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始终喝到半夜,才电影散场。刘玉少有言语,喝的也不多,有些不适感这种场景。其他三位师兄到是谈笑风生,喝了不少,穿行都有些晃荡。三位师兄也有家室在炎南城,分离后便各自回去,刘玉也回张天师府厢房。打坐一会后,便摸出一粒“木春丸”就修练。三位师兄给其他三位师兄到是谈笑风生,喝了不少,行走都有些晃悠。两位师兄也有家室在炎南城,分开后便各自回家,刘玉也回到天师府厢房。静坐一会后,便掏出一粒“木春丸”开始修炼。。...

四人一直喝到深夜,才散场。刘玉少有言语,喝的也不多,有些不适这种场景。

其他三位师兄到是谈笑风生,喝了不少,行走都有些晃悠。两位师兄也有家室在炎南城,分开后便各自回家,刘玉也回到天师府厢房。静坐一会后,便掏出一粒“木春丸”开始修炼。

三位师兄给刘玉的感觉有些怪异,在黄圣山的师兄弟们都刻苦修行,很少吃喝玩乐,更不会酗酒,刘玉想不通怪异在何处。

刘玉年轻气盛,怎么理解三人的苦衷,先说李松林早已放弃向上之心,维持现有修为便心满意足。

元满看上去正值壮年,其实已有六十三岁,只不过修仙之人不显老态。如今练气七层修为,火、土双灵根资质良好,出生在一修仙小家族。家族修为最高者便是他自己。

当时为送元满进黄圣宗,已花费了家族全部的财力,修仙资源匮乏,身上灵石稀少,被派到炎南城后,外界灵气稀薄,又无丹药修行,修为停滞不前,只能得过且过。对自己能否筑基,已不报太大希望。

习晨勇也已六十岁,水、火双灵根资质良好,现练气八层修为。为一修仙大家族习家之后,可惜所在为家族旁支,并不是家族主要扶持对象。

虽说每年也可分得一笔灵石,大约数百块低级灵石。但对习晨勇现阶段修行来说,犹如杯水车薪,根本不够用。跟元满一样修为停滞不前,天天吃喝玩乐,也已无修炼之心。

几天后,李松林带着刘玉去了趟知府府衙。从知府大人那领了朝廷任命的诏书。

诏书上写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聘世外高人刘玉为本国天师,官拜七品,赐黄金百两,灵石五十,望天师护吾疆一方安宁。

