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首领的把咱们都喊来这是要干嘛啊?”张飞拍了前面一名青年黄巾军问着。“你新来的吧?”青年黄巾军不解的看了张飞几眼。“嗯,俺刚到没多久,家里遭遇天灾,没得吃了,据说直接加入黄巾军也可以吃饱饭,便回来了。”张飞不好意思的挠头地说。听见张飞的解“你新来的吧?”青年黄巾军疑惑的看了张飞一眼。。...

“兄弟,首领的把咱们都喊来这是要干嘛啊?”张飞拍了前面一名青年黄巾军问道。

“你新来的吧?”青年黄巾军疑惑的看了张飞一眼。

“嗯,俺刚来没多久,家里遭受天灾,没得吃了,听说加入黄巾军可以吃饱饭,便过来了。”张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

听到张飞的解释,黄巾青年恍然大悟:“怪不得呢,这不是寒冬将至了吗,山寨里的粮食不够吃了,咱们将军这是准备带咱们出去抢粮食。”

黄巾青年解释道。

张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便去找他的熟人去了。

从平阳一路来到泰山郡之后,张飞就化名张熊,随便找了一个黄巾势力加入进去。

对方看他膀大腰粗的,是一个打仗的好手,简单的询问几句,便让他加入了进来。

通过这几天张飞的了解,他发现黄巾军虽然号称百万之众,但实际上除去伤老年幼的之外,青壮也就三四十万,而且还分成若干不同势力。

其中最大的势力就是黄巾军渠帅管亥,拥兵三十万。

而张飞所加入的势力只是一个只有两三千青壮的小势力,打着黄巾军的幌子,其实就是一群新成立的山匪而已,首领叫什么吴任,一个自大的家伙,啥本事没有,还天天让人称呼他为将军。

“诸位兄弟们,冬日马上就要到了,如今山寨中存粮不足以我们度过这个冬天,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做!”吴任身披甲胄,站在一座高台上朝下面高声呼喊道。

“抢!抢!抢!”

下面的人连着三声“抢抢抢”高声呼应道,士气高昂。

“抢谁的!”吴任继续高声呼喊道。

但这一次下面没人再回应吴任,他们也不知道抢谁的!。

“我们要抢所有能抢的,抢那些平民百姓了,凭什么他们在屋里吃着热饭,我们要在外面吹着冷风,只有抢了他们的粮食我们才能活下去!”见无人回应,吴任继续高声呼喊道,给手下的人洗脑。

他手里只有三千青壮,而且还没有配套的武器甲胄,去抢那些富豪官员的就是去送菜,唯一能抢的就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

吴任刚刚说完,下面的人就开始纷纷窃窃私语议论起来。

“兄弟们,听我说,有道言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愿意活活饿死,还是选择跟我一起出去活着!”吴任继续呼喊道。

听到吴仁的话不少人已经开始动摇起来,和活着相比,人性又算的了什么,易子而食又不是没见过。

“这个人真是该死,竟然如此蛊惑人心!”张飞听到后,立即破口大骂道。

“俺不同意!”张飞立即站出来反对道!

张飞的大嗓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都望着张飞。

吴任也望着张飞,这个人他有印象,跟之前仙人播放视频中三英战吕布中的张飞很像,而且也姓张,叫什么张熊。。

“是三爷!”

“嗯!”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下面两个人闪烁着精明的眼光。

他们二人就是关羽派进来盯着张飞的人。

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其他人分散在不同的势力,为了就是可以保证能找到了张飞,谁知道让他们俩人在这里碰见了。

“大胆,竟然敢顶撞将军!”吴任旁边一位护卫拔出手中的横刀,指向张飞厉声斥道。

吴任一只手拦下身边的护卫,向张飞质问道:“张兄弟,你是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你疯了啊!”张飞旁边一个人拽着张飞的衣袖怒道,随后便站出来向前替张飞求饶。

“将军请息怒,我们兄弟刚来,不懂咱们寨里规矩,您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此人叫牛丰,冀州人士,是张飞来到这里之后新认识的一个人,他们俩是同一天来的,所有关系颇为密切一些。

“哼,念你是初犯,此次就饶了你!”吴任眼角出露出一丝阴霾,下定决心等下一定要找机会除了此人。

“老牛你起开,俺就是不同意你对这些平民下手!”张飞一胳膊甩开这名为他求饶的牛丰,丝毫不惧吴任继续顶撞道。

“这是你自找的!”

