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在多吃点吧!这些天你都没好好的用过饭。这道松子桂鱼但是你平时最爱吃的。”看见刘青放到碗筷,艾夫人轻声地劝道。“夫人,你吃吧!为夫吃饱饭了。”刘青哪有胃口,大哥,二哥的尸首到现在的都也没找到了,大先天就是头七了。明日要不然再找将近,就没办法用衣冠“夫人,你吃吧!为夫吃饱了。”刘青哪有胃口,大哥,二哥的尸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大后天便是头七了。。...

“老爷,在多吃点吧!这些天你都没好好用过饭。这道松子桂鱼可是你平日最爱吃的。”看到刘青放在碗筷,艾夫人低声地劝道。

“夫人,你吃吧!为夫吃饱了。”刘青哪有胃口,大哥,二哥的尸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大后天便是头七了。

明天要是再找不到,就只能用衣冠冢了,先举办丧事入土为安。

“老爷,明天就要举办丧事了,叫你派人去通知莹儿,怎么莹儿还没到啊!你派人去了没?”艾夫人劝说不得,就问起了另一件让她担忧的事。

自己外嫁的大女儿,刘莹怎么还没到,眼看明天府上就要办丧事了。

“早让人去通知了,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下午就会到吧!莹儿这孩子知道轻重,你不用瞎操心。”大女儿刘莹,前年嫁给临县的总捕头之子。

逢年过节也都会过来敬孝道,十分乖巧懂事,刘青并不太担心自家女儿。

“老爷,夫人…”刘青夫妇看到老奴杨发,边向里跑边高声喊道。都感到诧异,这杨发在镖局为奴几十年了,一直办事稳重,不知为何如此慌张。

“什么事啊!”刘青皱着眉头问道,以为又有什么祸事。

“老爷,二公子回来了!”杨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并把手中的玉佩双手递给刘青。

“你说什么?”刘青一下没明白过来,蒙住了。

艾夫人立马站起,急忙绕过饭桌,接过老奴手中的玉佩,仔细打量。当看到通体洁白的玉佩上刻着“刘玉”俩个字时,激动地回头对着刘青说:“老爷,是玉儿,玉儿回来了。”

刘青回过神来,接过玉佩向杨发问道:“玉儿在哪?”

“老爷,在大门…”杨发还没说完,刘青夫妇就向外小跑出去了。

刘玉站在大门前,努力的回忆,记忆中双亲那模糊的面容,心中既激动,又有些慌乱。同时又有些担忧,不知家中是发生了变故,还是有长者寿寝。

“玉儿!”

刘玉随声望去,从门内涌出一群人,走在最前的是一身着白色孝服的中年妇人,白皙庄重的脸上,正掉着泪珠。后面紧跟着,一全白儒装的中年男子,威严的脸庞此时激动难忍,再后面则是一群身着素衣的仆人。

“玉儿!我是娘亲啊!让为娘好好看看你。”艾夫人走近后,抓起刘玉的手放于掌心,仔细端详着刘玉。

“玉儿!你回来了。”刘青一时高兴得不知从何说起。

十几年不见,自家孩儿已长大成人。并且一表人才,气宇轩昂。想当年刘玉离家时,只不过七岁。自家夫人可是哭了好一阵子。

“父亲、母亲,孩儿不孝。”刘玉被刘青夫妇簇拥着,倍感亲切。对着两人跪下行礼,以表自己长年不能在父母身边的不孝。

“玉儿,快起来。”刘青夫妇连忙扶起刘玉。

“三叔,这是玉儿?”这时听闻后赶来的大夫人王氏、二夫人宋氏,向刘青问道。

俩人听仆人来报,说是三叔的孩儿回来了,便匆匆赶过来。刘玉去黄圣山修行仙法,她们不是外人,自然是知道的。

“大嫂,是的,就是我儿刘玉。”艾夫人激动地回道。

“玉儿,这是大伯母,这是二伯母。”刘青指着王夫人和宋夫人介绍道。

“大伯母好,二伯母好。”刘玉连忙向俩位伯母,弯腰行礼。

“好、好、好!”王氏和宋氏走近后拍了拍刘玉,露出微笑,这些天听的竟是噩耗,俩人都哭成泪人。总算有件令人开心的事,沉闷的心中稍为轻松一些。

接着刘青又开始向刘玉,介绍其他在场的亲人。有王夫人和宋夫人的几个女儿,也就是刘玉的堂姐们。还有俩位夫人的媳妇,也就是刘玉的嫂嫂们。

一家人便说开了,过往的无事的行人,围上来看热闹,闻讯而来的府中仆人,也都议论纷纷。

“母亲。”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叫喊,三匹快马正飞奔而来。

最前的是一身着朱红色锦袍,手拿青色长剑的艳丽女子。后面紧跟着一老一少俩名男子,手中都握着长刀。年长的身着灰色长袍,两鬓微白,但脸色红润,不显老态。年少的身着蓝色劲装,国字脸,浓眉虎眼,高大威猛。

