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震全又累又愁,忐忑不安,绞尽脑汁心里想何去何从。虽然这三位修为精深的修真者,也不是冲着自己而来,但前段时间自己但是闹腾点,小心引祸上身。司马岩心中不已懊悔,要也不是自己游山玩水,耽搁了行程,早三日赶回来家中就会突然发生惨剧。自己的双亲,自己尚未成年的妹妹就司马岩心中万分悔恨,要不是自己游山玩水,耽误了行程,早一日赶回家中就不会发生惨剧。。...

程震全又累又愁,忐忑不安,绞尽脑汁想着何去何从。虽说这三位修为高深的修真者,不是冲着自己而来,但最近自己还是消停点,小心引祸上身。

司马岩心中万分悔恨,要不是自己游山玩水,耽误了行程,早一日赶回家中就不会发生惨剧。

自己的双亲,自己年幼的妹妹就不会惨死。泪水止不住的向下滴落,泪珠由千尺高空,断断续续落入山林荒野中。

程震全侥幸逃脱,逃出百里之外,仍慌慌不安,在一处破坏的山庙中落脚。

这落云寨算是毁了,可惜了一处舒适的藏身之地。最重要的是尸源断了,这如何是好。腐尸蜂的培养可不能中断,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一夜未睡,绞尽脑汁想着何去何从,程震全还真想出法了,还是老办法,再去寻一处山寨加入,落草为寇,藏匿其中。

既安全,又能得到稳定尸源,就这样程震全经常加入不同的山寨,一个山寨最多待上三个月,就会主动离开,重新寻找一处新的山寨藏匿。

如此小心行事,是怕待的时间过长,恐引起有心人注意,暴露自己,那样就追悔莫及,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

程震全加入黑虎寨也是如此,这般离奇的行事,刘玉怎能想到。

刘玉怎么也想不通这贼人,为何落草为寇,最终仍无头绪,刘玉便放弃揣摩,一心赶路。想来这贼人也不会有什么靠山,不然怎么落得如此狼狈,应该不会有什么祸事上身。

一路飞奔,半个时辰后,刘玉赶到了最初镖局与山贼交战之地。放眼望去,东倒西歪的躺着满地的尸体。

“刘公子,你可算回来了。总镖头带着兄弟们去黑虎寨老巢了。”熊超庆受刘青的命令在此等候,要是刘玉赶回,便带他一同前往黑虎寨老巢。

熊超庆交战时左手不小心挨了一刀,侥幸的是没有伤及筋骨,并无大碍。上了伤药,草草包扎了下,就躲在道旁的草丛中,看刘玉出现,立刻冲了出来。

“这位大哥,我爹他没事吧!”刘玉看从草丛中,冲出一身着镖师服的黑脸汉子,想来是自己人。

“刘公子,总镖头武艺高强,怎会被这些毛贼所伤,一点事没有,我们快些赶过去吧!”熊超庆爽朗地笑道。

他对刘玉这个刘家大公子,可是相当佩服,小小年纪已是先天高手,武功盖世。生得也是十分俊俏,风流倜傥。

两人也不再多言,在熊超庆的带领下向黑虎寨老巢赶去。

“贤侄,回来了。”刁一天看到刘玉两人赶来,连忙迎了上去开心的说道。

“伯父,贼子已被我斩杀。”刘玉抬了抬手中麻布包着的人头回道,惹一旁围观的镖师们,纷纷叫好。

“贤侄,干的好,快到这边歇息一下。”刁一天指着旁边一处草地,高兴地说道。

“伯父,我爹呢!”一直没见刘青出现,刘玉不禁有些担心。

“刘老弟,他带着追回的镖货,先去了关岗镇,让你去如意客栈会合。”刁一天看出刘玉有些担忧,便告之实情。

“伯父,那小侄这就动身。”刘玉听完就要起身,前去关岗镇。

“不急,先喝口水。”刁一天左手放在刘玉肩上,轻轻压着,右手解下腰间的水囊递了过来。

“谢谢伯父!”刘玉奔波了小半天,确实有些口渴,便接过水囊大喝了一口。

“贤侄!伯父问你句话,你可要如实回答。”刁一天靠近些,细声地说道。

“伯父你问吧!小侄知无不言。”刘玉把水囊递了过去回道。

“看贤侄武功奇特,老夫从未见过,不知师从何处。”刁一天想了会小声地问道。

“伯父,其实小侄在黄圣山修行,静修问道。”沉吟片刻,刘玉觉对刁一天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如实回道。