“给我拿下此子!”吴任见张飞继续跟他作对,便立即挥手让身边的两位护卫拔刀拿下张飞。

聚集场地瞬间空出一条从站台通往张飞道路来。

“这下有好戏看了!”

“是啊,这俩人还不够三爷塞牙缝的呢。”若是现在有瓜子花生,这两名负责盯着张飞的人,恐怕都已经搬起马甲,磕着瓜子花生吃起瓜来了。

“完了完了。”牛丰看着向张飞冲过来的两名侍卫,则一脸生无可恋的喃喃道,他认为张飞就是再能打也不可能是这俩人的对手,更何况这俩人还是带刀的。

“哈哈哈,来得好!”谁知道张飞不仅不惧,反而还哈哈大笑道来,向前迎击。

只见张飞一个侧身躲开一名护卫的劈斩,双手抓住此人右臂,夺下其刀,膝盖顶撞其腹部,然后拽起这名护卫的衣领,朝着另外一个护卫扔去。

“砰!”两名护卫瞬间倒地。

一旁的牛丰都看呆了!

吴任见此开始慌了,有如此身手的人怎么可能会来他们这个小破地方。

“你是张飞!”吴任厉声叱喝道,脸色变得煞白

“没错俺就是你张飞爷爷!”说着张飞举起横刀便向吴任冲过去,想要斩杀吴任。

“拦住他。拦住他!”看着冲过来的张飞,吴任瞳孔紧缩,脸色流露出惊慌的神色大声呼喊道,不停的向后退。

但是任凭他如何呼喊,也没人回应他。

“噗!”一声,一颗人头滚落掉地,滚烫的鲜血为这寒冷的空气增添一丝温度。

所有人都看呆了,场面异常的安静,无人敢出任何声音,刚刚还在台上意气风发的吴任现在变成了一具无头之尸。

“参加将军!”

“参见将军!”两道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正是负责盯着张飞的两个人。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入到这俩人当中来。

这俩人也是脸皮厚,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继续高声呼喊道。

逐渐的第三道声音、第四道....直到所有人都高呼张飞为新的首领位置。

“哈哈哈,承蒙各位兄弟抬爱,没错俺就是张飞,俺大哥乃平阳县的县丞,为人那是一个仗义仁德,只要大家跟着俺大哥,俺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张飞见自己被拆穿了索性也不装了高声呼喊道。

张飞刚刚讲完,身为两个托的那两个人立即再次附和道,带动所有人的情绪:“将军英明,愿意跟随将军!”

看着这么多人称赞着自己,张飞心里那是一个美滋滋啊。

书评(294)

我要评论
  • 他们本&是同窗

    他们本是同窗,刚刚自己先跑没喊上袁绍,这件事的确自己做的不厚道了。

  • “请各&抵达指

    “请各位考生在规定时间内抵达指定位置进行考试,未在指定时间内达到指定位置将会获得惩罚!”

  • ,呵呵&人都望

    “呵呵,呵呵,我就是试试,我就是试试!”看着所有人都望着自己,华雄尴尬的挠了挠头。

  • 人虽然&4个人

    曹操几人虽然4个人,但除了孙坚之外,其他几人战斗力都不怎么高,而华雄又是董卓手下的一员猛将,再加上董卓本人也是十分凶猛,几人不得不慢慢向后后退去,警惕的盯着董卓华雄二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