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有时候候是这么喜剧,今日突厥人大营内突然发生营啸,始终持续到天黑这才结束了,一夜之间数十万突厥人一夜伤亡近半,彻底被粉碎突厥人想从居庸关步入幽州的美梦。而公孙瓒也是白白地捡了一场大胜利,不费一兵一将收缴牛羊马无数。居庸关的胜利,此外也缓减了幽州其他边境而公孙瓒也是白白捡了一场大胜利,不费一兵一将缴获牛羊马无数。。...

战争有时候就是这么喜剧,昨日胡人大营内发生营啸,一直持续到天亮这才结束,一夜之间数十万胡人一夜死伤过半,彻底粉碎胡人想从居庸关进入幽州的美梦。

而公孙瓒也是白白捡了一场大胜利,不费一兵一将缴获牛羊马无数。

居庸关的胜利,同时也缓解了幽州其他边境的压力,与此同时刘备率领的四千步兵也及时赶到支援过去。

原本还陷入困境的幽州,瞬间反转,开始压着胡人打,将所有人胡人再次赶回幽州边境五十里之外。

乌桓族领地内,三族联军的大本营就建立在此处,战败后的轲比能带着剩下的胡人回到胡人联军大营内。

“你说你们鲜卑族的怎么就这么废物!”一名乌氏的匈奴族的首领指着轲比能骂道。

他们胡人虽然分兵进攻幽州,但主要的兵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居庸关。

现在你告诉我们,发生了营啸,自己人砍死自己人一半!

那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啊,是几万人啊!

几万人死在了自己人手中!

本来他们匈奴就远道而来,再加上迟迟攻不下幽州,不由得让他们脾气暴躁起来。

而鲜卑人理亏,被匈奴人指着鼻子骂也不还声。

“诸位听我一言,公孙瓒大获全胜,现在肯定在忙着庆祝,只要我们将其他战线的人再次击中起来,攻击居庸关,定能破关进入幽州!”这次输的太迷糊了,好端端的就发生了营啸,轲比能不服,还想集结剩下的胡人向居庸关再次发起进攻。

“报!”轲比能刚刚说完,一位乌氏匈奴的斥候从外面慌张的跑进来,附耳在乌氏匈奴首领的耳边附道。

“什么!”

“你说的消息准确吗?”乌氏匈奴的首领直接拽住向他汇报的士兵怒吼道。

斥候告诉并州吕布已经扫平了他们南下的匈奴人,并且派兵直捅他们老巢去了,要知道为了这次南下,他们匈奴人可是精锐尽出啊,留守的可都是老弱妇孺,没有一丝战斗力。

“千真万确首领,请速度回援吧!”这名匈奴人几乎哭腔道,他的妻儿也都在草原呢。

“走,立即返回部落!”乌氏匈奴人的首领二话不说立即退兵准备返回他们部落的草原。

其他人则是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接下来匈奴斥候不断来报,匈奴各族首领纷纷脸色大变,立即退兵返回。

偌大的三族联盟只剩下乌桓和鲜卑。

没有匈奴人他们乌桓和鲜卑族也攻不下幽州,并且还要担心战后公孙瓒的报复。

这次南下不仅粮食没抢到,反而损兵折将数万,没有两三年他们几个胡人部落别想缓过来。

不过这次的战略目的达到了,解决了粮食危机。

死了这么多人能不解决粮食危机吗?

三族结盟也因此不欢而散。

“首领,我们该怎么办。”轲比能的一位心腹问道。

“部落我们是不能回了,去冀州吧,去投靠汉人。”他们部落与别的部落不同,他们距离幽州太近了,若回去公孙瓒第一个报复的就是他们。

听说冀州的袁绍乃四世三公,或许投靠他们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冀州邺城内。

“许攸,胡人已经从幽州边境撤退了,公孙瓒也没能死在胡人的手中,你的计划泡汤了。”田丰嘲讽着许攸。

“哼,我的计划哪里泡汤了,公孙瓒不是损伤惨重,这对主公将来取幽州不是好事?”许攸撇了一眼田丰不以为然的说道。

“是是是,公孙瓒是损伤惨重,但相对于幽州的声望此乃因小失大啊,你许攸鼠目寸光!”田丰听到许攸的话,气的直接破口大骂,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哪个更加重要,你许攸还不认。

“哎,我悔不听元皓之言啊。”袁绍有些后悔的哀叹道,许攸之计若是成功了还好,但是却没有田丰的保守,若开始听信田丰的去支援冀州,自己不仅在幽州可以或许大量的声望,在其他地区也可以狂澜民声,世人定会称赞他为大义之人。

这件事确实草率了,因小失大,因小失大了。

“元皓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袁绍向田丰求问道。

田丰一听袁绍开始主动请问自己,内心大喜,这是证明自己的能力逐渐被袁绍所认可了。

“回主公,补救的方法不是没有,只不过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效果肯定要比起最开始差一些。”田丰思考了片刻回复道。

“哦?竟然还能有补救的方法,元皓快快讲来。”

“主公,我军已经得到密报,吕布部下张辽高顺领成廉三位将军领兵八千铁骑,直捅匈奴老巢了,并且吕布本人也领兵从咱们冀州北方草原绕了过去,准备截击返程的匈奴人。”

田丰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

袁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件事他知道,若不是吕布直捅匈奴老家,幽州边境的战争至少还要持续三日。

可以说是吕布间接性的救了幽州之难。

“主公,匈奴人数量多,以吕布军队的数量绝对无法将匈奴人全部歼灭,我们可以效仿吕布截击匈奴人,给匈奴人致命一击,这一次就是不灭绝匈奴人,也能让他们至少二十年无力侵犯我大汉土地。”

“同时还需主公发布一条公告,就说因韩馥旧部阻挠,我军有心支援而无力,将脏水泼到韩馥旧部身上,削弱他们在民间的声望,以便主公能够更快的控制冀州!”

田丰将自己能想到利于袁绍的计谋一条条的讲述给袁绍。

袁绍一听,摸着自己一边的小胡子,琢磨着,这越琢磨就越觉得田丰的过人之处。

若按照田丰所说的来实行,重创匈奴是次要的,主要是能在民间博取声望,他袁绍有这么多人来投靠,靠的不就是四世三公的称号吗。

并且田丰之计还能削弱敌对势力在民间的声望,可以巩固自己在冀州的统治地位。

“好计谋啊,好计谋啊!”田丰之计让袁绍不由得拍手叫好。

“这都是我们做谋臣应该做的。”田丰双手合并微微鞠躬道,同时撇向许攸。

仿佛在向许攸炫耀,看到没,你来的早又如何,现在得宠的是我!

而许攸则是冷哼一声,将头扭到一旁,不理会他们二人。

书评(233)

我要评论
  • 再次催&计时,

    天空中再次催促的倒计时,同时大屏幕中沙漏也所剩无几。

  • &他们本

    他们本是同窗,刚刚自己先跑没喊上袁绍,这件事的确自己做的不厚道了。

  • “这里&。

    “这里是哪里?”刚刚被传送进来的袁绍、曹操、刘备、孙坚、华雄纷纷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 &道白色

    紧接着又是5道白色光芒照射进来,五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董卓的旁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