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半人高圆柱状器物,刘玉终于等到明白它是个什么东西。这可也不是什么奇异兵器,是可以用来可携带尸臭蜂的工具。“玄阴爆蜂术”有详细记载,这种工具叫作“蜂窝”,由竹条,铁木等材料按照蜂巢的结构单位编制作而成,内部空洞是尸臭蜂主要活动的场所和栖居之所,四周开有孔洞“玄阴爆蜂术”有记载,这种工具叫做“蜂窝”,由竹条,铁木等材料按照蜂巢的结构编制作而成,内部空洞是腐尸蜂主要活动的场所和栖息之所,四周开有孔洞,方便腐尸蜂快速进出。。...

眼前的半人高圆柱状器物,刘玉终于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这可不是什么奇特兵器,是用来携带腐尸蜂的工具。

“玄阴爆蜂术”有记载,这种工具叫做“蜂窝”,由竹条,铁木等材料按照蜂巢的结构编制作而成,内部空洞是腐尸蜂主要活动的场所和栖息之所,四周开有孔洞,方便腐尸蜂快速进出。

此时刘玉眼前的这件“蜂窝”,就只剩一只沉睡着显得分外肥胖的蜂后,除此之外在无其它腐尸蜂。

根据“玄阴爆蜂术”描述所说,此时这蜂后沉睡,便是将要产卵的征兆,等蜂后从沉睡中醒来后就开始产卵。通过漫长的培养后,便能产生一批威力强大的自爆蜂。

刘青带领着流云镖局的人马,追杀着四处逃命的黑虎寨山贼,不久后除了俘虏了的几个,用来带路的山贼,其余毫不留情尽数就地正法。

一时官道俩旁尸横遍野,血肉淋漓。镖师们散开再三确定有无活口后,便清扫了一下战场,主要是搜刮一下尸体,搜出的金银之物收入囊中,这些零星的钱物不用上缴。

黑虎塞山贼最近做了几笔大生意,出手抢了好几个大商队,各各富的流油。这可乐坏了镖师们,搜刮的格外仔细。搜完后,每人腰包中多出好几百两白银,各各笑逐颜开。要知有这等好处,早就应前来剿匪。

镖局清理战场后,便押着俘虏向黑虎寨老巢进发。整个镖局上下显的喜气洋洋,有说有笑好不热闹。但骑马走在前面的总镖头刘青,却一脸担忧之色,不时四处眺望,显得忧心忡忡。

“老弟,玉儿他武力非凡,你就不用担心了。”刁一天看出老友心思,显然是在担忧刘玉,便开口相劝。

刘玉之前的表现也惊诧到了刁一天,从那笼罩全身的青色护罩,可看出老友这多年在外求学的儿子,必定不只是先天高手这么简单。

“为何这么久还没回来,会不会有事?”刘青担忧地回道,不久前的一番厮杀,让本来温文尔雅的刘青,看上去有些狼狈,此时心中非常担忧。

“老弟,从刚才玉儿与那贼子打斗来看,那贼子根本不是对手,不过数招便招架不住。只是那贼子跑的到是不慢,想来要追上一阵,很快就会返回。”刁一天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是啊!爹,小弟他可是追着那狗贼打的,不会有事。那狗贼可是跑不掉的,哼!”被镖师们逗的哈哈直笑的刘莹,听到爹爹说话,便凑上来气呼呼地说道。

“莹妹说的不错,爹,你就不要担心了,说不定很快就追上我们了。”刁仁神情镇定也跟着说道。

“哎!但愿如此。”刘青长叹一口气说道。

镖局的人马押着俘虏,很快便杀到山贼老巢,歼灭了驻守的几只小鱼小虾,不费力吹灰之力便占领了山洞。

从山洞中不仅搜出了,上次镖局被劫的数十箱飘香草,还搜出了大量金银财物。

其中包含十多箱白银,俩箱黄金,千匹绫罗绸缎,数十箱珍贵药材,还有不少珍稀的白玉,玛瑙,翡翠等贵重物品。这些金银财物粗略估算怕是价值百万两白银。

从洞中陆续拉出这些财物,零星摆在洞口,一时宝气四射,璀璨耀眼。从这可看出这伙山贼的凶残,贪婪。不知有多少无辜平民死在屠刀之下,一小小山寨竟能敛聚如此多不义之才,黑虎寨可谓丧心病狂,罪恶滔天。

