有些后悔。脑中不时浮现那一抹雪白,令对两性有些懵懂的刘玉,辗转反侧,今晚注定将是不眠之夜。

“什么,从窗口跑了?”林夫人不信地问道,林红雨回到知府家中,便将事情向足智多谋的伯母一一道来。

“可不是?伯母!你说他这是为何?”林红雨一脸委屈地问道。

“难道他嫌雨儿长的丑?”林红雨对自己的相貌,还是很自信。

“怎么会,雨儿长的这般好看,全炎南城又有谁比的上。”林夫人否定了侄女的猜想,

听到伯母如此说,林红雨有些心喜。便又问道:“那又为何离开?”

看着旁边齿白唇红,身材凹凸有至,有着沉鱼落雁之容的侄女,马夫人不信有人能抗拒这份艳福。犹此可见这位年轻天师,有着多么坚韧不拔的意志。

侄女容貌绝美,必定令其满意。这位天师乃修道之人,想必是嫌弃侄女的身份。

“雨儿,这位公子是修道之人,遵循礼仪,一时想必难于接受。”林夫人猜出实情,不便明说,只能安慰地说道。

“真的吗?那现在如何是好。”林红雨也觉得应是如此。

“雨儿,你是真心喜欢那位年轻天师不?”林夫人认真的问道。

林夫人一直想要个女儿,但一直不如愿。便把侄女林红雨当做自己亲生女儿,常常叫到家中游玩。经常花费重金购买金银首饰,送予红雨,平日十分疼爱。

“刘公子,谦虚礼让,是位如玉郎君。”林红雨低着头红着脸回道。

“小妮子,还害羞。”林夫人调笑道,惹得林红雨脸上更加红润。

收起调笑,林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道:“雨儿,要是真心中意,那便去努力争取。这刘公子气度不凡,嫁于他想必不差。太急的话,他无法接受,我们便慢慢相处,所谓日久生情。”

林红雨立刻抬起头问道:“那如何慢慢相处,怎样日久生情?”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时,被&重伤。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 妄想,&唯有上

    没有灵根想要后天形成那是妄想,当今世上已无方法。唯有上古时期偶有传言,有人逆天改命,但多不可信。

  • 眺望着&:“终

    刘玉眯着双眼眺望着朵朵绽放的金边花,心情分外舒畅,不禁默念道:“终于熬到头了”。

  • &学习,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虽然有&行基础

    虽然有所差别,但只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弟子,打好修行基础。

  • 每次想&的情景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宛如重&根,有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张无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近一整&年。

    平日刘玉就住在这简陋的茅草房中,照料花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近一整年。

  • 多,东&般,直

    地势平坦,多为平原,其中小山居多,东部边缘隆起一座雄伟大山,名为黄圣。整座大山犹如一根天柱般,直插云霄,千里之外便可瞧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