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真的是“的书呆”吗?什么时候回去的?”刘莹后来尚未成年,家里人也只告之刘玉去外地外出求学,刻意隐瞒了真相。刘莹没想起自家小弟去外地外出求学,一走是十多年,再也也没也没回过家。经常也向母亲打探刘玉的状况,但母亲总是会不言,猛然一下会出现,让她有点儿敢我相信。刘莹没想到自家小弟去外地求学,一走就是十几年,再也没有回过家。时常也向母亲打听刘玉的状况,但母亲总是不言,猛地一下出现,让她有点不敢相信。。...

“母亲,真的是“小书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刘莹当时年幼,家里人也只告之刘玉去外地求学,隐瞒了真相。

刘莹没想到自家小弟去外地求学,一走就是十几年,再也没有回过家。时常也向母亲打听刘玉的状况,但母亲总是不言,猛地一下出现,让她有点不敢相信。

“什么“小书呆”,你这丫头,哎!这是你弟弟刘玉。”艾夫人瞪了一眼刘莹说道。

“玉儿,来见见你姐夫。”刘青带着刁仁和刁一天走过来。

“姐夫,小弟刘玉。”刘玉连忙行礼,自家这姐夫到是生的高大魁梧,比自己要壮很多。

“我叫刁仁,嘿嘿!”刁仁憨厚地回礼道。

刁仁对这位从来没见过的小舅子也是十分好奇,长的细皮嫩肉的,到真是个青秀的书生。

“好了三弟,让亲家先进屋,再慢慢聊吧!”大夫人王氏看围观的人,越聚越多便向刘青提意道。

“大嫂说的是,刁兄,里面请!”刘青忙向老友说道。

“去,让厨房备好酒菜,把厢房打扫干净。”接着又吩咐下人摆宴,安排休息住处,围观的仆人便纷纷去忙活。

刘青领着门口闲聊的一群人,步入镖局内,死气沉沉地“流云镖局”开始恢复往日的喧闹。

淡淡的月光洒在流云镖局后院的屋顶上,使翠绿的琉璃瓦发出微微莹光。已经到了深夜,院子内因亲人团聚引起的喧闹,也寂静下来,只有几处零散的房间透出灯光,众人都休息睡下了。

院内一处布置典雅的睡房内,刘玉正盘坐在床上修炼“黄木培元功”。

回到家中亲人待他都很亲切,并没有陌生感。在喧闹的宴会后,父母带他到清静的书房,仔细询问这些年在黄圣山的修行生活,状况如何,是否受苦。刘玉从双亲关切的询问中感到阵阵暖心,体会到山上从来都没有过的亲情。

刘玉睁开眼,起身停止修炼,走到木桌旁坐下倒了杯青茶,心中有些烦躁。

因为俗人居住之地,外界中灵气浓度实在是太稀薄,不到黄圣山的百分之一。相当于在俗人居住之地苦修百日,才抵得上在黄圣山养元院清修一天。

怪不得宗内的外派任务令弟子谈虎色变,想到这刘玉就郁闷,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就分到如此困难的门派任务。

“玉儿,睡了吗?”门外传来父亲刘青的敲门声。

“爹,里面请!”刘玉连忙站起,开门把刘青请进屋。

“玉儿,你现在的修为,能否斗的过武林界中的先天高手。”刘青坐下后,望着自己的孩儿沉默了一会问道。

刘青知道修真者法力高强,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自身对修真者又知之甚少。对于玉儿能否力压山贼中的那名先天高手,心中不是很有底,所以才有此问,他不想让自己孩儿去冒险。

“爹,武林中那些所谓的先天高手,进不了孩儿的身,十招之内便能将其击败。”刘玉虽然很奇怪父亲为何询问此事,但还是很快便回道。

世俗中的武林高手,修炼的是武学真气,武学真气只不过是人体通过饮食产生的一种能量。

武林人士通过修炼把这种武学真气储存在丹田中,跟修真者修行十分相似。但跟修真者修炼的五行灵气相比,所谓的武学真气根本不值一提,威力太弱。

黄圣宗弟子在修炼修真功法前,都要修炼武学秘笈,并且要通过考核。黄圣宗对弟子的考核最低要求,就是武学修为要达到所谓的先天,成为世俗武林人士说的先天高手。

黄圣宗之所以让门下弟子修炼世俗武学,是因为修真者初期攻击手段并不多。修真者最常用的御器攻击要到练气六层才能施展,刘玉手中虽然有一件法器“赤木剑”,但是修为只有练气五层,不能御器攻击,只能拿在手中,当作寻常武器使用。

