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众人大都到齐,刘青站出来大声地地说:“众位兄弟,刘青在此先拜谢各位能赏光前去。昨日请各位前去指使何事,大家也相必很清楚。”听见刘青所言场内众人这才静下去,都看向刘青。“抬进去。”刘青向院外叫道。抬头一看从大门外,十名青壮仆人抬着一具铜钟,缓慢走听到刘青所言场内众人这才静下来,都看向刘青。。...

眼看众人大多到齐,刘青站起来大声说道:“众位兄弟,刘青在此先谢过各位能赏脸前来。今日请各位前来所为何事,大家也想必清楚。”

听到刘青所言场内众人这才静下来,都看向刘青。

“抬进来。”刘青向院外喊道。

只见从大门外,十名精壮仆人抬着一具铜钟,缓慢走进场内,最后放在广场左前方。

铜钟有半人高,铜面散发微微黄光,显然是具新铸不久的铜钟。众人看着抬来的铜钟,低声议论不知这是为何。

“众兄弟,先请散开。”刘青从高台走下,让众人散开,刘玉也跟着走下高台。

“这是小儿刘玉,学成归来,在此想为各位兄弟展示一下平日所学。”刘青看众人散开后,指着刘玉说道,说完便后退数步,背手而立。

众人皆看向刘玉,场中刘玉也不多说话,抬起手中的“赤木剑”,运起法力,灌注剑中。

众人只见刘玉手中红色长剑,发出耀眼光芒,越来越刺眼。数息后刘玉向前临空挥出一剑,一道赤色剑芒向前一闪而过,瞬间洞穿铜钟。只见铜钟上半部被斜切开,“砰”的一声,砸在地面上,激起一团土尘。

众人瞪大了双眼,眼神中透着难于相信。短暂的寂静后,众人便“呼”的一声,冲向前去仔细瞧瞧,此时场中议论纷纷。

传言先天高手开碑碎石,空手断刃,恐怖之极。但这三寸精铜铸造的巨钟,可不比薄如纸片的刀刃。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位先天高手,一道剑气轻松削断三寸铁板。可见这位少镖头真的是武艺超群,货真价实的先天高手。

这可惊呆了这些镖师,无不啧啧称奇。大多数人回神后有些忐忑不安,后悔莫及。这些人太多断然拒绝了,刘青出镖的请求,认为此次出镖定是凶多吉少。

其中有十几人脸色有些铁青,十分懊悔,这十几人不仅当面拒绝了刘青的请求,更是扬言要离开流云镖局。

现在看来有这位年纪轻轻已是先天高手的少镖头在,流云镖局怕会更加声名远扬。悔恨自己冒然做出决定,眼看在流云镖局就要待不下去了,更有些担忧这刘镖头,会不会找自己麻烦。

“众位兄弟,刘某想为镖局死去的众兄弟报仇,后日出镖去会会那麻虎山黑虎寨。到时小儿也会随行,恳请众兄弟出拳帮忙。”刘青看场内众人露出震撼之色,便双拳向前行礼道。

“刘镖头言重了,大伙都是流云镖局的镖师,出镖本来就是份内之事。众兄弟死的不明不白,这个仇我李铁定要找黑虎寨好好算算,后日出镖算我李铁一个。”众人中一壮汉豪迈的高声回道。

这李铁看上去是个粗人,但心思细腻。上次刘青去相请,他便借口推脱,也认为流云镖局要散,暗地里也在找出路,但这时看少镖头如此神勇,流云镖局的待遇又一直相当不错,便立马开口迎合。

“李铁兄弟说的对,也算我一个”,

“还有俺!”

