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飘荡的这股阴森灵气确为“初阴浊气”,是天地间的一种最原始之气,跟“五行灵气”像,全称为阴气。“五行灵气”温性平静,被吸收后润养人体,孕育出神魂。而“初阴浊气”阴森暴烈,被吸收后被腐蚀人体,侵噬神魂。两种相同灵力互相压制住,如同阴阳之别,“阴气”“五行灵气”温性平和,吸收后滋养人体,孕育神魂。而“初阴浊气”阴冷狂暴,吸收后腐蚀人体,侵噬神魂。。...

空中飘散的这股阴冷灵气确为“初阴浊气”,也是天地间的一种原始之气,跟“五行灵气”一样,简称为阴气。

“五行灵气”温性平和,吸收后滋养人体,孕育神魂。而“初阴浊气”阴冷狂暴,吸收后腐蚀人体,侵噬神魂。

两种不同灵力相互克制,犹如阴阳之别,“阴气”同样也能用来修炼,“阴气”修行对资质要求极低,不象“五行灵气”具有相生相克的特性,对灵根要求十分苛刻。

“阴气”修行只要身怀灵根,人人都能有单灵根一样的修炼速度,哪怕是身怀五系杂灵根,修行起来一样进步如飞。

但当今修真界却已修炼“五行灵气”为主,所有的名门大宗都修行“五行灵气”。修行阴气的修真者,称之为邪修。

对于邪修,正道各门派从不手软,采取诛尽杀绝的态度。

修炼“阴气”对人体伤害极大,修炼之人未老先衰,寿元折损,但一些资质低劣的修真者,往往自甘堕落,挺而走险修炼“阴气”,只为追求急速增长的力量。

修炼“阴气”的邪修功法法术威力极大,同境界的正道修真者,大多不是其对手。

邪修功法霸道无比,乃速成之法。往往采用旁门左道,损人利己的修炼方法。

上古乱妖纪时期邪道盛行,时常屠杀凡人修行,成千上万的杀戮。修为高深的邪修为炼制法宝,屠城灭镇也属平常。凡人数量极减,苦不堪言,暗无天日。

修炼“五行灵气”的正道修真者,同样东躲西藏,生怕被发现。邪修视正道修真者的肉身,神魂为灵丹妙药,吞噬用来助长修行。一旦发现正道修真者,便群起围攻,生吞活剥。

正道修真者就像当今修真界的邪修一样,销声匿迹,几乎灭绝。

据古书记载,邪修由盛转衰是因果报应,天降雷劫,修为高深的邪修纷纷死在天劫之下,正道修真者才有喘息之机。

经过数千年正邪惨烈而无休无止的战争,正道修真者才反败为胜。又经过数万年的休整,才有如今修真界繁荣的景象。

炎南城是高仓国的一座府城,管辖十个县城。长期居住的平民将近三十万,城内红墙高瓦,房屋林立有序,街上人流不断还算繁华。

刘玉每日翻山越岭地赶路,许久未见这般景象,不觉心情舒畅。一路向路人寻问天师府所在方向,师门任务卷轴上写明,到炎南城天师府,找李松林师兄报道,由李师兄按排具体任务。

