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出来尸臭蜂所需尸臭,又不肯定需自己亲手不动手杀了人,只要你是最合适的死尸,都可借助,自己这些天是想岔了。落云寨是什么地方,这是一方凶名在外的土匪窝。整个落云寨好手如云,光普普通通山贼就有五千余人。在武林中堪称臭名昭著,危祸一方。这样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落云寨是什么地方,这是一方凶名在外的土匪窝。整个落云寨好手如云,光普通山贼就有五千余人。在武林中可谓臭名昭著,危祸一方。这样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间地狱,还怕找不到死尸。。...

培养腐尸蜂所需腐尸,又不一定需自己亲自动手杀人,只要是合适的死尸,都可利用,自己这些天是想岔了。

落云寨是什么地方,这是一方凶名在外的土匪窝。整个落云寨好手如云,光普通山贼就有五千余人。在武林中可谓臭名昭著,危祸一方。这样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间地狱,还怕找不到死尸。

只要小心藏匿于落云寨,不显露自己修真者的身份,岂会被人盯上?想到这程震全便想畅饮一壶老酒庆贺,这法子妙,又安全,又能安心培养腐尸蜂。

等到腐尸蜂成型后,自己在修真界就无需任人摆布了,以前有心无力,心中所想之事便能有所行动。

程震全资质平平,功法乃家传,家族落败,已经数代没有出现修真者。但程震全心性坚定并没有灰心,自学修成功法后,便外出闯荡寻求仙缘。

可现实残酷,四处碰壁,屡屡受挫。修真界尔虞我诈,程震全只能苦苦挣扎,夹缝求生,但从未想过放弃。

修真界杀人夺宝乃平常之事,也是修真资源来路最快的方法。只不过程震全法力微弱,没有被抢,已是福星高照。但一直心生羡慕,有心无力。

想到凭借培养成型的腐尸自爆蜂,杀人夺宝,敛聚资源。然后购买大量修练丹药服用,精进自身修为,成就长生之途。

程震全便心花怒放,整日待在独立的培养屋中细心照料腐尸蜂。要知道万事开头难,培养改造腐尸蜂后是修练“玄阴爆蜂术”中的重中之重。

不仅要耗费众多药材,还要放入污血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其间每天要加入大量新鲜人血。直到腐尸蜂后,体型脓肿壮大十倍,体表外壳融化,双翅退化。

不久后,腐尸蜂后便会进了沉睡当中,苏醒之后开始产卵,培养腐尸自爆蜂这才完成了第一步。

程震全藏匿在落云寨,除了偶尔出手帮“化骨郎君”陆志河,击杀一些棘手人物,几乎不出寨门,一心做着美梦,安心培养腐尸蜂。

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晚上落云寨洗劫归来,在广场上开宴会庆祝。据说洗劫了一方望族,收获巨大。广场上好酒好肉,还有舞女表演好不热闹。

程震全并没跟山贼们一起吃喝玩乐,正在培养屋中修练。虽说凡俗地界灵气稀薄,修为增长极慢,但聊胜于无,程震全并没有浪费丁点宝贵时光,一直潜心修行。

就在山贼们喝的酩酊大醉时,从空中落下一道凌厉赤色剑气,劈在高台之上,只听“轰”的一声,木石搭建的高台应声倒塌,而高台上正坐着大当家陆志河,与众多落云寨精锐。

“化骨郎君”陆志河爆成数段,一时血肉横飞。众山贼胆战心惊,酒意全无,抬头向上望去,只见三位仙人御剑停在半空之中。

就在此时数十个硕大火球,从空中极速落下,在人群中爆开,一时火光四射,鬼哭狼嚎。众山贼落慌而逃,像无头苍蝇般四处乱窜。

程震全躲在屋内吓得是心惊肉跳,这哪是什么三位仙人,分明就是三个修为高深的修真者。莫不是来追剿自己的,但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并没有露出风声。

程震全立马背起“蜂巢”,贴着墙脚趁着夜色向后门摸去,此时三位不知哪来的修真者,正在追杀四处逃窜的山贼。

程震全不敢运功施展身法逃跑,因为那样更加引人注意,要是被三位修真者盯上,那今天便是他的忌日。

三位修真者修为高深,随手便能击毙数人,但山贼实在是太多,一时不能全部屠戮。还是有不少幸存者逃了出来。

程震全便是其中一位,他夹杂在人群中从后门小路逃出了山寨。

逃出山寨不久,见没有修真者追来,掏出一张“神行符”往身上一贴,“嗖”的一下窜了出去,很快就没了身影。

一旁共同逃窜的几名山贼,惊的愣在当场,心里直念道:这不会是遇见了鬼吧!