镖局的镖师们神情分外激亢,面红耳赤。镖师们走南闯北,也算见识不凡,可这百万巨资摆在眼前,黄白之光晃得眼花缭乱,实乃平生未见之景。

要不是有刘青、刁一天俩位一流高手坐镇,这群刀口舔血,性情彪悍的镖师们难免心生歹念,说不定就兵戎相见,大打出手。

见四周镖师激动不已,难于自制,交头接耳。刘青和刁一天默默对望一眼,两人走向一旁清静之处。显然看出气氛不对,怕出什么乱子,商议对策。两人细语商议不久后,便神色严肃地走回人群,想必两人已有对策。

“兄弟们!在此刘某谢过众位,黑虎寨众贼已灭,大仇得报,二位兄长和众多死去的兄弟,在天之灵得于安息。”刘青满脸感激之情,站在一巨石上,抱拳向四周喝道。

“总镖头,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我等份内之事。”长的虎头牛眼的壮汉李铁,一拱手粗声说道。

“是啊!众兄弟枉死,我等为他们报仇,乃天经地义!总镖头,客气了。”

“这伙山贼丧尽天良,我等兄弟除之,乃为民除害。总镖头,客气了!”

“是啊!是啊!”

...

众镖师纷纷回道,一时场面慷慨激昂。

“刘某也不再多说,众兄弟情谊定当铭记于心。现黑虎寨已灭,搜出众多赃物,已派小胥刁仁前往麻原县报官,想必不久后官军就会前来接收。”刘青等众人声音渐小后,再次抱拳向四周喝道。

没等刘青说完,众镖师就炸开了锅,七嘴八舌,众说纷纭,都认为这样做实在欠妥。其实众镖师大多的真实想法,是缴获的钱财拉回镖局平分算了,但又不好开口。

李铁和一些交好的镖师聚在一起,窃窃细语。这些人早就有些想法,只不过碍于刘青和刁一天,两大一流高手在场,不好有所动作。

然后就是少镖主刘玉先前打斗,所展现的武力也起到威慑作用,就算现在动手抢到财宝,但翻脸后,被先天高手追杀的日子可不好过。

现又听刘青说官军要来,就更加不好出手。

“大家静一静,这些赃物数量众多,最好还是交于官府,让官府去寻找原主。其中大部分一看便是有主之物,比如这些药材,绸缎等,确不好动。”

“但这些黄金,白银无名无姓,到是不好交于官府。就算上交,想必这些贪官必定中饱私囊。还不如拉回镖局,到时众兄弟平分,也算众兄弟的辛苦费。众兄弟以为如何?”刘青不等众人过多议论,接着大声说道。

书评(414)

我要评论
  • 高人指&上了修

    偶然之下得到一本修真秘笈,在没高人指点下竟然修炼成功。虽然修为极低,但是至此踏上了修仙道途。

  • 外闯荡&。

    刘立在外闯荡时,对黄圣宗的盛名早有耳闻,得令后欣喜若狂。

  • 去各大&、六个

    刘玉七岁入门后,也住在初元殿。每天要去各大学堂学习,识字、读经、筑体等等,时间长达五、六个时辰。

  • 打好修&。

    虽然有所差别,但只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弟子,打好修行基础。

  • 具有修&就能吸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相触结&调动自

    双手合于胸前,三指相触结“凝神印”,调动自身法力,熟练的运起“木气养元术”,滋养四周的金边花。

  • 圣宗筑&心”。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 一幕,&,走的

    刘玉永远忘不了那夕阳下的一幕,艾元沐眼中含着泪水一步步的向山下挪去,走的异常艰难,不时还摔倒,无助又无奈。

  • 的教义&名门正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修真者&人士,

    刘玉的爷爷也是一名修真者,名叫刘立。刘立早年只不过是一位普通的江湖人士,为家族镖局押镖,乃是一名干练的镖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