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箭!”“放箭!”“决不能够让他们迈过居庸关!”“再一直坚持晚上,晚上援军就能赶往!”幽州上谷郡居庸关,公孙瓒边负责指挥着自己的部下抵挡胡人边挥动着长剑猛砍爬上去的胡人。长城下面了堆积起来了厚厚一层胡人的尸体。论实力胡人完完全全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虽然架长城下面已经堆积了厚厚一层胡人的尸体。。...

“放箭!”

“放箭!”

“决不能让他们跨过居庸关!”

“再坚持一天,一天援军就能赶到!”

幽州上谷郡居庸关,公孙瓒一边指挥着自己的部下抵御胡人一边挥舞着长剑砍杀爬上来的胡人。

长城下面已经堆积了厚厚一层胡人的尸体。

论实力胡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啊,完全用尸体堆积出一条路来。再加上事发突然,公孙瓒又不能只防御居庸关,幽州的其他边境也遭受到了胡人的入侵,不得不分散兵力,这才造成了全方面被胡人压制。

好在胡人并不擅长攻城,也没有什么攻城器械,这才久久没有攻取下来。

幽州这边在苦苦抵御胡人南下。

而并州那边没有后顾之忧的吕布已经荡平了想要南下的匈奴人,吕布再一次向匈奴证明,自己不是他们可以挑战的。

“将军,所有来犯匈奴人已全部诛杀殆尽。”张辽向吕布汇报道。

“好!”吕布大声呼道,前段时间因击杀匈奴三万人,享受到了被百姓拥护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吕布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意义。

“将军如今匈奴全部集聚在幽州附近,后方空虚,只有一些老幼病残,我们可以趁机突袭匈奴后方,乘胜追击,重创匈奴人!”张辽建议道。

“嗯,你们觉得呢?”吕布向其他人问道,他也觉的张辽这个主意不错,不过更想听听别人的看法和意见,然后自己在定夺。

自从上次洛阳惨败和副本三英战吕布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极限远不止现在,自己还有进步的空间,便让人收集一些兵书来看,更喜欢听取一下别人的不同意见。

“将军,我同意文远的方法,我军大胜,应当趁势追击,杀回匈奴人的老巢内,以镇汉人之威,让他们知道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作为土生土长的并州人,他对匈奴人是一丁点同情心都没有。

“好,既然如此,张辽高顺成廉,我命你们三人率领八千铁骑突袭匈奴,魏续高雅你们二人继续镇守雁门关。”吕布随即将军令下达下去。

“将军那你呢?”张辽有些疑问的问道,像这种活动以他对吕布的了解一定会参加,但这次的军令中并没有他自己。

“我嘛?”

“你们前往突袭匈奴的老巢,匈奴得知后定会返程,其他人随我从冀州绕过去,截断匈奴族的退路!”吕布这次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重创匈奴人。

张辽的分析没有错,匈奴部落现在都是老幼病弱,但这些还不够,他们的精锐都在前线,只有将他们所在前线精锐击溃才能达到重创匈奴的目的!

张辽高顺一听,眼睛瞬间一亮,此计妙啊!

如此妙的计谋真是自己主公想出来的吗?

真当士别三日应当刮目相看啊!

“云长来的可真是时候,为何不见我那师弟。”公孙瓒一脸激动的握住关羽的双手,他没有想到援军竟然要比他想象中来的更要快,虽然只有千骑,但这千骑就仿佛是居庸关的一根强心剂。

人嘛最怕的就是没希望,只要有一点希望都会拼搏下去。

“我大哥担忧公孙将军的安危,特意命我兄弟快马加鞭前来支援公孙将军,他明日就到。”关羽解释道,经过快马加鞭,关羽带领张飞快速赶到了居庸关。

“好!好!好!”公孙瓒连呼三声好,脸上也露笑容,看样子心情也是不错,这在一瞬间公孙瓒觉得自己之前对刘备的帮助值了!

得知自己有难,放弃在青州赢取名声的机会,马不停蹄的前来支援自己,没有白交刘备这个兄弟。

“公孙将军接下来该怎么做。”关羽向公孙瓒问道,他们是客,战术安排还是想听听对方的看法,毕竟他们一直处于战场一线,是最了解情况的。

公孙瓒看了一眼即将落山的太阳对关羽说道:“我欲夜袭胡人部落,还请关将军和张将军协助我!”

这个计划公孙瓒想了很久了,正是想实施这个计划,公孙瓒一直没有动用他的王牌骑兵白马义从!

常年跟胡人作战的他太了解胡人的作战习惯了,擅长马战,不擅攻城,并且常年都是他们入侵别人,虽然每次都被打败,这也就养成了他们夜晚戒备心差的习惯。

他们绝对想不到自己敢出关夜袭他们!

更何况现在还有自己师弟的结拜兄弟关张两员猛将!

“请公孙将军放心,关某自当配合。”关羽对这个经常帮助自己大哥的公孙瓒也颇为客气。

夜幕降临,除了需要守夜的将士之外,所有人都开始渐渐进入梦乡。

但有一人除外。

那就是鲜卑族其中的一个首领-轲比能。

他出身鲜卑支部,因他作战勇敢,执法公平,不贪财物,所以这次被鲜卑民族推举成代表鲜卑族的其中一员首领,参与三族联合进攻幽州。

因为这个部落靠近边塞,经常会学习幽州的一些思想和技术。

分兵到并州和冀州以及依靠人数多线作战都是他的主意。

但是今天他突然有些不祥的预感,总觉的会发生什么大事一样。

这种心神难安的感觉让他睡不着觉。

“哒哒哒!”

轲比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马蹄践踏大地的震动声。

“敌袭!”

“敌袭!”轲比能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有敌来袭,立刻跑出帐篷大声呼喊道!

轲比能的呼喊惊醒的周围的所有人!

整个蛮族大营内瞬间乱成一团!

“云长翼德停下!”正带领着白马义从的公孙瓒突然叫停。

然后一只手放在耳朵旁边仔细向胡人军营听去。

隐隐约约的可以听到胡人军营中传来的撕打和怒吼声。

“莫非有人比我们捷足先登了?”公孙瓒皱起眉头,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在夜袭胡人大营。

“怎么了,将军。”公孙瓒的副手严纲向公孙瓒问道。

“有人跟我们想到一起了正在夜袭胡人大营!”公孙瓒解释道。

而另外一边的轲比能看到自己大大营内自己人举刀砍向周围自己人的时候已经傻眼了。

一个他在大汉学习到的一个词语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营啸!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以讨伐&董卓为

    东汉末年,公元一八九年,关东各地群雄以讨伐董卓为名起兵,推荐袁绍为盟主,共计18路诸侯讨董。

  • 卓稽手&大步向

    “遵命,相国!”华雄向董卓稽手道,便大步向袁绍几人逼去。

  • &我,我

    众人纷纷抬起头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