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诏:封马腾、韩遂为镇西将军、征西将军,发兵清剿盘据在凉州附近的羌族,封吕布为镇北将军抵挡鲜卑族,封公孙瓒为破虏将军。一道道天子诏下去,闹得民间沸沸扬扬,不懂的人都我以为朝廷要对周边的异族大动干戈了。懂的也都明白了,这哪里是朝廷的诏曰,这偏偏一道道天子诏下来,闹得民间沸沸扬扬,不懂的人都以为朝廷要对周边的异族大动干戈了。。...

天子诏:封马腾、韩遂为镇西将军、征西将军,出兵剿灭盘踞在凉州附近的羌族,封吕布为镇北将军抵御鲜卑族,封公孙瓒为破虏将军。

一道道天子诏下来,闹得民间沸沸扬扬,不懂的人都以为朝廷要对周边的异族大动干戈了。

懂的也都明白,这哪里是朝廷的诏曰,这明明就是董卓的狼子野心!

而一些世家为了不让动作的阴谋得逞开始大肆宣传。

好,你董卓不是喜欢下天子诏吗,我们就大肆宣传献帝刘协,至于你董卓。

呵,天子诏和你董卓有什么关系,大肆宣传献帝之功劳,对于董卓之字未提。

但也有一些明白的读书人,知道这天子诏到底是谁下的,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去前往长安。

即便董卓的天书假的,但是蔡邕学士的藏书可是真的啊,这对他们有着致命的诱惑,更何况董卓是用天子的名义下的诏曰,他们过去名义上也是为天子效力,为大汉效力,面子上也算过的去。

“这董卓竟然想用异族的尸体来重新建立民间声望,其心可诛啊!”远在荆州的刘表哀叹道。

“主公这些都与我们荆州无关,我们应想法除掉长沙太守孙坚才可保我荆州之完整。”蒯良提议道。

“哎,我也想啊,但那孙坚有江东猛虎之称,骁勇善战,还有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四员大将,我军中无大将,想要除掉孙坚难啊!”自从孙坚扎根长沙之后,孙坚几乎就成了刘表的一块心病,时刻寻找机会拔除。

现在双方之间的矛盾已经愈演愈恶劣了,并且他刘表还处于劣势,折将数名,军中将士无心再战,这才是让刘表最为担心的地方,照这样下去,孙坚会逐步蚕食荆州。

“主公错了,主公身边不仅有大将而且还有不输吕布之勇的大将!”蒯良提醒着刘表。

“哦?到底是谁!”刘表立即向蒯良问道。

“主公可记得三英战吕布副本!”蒯良的弟弟蒯越接道。

“我当然记得了。”当初仙人副本降临,他为了得了仙人的赤兔马,还特意发布了招贤令,招天下能人异士攻破副本,来投的人数倒不少,但最终前来投靠的人均无打败吕布,随着时间的推移,无人可以打败吕布,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哈哈哈,主公这件事我们也是刚知道的,主公可记得黄忠黄汉升以及最新来投的魏延?”蒯良提醒道。

经过蒯良一提醒,刘表眼睛一亮,魏延他当然记得了,之前招贤令中就有他,武力非凡,当时魏延挑战失败之后,陷入虚弱休息。

自己当时又一心扑在仙人副本中,再加上来投的人比较多,若不是蒯良今日提醒,他都给忘了还有此猛将,但魏延虽勇,也没有吕布之勇啊。

至于黄忠,他也有一些印象,知道他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儿子,经常告假回家照顾他儿子。

蒯良要说魏延他可以理解一些,但是这件事跟黄汉升有什么关系。

“黄将军,你来给主公解释一下。”蒯良看到刘表疑惑的表情,让黄祖来解释。

“回主公,今日黄忠因缺钱给他儿子看病,便找到了魏延以及另外一名小卒共同破了仙人副本,拿下了赤兔马,后魏延许以黄忠钱财若干得到赤兔马。”黄祖向刘表解释道事情的经过,他知道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军中竟然还隐藏着如此高手,听魏延说基本上都是黄忠在和吕布交手,他在一旁为黄忠撩阵。

“好啊,好啊,有魏延和黄忠在,我荆州何惧那孙家贼子!”刘表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将孙坚赶走,收回长沙胜利的场景了。