再说法术,修真者初期很多法术都不能修炼。即使可修炼的法术也太多为辅助法术,寥寥少数攻击法术,施法速度也慢,很难击中目标。

例如刘玉现练气五层修为,修炼的法术大多是辅助法术,如“木气养元术”、“御风术”,一个攻击法术都没有。还有一个防御法术“灵木罩”,施展时耗损自身灵气,结成一椭圆法罩,保护身躯。

所以修真界中的大门派,都会让新进弟子修炼世俗武学,修行初期做为防卫的手段。

世俗中的一流高手进阶到先天,只不过是通过自身雄厚的武学真气,强行吸纳天地间一丝五行灵气,囚禁在丹田之内。在对敌时,打出混含了五行灵气的武学真气,提高武学真气的威力。

因凡人身体不含灵根,丹田不能储存五行灵气,所以这些普通的先天高手,丹田中囚禁的五行灵气非常的少。并且这些世俗中的先天高手,第一次囚禁五行灵气十分的危险,一旦失败便会对身体造成巨大伤害。

轻者丹田受损,一身武学修为尽失,再也不能修炼武学,成为一名病弱的普通人。重者丧失性命,即使没有当场死亡,也必然重病缠身,时日不多。

比起普通人来说,身怀灵根的修真者想成为先天高手,就十分容易,不会有任何危险。对于修真者来说成为先天高手,只不过是为以后修行打基础。

刘玉早年在黄圣山中修炼三部武学:“上天梯”、“真元心法”、“九步夺命剑”。

“上天梯”是门武学轻功,刘玉现运起灵气施展此轻功能踏空向上升百尺。

“真元心法”是门武学心法,刘玉早已不修炼这部世俗武学心法,现修行修真功法“黄木培元功”。

“九步夺命剑”是门武学剑法,此剑法出剑奇快,阴狠无比。剑法只有九招,一步一招,招招夺命。凭刘玉练气五层的修为,施展此剑法更加诡异,别说世俗中的先天高手,就是同样练气五层的其他修真者都很难招架,所以刘玉才会不加思索便答道。

“玉儿,你真有这么大的把握?”刘青听到回答有些不信。

“爹,孩儿并没有夸大口,家中出现什么变故?”经白日所见,刘玉心头早隐有不安,不过未找到好的时机询问。

“要是这样的话,爹就拜托你一件事。”刘青便把“流云镖局”遭遇的惨事细细告之刘玉。

“爹,您是让孩儿为伯父们报仇?”刘玉听完后,不禁想起回家路过麻虎山,在茶铺的所闻。

心中暗道:“要是早几天回来,说不定正好在麻虎山能遇到“流云镖局”,几位亲人也就不会遇害。”

“玉儿,这个仇我们刘家一定要报。”刘青眼神凌厉悲愤的说道。

“爹,您放心,孩儿一定不会放过那贼子。”刘玉看到父亲如此悲痛,心中不禁涌出一股怒气。

随后俩父子又聊了很久,直聊到五更天,刘青才回自己房间去休息。

书评(480)

我要评论
  • 一笔灵&玉此时

    虽说刘玉是没时间去种植,但拿到坊市去卖了,到也是一笔灵石。刘玉此时正要去拜见他的师傅唐浩,一位筑基初期修士。

  • 到黄日&宗门任

    黄圣宗有规定:凡是达到练气四层的练气期弟子,都要到黄日殿接受宗门任务。

  • 到当时&沐相处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 ,只能&了大运

    刘玉修仙资质十分普通,能有幸成为黄圣宗弟子,只能说是走了大运。

  • 对新弟&是厚积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日殿换

    如一柄一品法器青光剑,坊市中售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只要你积攒了两百贡献点,就可到黄日殿换取此剑了,由此可见贡献点的价值。

  • 近天南&海域,

    云州位于东元大陆一角,临近天南海域,气候宜人,风光秀丽。气温适中,时有小雨,乃避暑过冬的好地方。

  • 着金边&分珍贵

    百亩良田中种着金边花,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其实它应该称为金边草。金边草最少要生长了五十年后才会开花,等到花瓣盛开成熟时,立刻摘下花瓣,不能等它结果。

  • 在坊市&中常常

    一瓶“金元散”就值三百多块低级灵石,在坊市中常常供不应求,价格经常会涨至更高。

  • 后,也&读的古

    开始修练法诀后,也是从易到难。读的古经则越来越多,内容也越来越深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