众人纷纷表态,面红耳赤,生怕别人不知道。

刘青引着这伙人到后院,仔细商议后天出镖的事议。

刘玉在发出一道剑气后,就没有他什么事了,本想回屋内修练,但被性子急的姐姐刘莹一把拉到内屋。刘莹被这个小时候蠢蠢的书呆子惊到了。

没想到这书呆子弟弟这么厉害,这些年不见,一下子变成了先天高手,身手比自己都厉害。

“我是你姐姐,记的吗?小时候我还给你买东西吃呢!”刘莹拉着刘玉到内屋,让他坐下,眼睛一转便说道

“姐,你拉我到这所谓何事?”刘玉被这位坏笑着的姐姐一提醒。想起来小时候这位姐姐,到是经常骗自己手里的铜钱,借口就是帮自己买好吃的,但买回来的东西总是不对数。

比如冰糖葫芦到自己手时,一串总是只有最后一个山楂,有时最后一个山楂外的冰糖都被舔没了。

“小弟,你在哪拜的师,怎么这么厉害啊!能不能教教姐姐。”刘莹好奇的瞪大了眼睛问道。

“姐,小弟学的不是普通武学,你学不了的。”刘玉看出刘莹并不知道自己修仙之事,就含糊地说道。

“哼!有什么了不起,看你小气的,我去找爹问去。”刘莹从木椅上呼地站了起来,一脸不高兴,气冲冲地说道。

“姐,你先坐下,听我说,听说过修仙者吗?”眼看刘莹就要向外走去,刘玉便决定说出实情,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

““修仙者”,小弟难道你是?”刘莹认为这书呆子有意隐瞒,气愤地不想跟他说话,但听到“修仙者”,便又好奇的问道

“姐,小弟这些年在远处的黄圣山,修行法术,拜在黄圣宗门下。”刘玉也不知如何说起,便简单地说道。

“你是说东边那个修仙门派黄圣宗?”刘莹瞪着滚圆的眼睛,直盯着刘玉问道,显然她也听说过黄圣宗。

这里离黄圣山,快马也就半个月的路程,听说过也正常。

“是的,当年便是爷爷说我有修仙资质,领着我上了黄圣山。”刘玉喝了口茶如实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哼!母亲也不告诉我。”刘莹重新坐下,心里埋怨父母欺瞒她。

“那修仙好不好玩啊!我听说修仙者能长生不死,腾云驾雾一日千里,是不是真的。”刘莹凑过来好奇的问道,这位已婚女子的八卦之心,还是那么重。

一整天刘玉便被这缠人的老姐粘在身边,问东问西,乐此不疲。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让刘玉头痛不已。

比如修仙者能不能娶妻生子,修仙者有没有三急等等。

后来刘玉身边又多了位跟屁虫,就是那姐夫刁仁。刘玉多次眼神示意这位姐夫把刘莹带走,这位姐夫看上去威猛,没想到好奇心也很重,根本就当做没有看见。反而跟着刘莹屁股后面,不走了。

没办法,刘玉只能耐着性子,把平日在黄圣山枯燥的修行生活,一五一十说给刘莹听。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薄发,&是如此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草房中&经过了

    平日刘玉就住在这简陋的茅草房中,照料花田,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近一整年。

  • 大同小&行基础

    虽然有所差别,但只不过是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更好地培养新弟子,打好修行基础。

  • 元术”&常耗精

    虽说“木气养元术”施法简单,但时间一长就非常耗精力,也同时耽误了自身的修炼时间。只不过这是宗门委派的任务,刘玉不得不用心对待,只希望早日完成此任务。

  • &两年前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也要拜&为苛刻

    云州无数修真者想尽方法,也要拜入黄圣宗。但黄圣宗收徒极为苛刻,只有少数天资优越者才会被收入宗门修行,成为黄圣宗门弟子。

  • 与了刘&灵石和

    不仅赠与了刘立大量灵石和丹药,还留下了一块极其珍贵的“黄门令”。

  • 田中种&等到花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前几年&础咒文

    前几年,宗内不会传授任何修练法诀,只会教导一些基础咒文,而且会有考核,不合格者则继续学习,直到通过考核。

  • 荒山老&重伤,

    机缘就是这么奇妙,回到家中帮着走镖的刘立,有一次深夜押镖,途经一处荒山老林时,竟救下了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黄圣宗筑基修士“张无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