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狼寨这段时间——抢了众多贵重的礼物货物,不但寨内众山匪们,过的有滋没味,黑狼寨是名声大噪,别处山匪同伙争相来投,迄今黑狼寨手下山匪,已有近八百余人,已成了一方大寨,这让曹克但是风光无尽。而已曹克心中但是有些焦躁,所以这程长老做事非常怪异,他不给兄弟只是曹克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因为这程长老行事十分诡异,他不让兄弟们焚烧劫杀后的尸体,反而让人搬回洞中,说另有用处。。...

黑虎寨这段时间抢了众多贵重货物,不仅寨内众山贼们,过的有滋有味,黑虎寨也是名声大噪,别处山贼同伙纷纷来投,至今黑虎寨手下山贼,已有八百余人,已成为一方大寨,这让曹克可是风光无限。

只是曹克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因为这程长老行事十分诡异,他不让兄弟们焚烧劫杀后的尸体,反而让人搬回洞中,说另有用处。

每隔两天,便让人抬着一具完整的尸体,到他居住的石室中去,顺便搬出一具残破的尸体。

曹克暗地里数次仔细察看过残尸,发现尸体肚皮大开,肚中内脏都已消失不见,明显不对劲。

这让寨内众多山贼毛骨悚然,惶恐不安。纷纷猜想这内脏去哪了,这位程长老不会是吃人的妖魔吧!

此事很快被曹克压下,不让众人乱嚼舌根。但众山贼平日都远离最里的那间石屋,不敢靠近。还好除了此事,没有其它怪事发生,众山贼这才稍稍安心。

山贼们吃喝嘈杂的声音,传入石屋内,丝毫影响不了程震全的修行。程震全盘坐在石床之上,全身心的吸收空气中稀薄的灵气。

程震全是名散修,修仙资质奇差,五系杂灵根,修练祖传的一部黄品中级功法“炎光决”。修行三十余年,才刚刚达到练气三层的修为,其中艰辛不为外人所知。

石屋内显得十分阴暗,除了石床外就只有一张木桌。屋内飘散着一股浓浓的腐臭味,令人做呕。

石床床脚边地面上竟然摆着一具死尸,死尸肚子高高的隆起,肚皮有时莫名蠕动,显得十分鬼异。死尸肚皮被人刻意剖开一个小口,不时流出污水,十分恶心。

突然从伤口处爬出一只青色虫子,成人两个手指般大小。呆在肚皮上休息片刻后,竟然展开薄翼缓缓飞起,仔细看这怪虫像一只马蜂,只不过比马蜂大很多。

怪虫最后飞进床头靠着的长柱形器物。此时屋内的尸臭味更加浓郁,但盘坐在石床之上的程震全,似乎失去嗅觉般,依然一动不动潜心修练,可见意志十分坚定。

经过数天奔波,“流云镖局”众人终于来到麻虎山,一行人神态严俊,面无表情。官道上已无其它行人,分外寂静,镖队喊号声显得更加宏亮,在寂静的山林中传的很远。

“曹哥,前面兄弟传来消息,那镖队已经进入山中了,很快就到这里了,这可是条大鱼。”二塞主孔米身形矮小长的贼眉鼠眼,凑近肥胖的曹克献媚的说道。

“是那押运官银的“流云镖局”吗?”曹克大腹便便地坐在草地上,向孔米问道。

“曹哥,就是那“流云镖局”,前几天我们在外面的兄弟就盯上了,不会有错的。”孔米眯着细小的眼睛轻笑道。

“这“流云镖局”不就是上次我们抢的那个镖局,还敢来,不会有诈吧!曹哥!”旁边身着白衣的三塞主欧阳茂,阴着脸问道。

“有诈又能怎样,有程长老在,他们就是自寻死路,哼!”孔米十分不满这位新进的三塞主,武功也就比自己高一点,整天阴着个脸装什么高手,立马反斥道。说完望了眼盘坐在后面树林中休息,脸带面具的程长老。

“欧阳兄,不必担心,上次这“流云镖局”就送给我们几十车飘香草,买家已经联系好了,他们出八万两白银,过阵子就来取货。”