“对了,可有打听到上次孙坚获得仙物到底是何物。”刘表再次向众人问道。

前段时间听说袁术都炼制出来了仙丹,依靠仙丹可保持数天精神抖擞,当属神奇。

现在无惧孙坚了,唯一让他担心还是孙坚获得的仙物。

“回主公,早已经打听清楚了,孙坚获得仙物确实世间神物,但是可惜的是此物虽神,但无法立即提升军队战斗力。”蒯良继续说道。

“到底是何物!”刘表不禁把嗓子提到喉咙来,好奇到底是何物。

“此物名为番薯,可亩产万斤!”蒯良一语惊人。

所有人都愣在哪里,没反应过来。

“子柔,你在说一遍,亩产多少斤!”刘表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再次向蒯良问道。

“万斤!”蒯良再次回复道。

“万斤,万斤!”刘表仿佛失了神一般,在大厅里来回走动,嘴里不停的喃喃道。

“孙家有如此神物,绝对会发展飞速,赶走孙家迫在眉睫!”刘表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若是在拖个两三年,孙坚定会拥兵百万,到时候别说赶走孙坚了,自己其他地方能不能保住还得另说。

“传令下去,即日起兵,全力攻打长沙,务必全歼孙家!”刘表立即传令下去,准备与孙坚全力开战。

就在刘表准备与孙坚全力开战时,远在境外的羌族、乌桓、鲜卑族、匈奴族因为董卓的三道诏令让他们就生活艰难的他们更加雪上加霜,彼此之间也都放下成见暂时联合一起,于是匈奴邀请隔壁的乌桓、鲜卑和羌族组建了一个什么四王会议。

“要我说直接从你们羌族领地进入凉州之地,再进入大汉中原!”匈奴族的一位首领提议道。

“怎么不从你们匈奴领地进入呢!”羌族的一位首领开始不乐意了,从我们这过,万一你们看上了我们这边的土地,起了异心怎么办,我们是不懂什么战术,但是借土地之事还是要谨慎一些,毕竟大家都是强盗嘛。

“行啊,从我们匈奴族过,你们羌族来打头阵,镇守并州雁门的可是有着大汉人中吕布称呼的吕奉先!”一名匈奴族拍着桌子怒喊道。

说道这里他就窝火,吕布的名字已经成为了他们族人的噩梦,自从这个吕布来了之后,不仅将雁门关收了回去,就连雁门方圆五十里他们也都靠近不了,那里已经成为了他们匈奴族的禁区,谁去谁死。

羌族撇撇嘴不在说话,让自己对付吕布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他们之前跟董卓交好的时候又不是不知道吕布之勇。

“别吵了,从我们乌桓族领地进入幽州!”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乌桓族其中一个首领提议道,他们已经忍公孙瓒够久了,只要能弄死公孙瓒,再加上幽州有一个亲和他们的刘虞,到时候幽州还不是自己的后花园!

这是他们乌桓和鲜卑几个部落提前商量好的。

羌族和匈奴卑族的首领们互相看了一眼,开始思考。

羌族担心他们粮草问题,他们一个在最西一个在最东,这中间的距离可不是一星半点,就算抢到了物质再回来也要经过匈奴、乌桓、鲜卑三族的领地。

而匈奴族这边已经开始进行投票决定了。

“我同意”

“我也同意!”

“同意”

......

很快匈奴族的投票出来全部同意,他们的地理位置好,无论是从匈奴那边进入幽州,还是从羌族进入凉州对他们来说问题都不大。

“你们呢?”看到匈奴族的同意,乌桓族的继续向羌族问道。

“我们羌族退出!”羌族的几位首领经过商量觉得进入幽州距离太远,风险太大,还不如他们几个首领联合一起进入凉州呢。

四王会议第一次也就以这样的结果结束,鲜卑族、乌桓、匈奴族联合进入幽州,而羌族准备自己单干。

书评(102)

我要评论
  • 他们本&是同窗

    他们本是同窗,刚刚自己先跑没喊上袁绍,这件事的确自己做的不厚道了。

  • 向磕头&现他在

    董卓慌了,立刻向大屏幕方向磕头狡辩,头都不敢抬起,额头上冒着许许汗珠,大气不敢喘一个,生怕仙人发现他在说谎。

  • &,咱家

    “请仙人明见啊,我董卓一生光明磊落,是那小皇帝昏庸无能,咱家只是替那小皇帝看住这大汉江山,以防他人窥视,他们才是真正的国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