虽然刘玉小声回道,但四周耳尖的镖师们,还是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总镖头的大公子是修仙之人,怪不得如此了得。

同时庆幸跟着流云镖局是跟对了,不远偷听的李铁面色有些难看,后怕不已。

还好自己没有贸然出手,不然真是自寻死路,看来以后还是安心待在流云镖局,不要起什么幺蛾子为好,心中的那些小心思彻底消散。

“刘老弟好福气啊!”刁一天其实早就猜出一二,只是不能确定。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刘玉要了匹快马,就沿着官道向关岗镇赶去。

此时已到傍晚,天空西侧挂着一轮红日,染的云层像着了火一般。官道上空无一人,刘玉策马飞驰,马蹄的哒哒声在山林中回响。

用过饭后,刘青身着一套青色镖师劲服,手握长剑立在楼顶上,下方停放着数十辆马车,装着飘香草和银两。

刘青放心不下,在楼顶看守。下方镖师们也来回巡逻,小心翼翼。刘青心中十分担忧,并不是怕有人前来劫镖,一直牵挂着自己的孩儿刘玉,怕刘玉出事。

“哒哒。。”从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惹的下方镖师们,紧张的握紧手中的兵器。经验丰富的刘青从马蹄声中听出,只有一匹快马在奔来,心中不由有些期待。

从不远的街角,冲出一匹枣色俊马,上面骑着一身着镖师服面容俊俏的青年,可不就是赶来的刘玉。

刘青欣喜若狂纵身一跃,向大鹏般飞向刘玉。

“玉儿,你可回来了。”刘青在空中就喊道。

“爹!那贼子已毙命,头颅我带回来了。”刘玉勒住快马,翻身一跃,扶住刘青,父子两人平稳落到了街上。

“好玉儿,你伯父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这头颅要带回到他们的坟前,告慰他们在天之灵。”刘青欣慰地接过包好的头颅,对自家孩儿越发的感到满意。

“玉儿,进去说话,还没吃饭吧!”刘青亲切地扶着刘玉走进客栈,并叫来小二上菜。

“小弟,你回来了,没受伤吧!”闻言赶来的刘莹,围着刘玉转了一圈,亲切地问道。

三人落坐后,说不尽的体己话,不久,小二便上满了一桌酒菜,好奇的刘莹忙着追问,刘玉追出去以后的事。

刘玉经不住老姐的唠叨,就简单的描述了下如何击杀程震全,只是省略了后来所获之事。

对于刘莹寻问背上“蜂巢”为何物,只能撒了个谎,说是奇特兵器。可是这老姐不好糊弄,非要刘玉展示一下,最后还是刘青呵斥了一通,才打消念头。

书评(409)

我要评论
  • 务奖励&上,多

    所以此次任务完成度被评为优秀,原定任务奖励的基础上,多给了刘玉一袋金边草种子。

  • 海域,&避暑过

    云州位于东元大陆一角,临近天南海域,气候宜人,风光秀丽。气温适中,时有小雨,乃避暑过冬的好地方。

  • 气四层&的练气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古时山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再开花

    一是果实没有药用价值,要的就是此草的花瓣;二是金边草结果后就会枯萎。只有摘下全部的花瓣,来年方能再开花。

  • 力顿失&器护体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 ”就值&求,价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照料这&的金边

    刘玉分到的宗门任务,就是照料这大片金边草一年,直至金边草开花。等宗内派专人来收获成熟的金边花后,任务便算完成。

  • 且都受&为没有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任务得&的宗门

    只不过这次任务耗时长了些,但前两年完成宗门任务得到的贡献点,加到一起也才九十多点。那时接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短时期的,奖励非常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