“嘿嘿!这“流云镖局”也有些能耐,上次伤了咱们不少兄弟,最后靠程长老出手,才拿下。这回押运着官银,又给我们送厚礼来了,哈哈!”曹克说完不禁高兴地大声笑道。

听了大塞主的话,旁边的一些小头目也纷纷笑出声。

曹克对欧阳茂还是很看重的,欧阳茂是以前白云寨的大当家,手下弟兄有四百多人,也是一方大山寨。欧阳茂本人一手软剑使的阴险毒辣,比起自己也不遑多让。

前些天带领山寨上下一起加入黑虎寨,这可乐坏了曹克。自己黑虎寨如今已是兵强马壮,到时就算程长老离开,想必日子也会过的不错,不像以前一样东躲西藏。

镖队缓缓行进,走进一处浓密的树林中。官道俩旁长着半人高的杂草,高大的树木遮住了阳光,显得有些阴暗。

刘玉感到俩旁树林中埋伏着不少人,刚想提醒父亲刘青小心些。

刘青便细声说道:“大伙小心,贼人来了。”

镖队上下接到消息后,都紧握手中的兵器,大战一触即发。刘青带领着众镖头走到最前面,王铁停止喊号,镖队也不再敲锣。

镖队向前转过一个弯角,便看见前面官道上,放着拒马封了道,一伙山贼占据在前方。这时从四周树林中冲出数百山贼把“流云镖局”围了起来,截断了退路。

“黑虎寨在此等侯多时了,乖乖留下货物,便留你们一条小命。”孔米手拿一把弯刀,指着镖队不屑地说道。

“你们就是黑虎寨?上次我们镖局的货就是你们抢的?”刘青脸色铁青策马向前一步,极力压制着怒火大声问道。

“是又怎么样?我还告诉你,上次的货就是你爷爷我抢的,怎么地?不识趣的都已经成了刀下亡魂,怎么还想报仇?”孔米趾高气扬的回道。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山贼人群中也发出一片笑声。

“一群龟孙子,死到临头还不知,父亲不要跟他们多废话。”刘莹被气的俏脸通红向前怒骂道。

“黑虎寨?好、好、很好,我要你们血债血偿。”刘青拔出手中剑,说完便跃起身向前杀去。

“流云镖局”众人纷纷拿起手中武器向山贼杀去。刘玉紧跟在刘青后面,保护父亲的安全。

众山贼见镖队的人冲杀过来,也不甘示弱,纷纷拔出手中兵器迎上去。黑虎寨有八百多名山贼,人多势众,且多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十分凶悍。

但这些人太多武功不高,只会些简陋的搏杀之术,而流云镖局一方,虽只有三百余人,但其中有百位都是精锐镖师,武力非凡,都是江湖中的好手。

加上刘青,刁一天两位一流高手参战,双方接战后,黑虎寨并没有尝到任何甜头。

书评(202)

我要评论
  • 凶险,&所获。

    其中数次遭遇性命之忧,历经各种凶险,只不过仍一无所获。

  • 每次想&无比的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名门正&派教导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那就是&努力造

    刘玉他爹那一辈共有三兄弟,年轻的三人,不久后便接到了刘立的死命令,那就是努力造人。

  • 十分普&。

    刘玉修仙资质十分普通,能有幸成为黄圣宗弟子,只能说是走了大运。

  • 要花费&五千贡

    要知道换取一颗筑基丹,在黄日殿要花费五千贡献点,按现在这样获取贡献点的速度来看,要等上五十年才能换取一粒筑基丹。

  • 香风拂&起了层

    香风拂过,百亩花田里由近至远荡起了层层花浪,犹如一片金色汪洋。

  • 了灵根&就能吸

    直到刘玉出生,令年老的刘立狂喜若疯,宛如重获新生。刘玉具有修仙资质,说白了就是身怀灵根,有了灵根就能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

  • 其修炼&。

    修行速度实属一般,这还多亏了他爷爷刘立,不时给他带来灵石,丹药,供其修炼。

  • 又生出&慰。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