居然还有灵石赏赐,让刘玉有些意外。从知府手中得到五十块低级灵石,和一张千两银票。同时还领取了一方玉制天师官印,两套浅蓝色天师官服。

这些东西领取完后,刘玉便正式成为高仓国的一名天师。经李师兄介绍七品天师,每月的俸禄为一百两白银,在世俗中生活,能过上富足的生活。

晚上,名为林子峰的知府,带着百官在炎南城,最好的酒楼大风楼宴请刘玉,恭贺刘玉就任天师一职。几位师兄也都会到场,刘玉推脱不了,只能按时前去。

“来我们敬刘天师一杯,欢迎刘天师来到炎南城。”林知府举起酒杯站起大声说道。在坐的百官听后,举起酒杯齐站起向刘玉敬酒。

“谢各位!”刘玉不得不喝了一杯,平时刘玉很少饮酒。

开了头后,就一发不可收势,被灌了不少酒水。还好运功驱散了酒气,不然非醉倒不可。

宴会散后,刘玉本想回天师府休息。但林知府拉着说在楼上已备好厢房,夜已深,在楼上休息一晚。

刘玉推脱不过便上了楼,林知府看刘玉上楼后,不禁偷偷一笑。

在小二的带领下,刘玉推门进了厢房,想早些休息,刚才一番闹腾,是有些乏了。不想抬头发现床边竟坐着一名白衣少女,心中猛的一跳。

“小姐莫怕,走错了门,在下这就出去。”刘玉以为走错了门,连忙道歉。

“公子,等一下。”见刘玉向后转身要出门,女子连忙起身细声地说道。

雪白的脸颊此时泛着羞红,灯光下楚楚动人。

“小姐,有何事?”刘玉停下来问道。

只见烛光下女子一头披肩长发,双眸闪动,含羞缓缓走来。刚才情急没瞧仔细,烛光下少女冰肌如雪,齿白唇红,亭亭玉立十分漂亮。

“公子,你没有走错,小女子是来服侍您就寝的!”女子走近后,低头抓住刘玉衣角,玉手微微的颤抖细声说道。

“在下不需要服侍,小姐请回吧!”听白衣女子如此说道,刘玉便猜到这应是林知府的安排。

“公子先喝杯茶解解酒吧!小女人姓林,名叫红雨,公子可否告知姓名。”林红雨当做没听见,拉着刘玉的衣角向桌边走去。

无奈被拉到桌旁坐下,刘玉接过林红雨递过来的茶水回道:“在下,姓刘,名玉,谢谢!”

呼吸间闻到女子身上散发的体香,清新芬芳,让人心醉神迷。林红雨拿起桌上的小罗扇,轻轻地为刘玉扇着风,香风徐徐吹来,坐近后林红雨白色透明清纱上衣,里面一抹红色若隐若现。

刘玉打小上山,与年青女子话都从未多说过,哪经过这种阵势。两人一时陷入死静中,血气方刚的刘玉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红雨小姐,你还是请回吧!我要歇息了。”刘玉吸了口气,出言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宁静。

林红雨低着头羞红了脸说道:“那小女子帮刘公子宽衣吧!”,说过竟站起来到刘玉身边,便要为他宽衣。

“这,使不得,林小姐请自重。”刘玉没想到,林红雨竟动手动脚,连忙躲开说道。

见刘玉一直推脱,林红雨心中有些失落。难倒自己长的不美吗?

这仙家公子竟看不上,想起伯母教的最后一招,滚圆的双瞳一亮,咬了下红唇,双手颤抖地解开上衣的衣结。

只见清纱上衣一下滑落至地面,少女身着红色桃花肚兜暴露于空中。

刘玉见此,一时愣在当场,全身气血翻腾呼吸深重。回过神后,直接拉开窗户窜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向天师府走去。

走在大街上,脑中不时浮现刚才一幕,心中仍然躁动不安,刘玉深吸了口气,快速离开此地。

林红雨见刘玉竟从窗口窜了出去,抱着上衣低身趴在窗口。

看着刘玉逃跑似的向远处走去,想喊又怕被人听见,只能干着急,急的眼泪打转,穿好衣服后便向楼下走去。

林子峰听完侄女林红雨的描述,连忙安慰哭成泪人的侄女。派人送回府上休息,这刘天师竟跑了,让林子峰十分苦恼,不知如何是好。

自家夫人的那些手段,林子锋当年可是尝试过,一下子便陷入温柔乡不能自己。至今仍被自家夫人的小手段控制,从未纳妾。

书评(305)

我要评论
  • 岁便被&刻苦学

    刘玉七岁便被带到黄圣宗,开始修仙道途。一直刻苦学习,潜心修炼,直到十六岁修为才达到练气四层。

  • 真秘笈&虽然修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的木灵&气,快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天生,&稀少。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缘染着

    良田里盛开着一种无名五角小花,花瓣边缘染着一圈金色,好似镀上了一圈金粉。

  • 着双眼&心情分

    刘玉眯着双眼眺望着朵朵绽放的金边花,心情分外舒畅,不禁默念道:“终于熬到头了”。

  • &接,因

    前几日,金边花成熟后,宗门便派专人来摘取,宗门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刚才到黄日殿交接,因为刘玉精心照料的缘故,金边花品质非常高,且收成比往年要好。

  • 带此令&质,就

    告知刘立,如若他的后人携带此令,抵达黄圣山,年龄在十岁之内,并具有修仙资质,就能拜入黄圣宗,成为黄圣宗弟子。

  • 所差别&更好地

    虽然有所差别,但只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弟子,打好修行基础。

  • 刘玉就&息一会

    想到这刘玉就感到头痛,拍了拍下衣,站起结束了这次施法,慢慢走向不远处的茅草房,打算休息一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