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刘玉平躺在床上,盯着房顶,也也没像平常一样修练。适才去了趟师尊那,把情况仔细说了下。唐浩听后是一阵缄默,显然是豪无办法。再后来唐浩到是给刘玉详细深度分析,外派任务隐忧之处。并告之刘玉,把攒下的全部贡献点,到黄宝堂改成丹药,要不然手中有灵石后来唐浩到是给刘玉详细分析,外派任务隐忧之处。。...

傍晚,刘玉平躺在床上,盯着房顶,也没有像平时一样修练。方才去了趟师尊那,把情况仔细说了下。唐浩听后也是一阵沉默,显然也是毫无办法。

后来唐浩到是给刘玉详细分析,外派任务隐忧之处。

并告之刘玉,把攒下的全部贡献点,到黄宝堂换成丹药,要是手中有灵石,也去坊市花光购买丹药,没有丹药辅助修行想要在外界突破修为,万分艰难。

在刘玉临走时,又告诫刘玉世俗尔虞我诈,人心险恶,行事一定要三思。

在唐浩看来自己这个徒弟算是废了,派到世俗中十年,囊中羞涩,贡献点也不多,修为定然停滞不前。浪费了这十年,就算以后修练到大圆满。年龄也必定很高了。

要知年龄越大,筑基成功的可能就越低,能不能修练到大圆满那还要另说。

轻轻抚摸着储物袋,里面有着刘玉全部的家当,灵石有三千一百多块,储物袋本身也值五百多块灵石。

一把赤色长剑,名为赤木剑,是一件一品中级法器。剑身由百年赤木雕刻而成,黄金为柄,市价约为五百块低级灵石。

一张三品中级金盾符,施放此符后,可抵挡数次练气十层修士的攻击,价值不菲,市价约为千块低级灵石。剩下就是些生活用品,衣服,银两之类。

但从这些总价值五千一百多块低级灵石来看,修为只有练气五层的刘玉,不可谓不富。显然唐浩,大大低估的刘玉的身家。

这些东西都是他爷爷刘立留给他的,刘玉年幼上山后,每隔数月,刘立都会上山来探望,每次都带来名贵药材和灵石。刘玉记忆中他爷爷永远都是一副笑脸,对他和蔼可亲,百依百顺。

三年前,那是他爷爷最后一次上山,不久后便传来刘立去世的消息。刘玉清楚的记得,爷爷神情严肃地带他来到山角一处偏僻之地,面无表情地给了他这个储物袋。

说储物袋中有一份地图,地图上标记着一处地方,那里有一座洞府,乃是一位筑基期修士坐化之地,洞府前有法阵守护。

让刘玉修为达到练气后期时可去尝试破阵,并告诫此事不能告知外人,世俗险恶,小心引祸上身。怕刘玉不相信,不懂得人心叵测,便告诉了一件让刘玉震惊的目瞪口呆,至今难以置信的事。

当年刘立四处闯荡,寻找机缘中结识了一名散修,名叫宣坚。两人当时共住一座酒楼中,莫名卷入了一次惨烈的火拼之中,后两人齐心杀出重围,当时十分凶险,稍有差池便会命丧当场。