“是莹儿,老爷。”艾夫人看到艳丽女子,一眼便看出是自己女儿。

最前面是刘青的女儿刘莹,后面俩位是刘莹的丈夫刁仁和刁仁之父刁一天。

刁一天现身为麻原县总捕头,官拜八品。一手狂风破浪刀早已在江湖中传开,早年曾一人剿灭一伙响马。与刘青三兄弟仍是旧识,后刘莹嫁给刁仁后,俩人成为亲家,友谊更加深厚。

这次刁一天推迟身上公务,一同前来,便是知流云镖局正缺人手,特来助拳。这也是为什么刘莹接到通知后,迟迟没有赶来流云镖局。

三人很快便到达,勒住手中绳让快马停下。只见俊马尚未停稳,刘莹便纵身一跃,落地后奔向艾夫人。

刘青迎上前,抱手说道:“刁兄,别来无恙,你能赶来,小弟万分感激。”,刘青叫人通知时,只让刘莹回家一趟,并不想让亲家也来趟这浑水。

“贤弟,你这就见外了。”刁一天下马走近刘青笑着说道。

“岳父大人,请受小婿一拜。”肤色稍显黝黑的刁仁行礼说道

“仁儿,不用多礼,过去给你介绍莹儿的弟弟,我儿刘玉。”刘青扶起刁仁说道。

“贤弟,你是说你那出外求学的孩儿回来了。”刁一天很早就知晓刘青有一儿,但从来没有面见过,说是很小就送往外地求学。

“娘,你们聚在这做什么,难道是迎接我。”刘莹抱着艾夫人的手,边摇边问道。

“你啊!没羞没臊。”艾夫人对自家女儿这淘气鬼是毫无办法。

打小这丫头就好动,不像其她女子,对琴棋书画一点都不感兴趣。整天舞刀弄枪,没少挨刘青揍,但不知悔改,后来也就管不住了。

“玉儿,这是你姐,还记的不。”艾夫人含笑指着刘莹说道

“姐姐!”刘玉弯腰,双手抱拳向亲姐姐行礼。

自家的这位大姐,刘玉倒是有些映像,好像自己小时候没少被欺负。

“小书呆?”刘莹听了母亲的话也愣住了。

她见到母亲后心情十分高兴,根本没有注意到母亲身边,还紧站着一位陌生男子,更加想不到这位青秀男子,会是自己离家多年的弟弟。想到小时候自家小弟,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书房读书习字。令自己十分不喜,便给他起了个外号。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宗门的&成肉饼

    原来张无心在击杀一位仇敌时,被仇敌的临死一击打成重伤。在飞回宗门的路上,伤势突发,法力顿失,从半空中骤然掉落,要不是有法器护体,当场就会摔成肉饼。

  • &有些孤

    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孤寂、艰辛,但嗅着空中淡淡的花香,不禁又生出一丝欣慰。

  • 刘玉自&知艾元

    刘玉自知艾元沐修炼比他还要刻苦,只不过他比自己少了一位好爷爷。

  • &但天灵

    但天灵根并不是最让人羡慕的,资质最好的要属那些极少数的“道体”,每个身怀“道体”的宗门弟子,都是宗门绝对的精锐。

  • 灵根,&单灵根

    不像宗内其它同门弟子,他们大多数为双灵根,甚至更优秀的单灵根。

  • 这次任&常低。

    只不过这次任务耗时长了些,但前两年完成宗门任务得到的贡献点,加到一起也才九十多点。那时接到的宗门任务都是短时期的,奖励非常低。

  • 跟刘玉&走后门

    当然还有一些跟刘玉一样拿着黄门令,或因为其它原因走后门进入的弟子,但数量不多。

  • 炼速度&,这是

    修仙者灵根越单一,经脉资质越纯净,修炼速度便越快,效果就越好,这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

  • 天都要&法照料

    刘玉每天都要按时施法照料花田,早晚各一次,每次运行“木气养元术”两个时辰。

  • &证,但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