不久后便找到天师府,天师府大门敞开,大门两侧各站着一队披甲卫士。刘玉下马走上前去,一位持刀卫士见到便迎了上来。

“这位公子找谁,这里是天师府,闲人免入,不要打搅了天师们休息。”持刀卫士见刘玉气宇不凡,虽然背着一圆柱状奇怪器物,但还算客气地问道。

“在下找李松林,李师兄,可在府中。”刘玉随口回道。

“公子原来是李天师的师弟啊!快里面请。”何小山心中一惊,原来对面这位公子也是修仙者。

连忙叫人帮着牵马,自己带着刘玉向府内走去。何小山守卫天师府多年,这样的情况也遇见不少。向来都不用禀报,就可直接带来人进府,从未出错。

在何小山看来,有谁不要命了敢冒充修仙者。

李松林半躺在竹椅之上,旁边放着泡好的龙井茶,屋内飘散着茉莉花熏香,显得十分悠闲自在。

李松林水系单灵根,资质优秀,年近九十,须眉交白,但精神抖擞,不显老态。现今练气十层修为,做为黄圣山的小管事,被委派到高仓国炎南城处理师门一方事物。

二十年前服用一粒筑基丹,冲击筑基期不幸失败,身受重伤,其师出手相助才保全性命,但此生再无筑基可能,心灰意冷主动申请外出任职。现今举家搬至炎南城,定居于此。

“公子,就到了。前面就是了。”何小山恭敬地走在前面带路。

李松林从窗口看见守门的何侍卫,恭敬地带着一身着青白色道袍,后背古怪器物的青年,向屋内走来。从青年衣着和神态来看,应该是师门来人,便起身迎上去,就不知来人所为何事。

“李天师,这位公子说是你师弟,小人就带了进来,大人慢慢聊。”何小山向李松林弯身一拜,便转身出去了。

“李师兄,小弟刘玉,师门派小弟前来炎南城,听候师兄差遣。”刘玉从储物袋中,拿出任务卷轴和宗门玉牌递了过去。

“刘师弟啊!快坐下。”李松林先引刘玉到桌边坐下,然后仔细查看了任务卷轴和宗门玉牌。

只见李松林拿出自己的宗门玉牌,把两块玉牌靠近些,这时两块玉牌纷纷发出莹光。看到这种景象,李松林点点头就把玉牌还给了刘玉。

原来这是黄圣宗鉴别同门弟子的一个小手段,只要同是黄圣宗弟子,两块宗门玉牌靠近后就会发出莹光,这样很简单的,便能鉴别是否有人造假冒充。

而且黄圣宗的宗门玉牌十分精妙,远不只这一个小手段,宗门玉牌在下发给弟子时,会取新弟子的一缕魂丝和一滴精血,用秘法封于玉牌中。

若玉牌主人死亡,宗门玉牌就会自动开裂,向一定范围内的宗门玉牌发出信息。在此范围之内的宗门玉牌都会发出红光,并且玉牌表面上会出现一个指向标,指向死者所在方位。

“师弟,年少有为啊!欢迎来到炎南城,来先喝一杯清茶,去去风尘。”李松林为刘玉沏了杯茶说道。

“谢师兄!不知这天师之职负责何事物,还请师兄解惑?”刘玉不清楚这天师一职为何职务,一直很好奇。

“不急!师弟这几天先休息,过些天师兄带你四处瞧瞧,你便清楚了。”李松林摸着长长的白须笑着说道。

两人又说了会话,不久后李松林领着刘玉到一处厢房,让刘玉好生休息。

傍晚,李松林来请刘玉到家中做客,李松林自家院子离天师府不远,在庭院中酒菜早已备好。另有两位同门师兄也来为刘玉接风洗尘,两人看上去都已至中年。

一位名叫元满,长得偏瘦,蓝色天师袍有些不合身。另一位名叫习晨勇,生得有些矮,比正常成年男子矮了一个头。

据李松林介绍还有一位师兄在外县驻守,连刘玉一起总共有五名黄圣宗弟子,在炎南城出任天师一职。

书评(151)

我要评论
  • 所差别&异,都

    虽然有所差别,但只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弟子,打好修行基础。

  • 仙人居&多知晓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其中数&仍一无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不会传&直到通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子,他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药用价&摘下全

    一是果实没有药用价值,要的就是此草的花瓣;二是金边草结果后就会枯萎。只有摘下全部的花瓣,来年方能再开花。

  • ,非常&的木灵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说白&了就是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元沐,&门令,

    刘玉曾经的一个好友名叫艾元沐,比刘玉早入门十几天,只不过比他年长两岁,跟他一样凭借黄门令,才有幸成为宗内弟子,也是三系杂灵根。

  • 进泥土&中,向

    但那次艾元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双手抠进泥土中,向宗内管事磕头苦苦恳求,让他继续留在宗内修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