此后两人结伴而行,共同寻觅那缥缈地机缘,其中数次出生入死,两人都相互救过对方性命,因年龄相仿便结为异姓兄弟。

宣坚稍长几岁,认做兄长。两人无话不谈,可谓患难与共。原来宣坚修行功法是家传,是一极小的修真家族。

传至宣坚时,家族中就只剩宣坚自己是修真者。其他人都没有灵根,眼见修真家族就要沦为凡族,家道中落。

宣坚本人也忧心仲仲,时常唉声叹气。二十多个年头漫无目的的四处闯荡,两人并无太大收获。岁月流逝,年龄也越来越大,便各自回到家中。但仍互通书信,联系并没有中断。

有次刘立走镖路过宣坚府邸,便登门拜访。两人分离有十多年,相见后倍感亲切,秉烛夜谈。

刘立把无意救助筑基修士张无心之事告之了宣坚,令宣坚感到匪夷所思,一边为刘立喜得机缘,且孙辈身有灵根,修真后继有人而感到欣慰。

一边为自家后辈皆无修真资质,家族衰落而感到无奈。

至那次后,两人再也没有相见,书信也极少。因刘立一心为刘玉的修真资源而奔波,而宣坚也在为家族未来想办法。

三年前,刘立突然收到宣坚的一封来信,信中询问刘立手中是否有威力大的法器,或是法符等其它的物品。

刘立查看了来信,以为老友遇到什么棘手的麻烦,十分担忧。立马便动身前去相助,连夜赶路,餐风宿露一刻都不敢耽误,经过大半个月的奔波才赶到。

宣坚看到老友刘立风尘仆仆赶来,心中十分感激,感叹有友如此,此生无憾。

原来宣坚并没有遇到棘手之事,只是年寿已高,近来感到阳寿将尽,不久便要撒手而去。

但家中后辈至今仍无一人身怀灵根,怕自己死后,家族无人依靠,家道衰败。更怕死后,家族出现身怀灵根者,无人开导,无修真资源,惨遭埋没,家族不得复兴。

宣坚的家族历代都存在修真者,虽然修为都不高,人数也不多,但一直传承至今,已延续了八百多年。

宣坚出生时,家族中还有一位修真者,便是他父亲宣中二。在宣坚成年后,宣中二在一次与人争夺灵草中被人击杀。宣坚家族传有一张神秘地图,做为家族中最大的秘密,口口相传,从不告之外人。

地图标记着一座洞府,是一筑基修士坐化之地,洞府前有法阵守护。历代宣坚族人都有去尝试打开洞府,但都因修为太低,破不了法阵。宣坚族谱中记载了历代族人的修为,最高为练气七层。

数年前相聚,宣坚得知刘立无意救助了筑基修士,事后得到了丰厚的答谢。当时宣坚就想问,手中有无威力极强的法器,想借来击破法阵,取出洞府中遗留的宝物。

但最终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家族秘传,不能轻易道于外人听。

而不告之刘立秘传,就算刘立手中有威力强大的法器,也不一定会相借。当时宣坚身体并无大碍,想着要是出现了身怀灵根的后人,便把地图传给他。

但现今宣坚阳寿将尽,实在是等不了,便写信向刘立询问,手中是否有威力强大的法器。

“贤弟,你能赶来,为兄甚为欣慰,老哥先谢过了。贤弟,你手中是否有高品级法器?为兄有大用。”

宣坚,刘立两人坐在密室之中,都到了古稀之年,满头白发。宣坚脸色苍白,满面愁容。但刘立面色红润,不显老态。闲聊了一阵后,宣坚关切地问道。

“大哥,为何如此询问,到底遇到什么事。”刘立想了想轻声地回道。

“老弟,为兄有难言之隐啊!”宣坚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出一丝愧疚,在没有确定之前,不想透露地图之事。

“大哥,小弟手中虽无高品级法器,但有一张三品高级法符“暴炎连珠”,威力巨大。”稍为斟酌了片刻,刘立便回道。这张法符刘立十分珍惜,他想留给自己的孙子刘玉。

“三品高级法符?威力如何?”宣坚立马问道,激动不已,苍白的脸上显露出一丝血色。

“那位筑基前辈赠予时说,威力相当筑基初期修士一击,让我慎重使用。”刘立如实告之,对老大哥并没有隐瞒。

“老弟你听我说……”宣坚便把家族秘闻细细告之刘玉,并请他出手一起破阵。如果成功破开阵法,洞府所得赠予刘立一份。随后,两人在密室中足足商议了一夜。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修行速&度实属

    修行速度实属一般,这还多亏了他爷爷刘立,不时给他带来灵石,丹药,供其修炼。

  • 仙人居&一修仙

    相传上古时山上有仙人居住。有无仙人居住现已无从考证,但山上有一修仙大派,世人大多知晓。

  • 间入门&。

    同一时间入门的师兄弟们,因为资质优越,修为早早便达到了练气四层。但刘玉并没有因为修行缓慢,而感到灰心,心中仍感到十分庆幸。

  • 换取一&丹。

    要知道换取一颗筑基丹,在黄日殿要花费五千贡献点,按现在这样获取贡献点的速度来看,要等上五十年才能换取一粒筑基丹。

  • 气四层&,被强

    因为俩人情况相同,且都受到其他弟子的歧视,便成了要好的朋友。两年前因为修为没有达到练气四层,被强制逐出宗门。

  • 时,根&,不仅

    当然宗门也不会让弟子们白干活,完成宗门任务时,根据完成任务的难易度,不仅会奖励适量的贡献点,还会赏赐各种修行物资,如药材,灵丹,法术等等。

  • 丹”,&后,在

    最吸引刘玉的莫过于“筑基丹”,练气期修真者达到练气十层大圆满后,在向上晋升就是筑基期修士了。想要晋级到筑基期,就少不了筑基丹。

  • 的他十&。

    此前,刘玉从来没看过艾元沐流泪,平日的他十分爽朗,无论什么事都不会太计较。

  • 薄发,&名门正

    黄圣宗对新弟子修行的教义是厚积薄发,大多数名门正派教导门下弟子也都是如此。

  • ,刘玉&,感到

    每次想到当时的情景,刘玉便会不禁落泪,感到无比的难过。与艾元沐相处的修行日子里,他就像大哥一样,照顾着自己,是刘玉在黄圣山中唯一的挚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