“师兄!要不要追上去,那些山贼逃不了多远。”搜寻片刻后,发现落云寨中再无活口,面带凶相的唐斌,几步迈向司马岩问道。

“算了,唐师弟。贼首已毙,我们也杀戮了不少,大仇已报。还是早些回师门禀报,已免多生事端。”面若冰霜的司马岩,看四周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心中怒火也渐渐消退,思索后便回道。

“大哥!就这么算了吗?可能还有凶手逃走了。”较年轻的司马苏,一脸不甘焦急地说道。

“苏弟,冤冤相报何时了,还是速回师门禀报。在回族中料理后事,众亲还未下葬,尸骨未寒。你不想他们成为孤魂野鬼吧!”司马岩无奈地说道,说完红光一闪,便御剑向远处飞去。

“哎!”司马苏一跺脚,无奈也御剑跟了上去。

三道剑光在空中极速飞驰,司马岩脸色苍白,左手摆在后背处紧紧握成拳,双眼不禁流下一行热泪。

哪有平日的意气风发,豪情壮志,显得萎靡不振,甚是落魄。

司马岩和堂弟司马苏,同为一方望族,江林司马家之后。江林司马家为世俗望族,历代有族人为官,祖上还出过宰相,声名远扬。

只不过近来落魄了,已无人在朝为官,靠着祖荫,到也过得去。

司马家以往族人为官刚正廉洁,积善积德,常言道“善有善报”,这一代司马家可谓,福星高照。

司马家本为世俗家族,书香门弟,不想这一代孙子辈司马岩和司马苏,竟身怀修仙资质,且资质极好,乃单灵根。

被上门做客的万药谷修真仙人,发现后带回了师门,从此便在那万药谷修行,这可乐坏了当代家主司马光,在家中大摆宴席款待四方邻里,大呼祖宗保佑。

不久前,司马岩和司马苏带着师弟唐斌回家探亲,三人游山玩水,兴高采烈。可回到家中,看到的竟是家破人亡的景象。

族中房屋尽数烧毁,残垣断壁,尸横遍野,全族上下三百余人无一幸免。

司马岩两兄弟如遭雷劈,愣在废墟中,泪如雨下。等回过神后,两人四处打听状况,很快就查明真相。

就在前天,由大当家“化骨郎君”陆志河,带领落云寨众山贼袭击了司马家,抢杀掳掠,无恶不作。

三人打听落云寨方向后,含怒马不停蹄地向落云寨杀去,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前还没

    因为黄圣宗门规有令:凡是黄圣宗弟子,十八岁前还没达到练气四层者,一律逐出宗门。

  • 便成了&宗门。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无心在&,当场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 “木气&的修真

    “木气养元术”对于拥有木系灵根的修真者来说,非常简单。效果只不过吸引花田四周散漫游离的木灵气,快速聚集,使金边花沐浴在较高浓度的木灵气中,令其能更好的生长。

  • 只有那&辈才有

    没有筑基丹的辅助,想要直接晋级成为筑基期,只有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才有可能成功。

  • 古时山&。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因为其&它原因

    当然还有一些跟刘玉一样拿着黄门令,或因为其它原因走后门进入的弟子,但数量不多。

  • 起也才&任务都

    只不过这次任务耗时长了些,但前两年完成宗门任务得到的贡献点,加到一起也才九十多点。那时接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短时期的,奖励非常低。

  • 一,近&,十分

    灵根乃天生,万中存一,近万人中才有一人具有,十分稀少。

  • &中,身

    刘玉深吸口气,静下心来,盘坐于花田正中,身体如被金色的海洋淹没,消失在花丛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