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州雁门关郡“将军在前方二十里意外发现大量匈奴人的部落。”一名斥候正向吕布禀报探听来的军情。吕布从虚弱无力状态完全恢复后,便向杨天借了一些粮草,前去并州雁门关,准备好收复失地雁门关关。雁门关关乃长城上的最重要的关隘,是大汉王朝抵挡鲜卑匈奴的最重要的防线之一。但自从吕布杀吕布从虚弱状态恢复之后,便向张扬借了一些粮草,前往并州雁门,准备收复雁门关。。...

并州雁门郡

“将军在前方二十里发现大量匈奴人的部落。”一名斥候正在向吕布禀报刺探来的军情。

吕布从虚弱状态恢复之后,便向张扬借了一些粮草,前往并州雁门,准备收复雁门关。

雁门关乃长城上的重要关隘,是大汉王朝抵御鲜卑匈奴的重要防线之一。

但自从吕布杀了丁原之后,雁门关无人镇守,大量匈奴人跨过雁门关,来到并州,大汉王朝也因此失去了对雁门关的控制!

而这一次吕布便是要收回雁门关,在这一路的行军途中也有不少黄巾余孽黑山军的人加吕布的镇北队伍,减轻了张扬的伐贼的压力。

为了减轻粮草的压力,这一次吕布只带了一万铁骑,胡人擅长骑马,步兵的用出不大,索性就没有带。

“可有观察到对方多少人!”吕布向斥候问道。

“回将军,末将尚未数清,不过看部落规模人数不下两万人,牛羊马更是数不胜数!”斥候回忆道!

吕布一听内心大喜。

“不下两万人!这是条大鱼啊,而且牛羊马数不胜数,他们现在缺的就是粮草,这群匈奴人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张辽高顺听令,你二人率各率前骑从右翼包围过去。”

“成廉、高雅你们二人各率千骑从左翼包围过去堵住雁门关,防止这群匈奴人逃走!”

“其他人跟我正面杀进去,此次是我们返回并州的第一战,务必全歼对方,以镇我汉人之威!”

“末将领命!”

吕布一道道军令传布下去。

而远在一方的匈奴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了,还都聚在一起煮着羊奶喝着酒吹着牛。

“哈哈哈,来我们敬大哥一杯,没有大哥的英明领导,哪里又我们今天安逸的坐在这里吃肉喝酒。”其中一个小头目举起酒杯向为首的拓跋弘敬道。

“对对对,咱们一起敬大哥一杯!”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

“大哥,今年我们什么时候南下啊!”最开始的小头目向拓跋弘问道,以往雁门关有丁原镇守,他们想进来都进不来,现在好了,丁原死了,进出雁门关就像回自己家一样随便。

“哈哈哈。寒冬来临之日,就是我们南下之时!”拓跋弘哈哈大笑道。

他虽然不是第一个知道雁门关无人镇守的人,但却是第一个率领匈奴族迁入雁门关内的人。

当初他们匈奴族的人得知雁门关无人镇守时,都纷纷议论着这是不是汉人的奸计,不敢踏入雁门关内,只有他一个人有胆识率领一批匈奴族人踏入雁门关内。

也正因此吃了第一口肥肉,去年冬天南下抢了不少汉人的物资,过了一个肥年若不是被那个上党太守张扬还有什么自称是黑山军的人阻拦了,他觉得可以创造匈奴人从未有过的荣耀进入汉人中原最热闹也是最繁华的司隶!

从那之后就越来越多的匈奴人加入自己,数量已经达到三万人,准备一举攻下中原,听闻中原的女子水灵的很,一掐都能掐出水来,抢回一个汉人女子做老婆是拓跋弘夜思梦想的事情。

“大哥,你说汉人会不会重新派人来收回雁门啊,听说准备南下的乌桓和鲜卑在幽州那边被公孙瓒打得很惨!”一个小头目有些担心的拓跋弘问道,尤其说到公孙瓒时,脖子还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他们之前不是没有想过要绕过雁门关从幽州进去,谁知道幽州还有一位更猛的存在,遇到他们这些异族毫不留情就杀,一度将他们从幽州打回自己匈奴族所在的草原。

“放心就好了,现在汉人内讧,没空搭理我们,正是我们南下的机会,至于乌桓鲜卑,哈哈哈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了!”拓跋弘哈哈大笑道,幸好公孙瓒只管理他们的幽州,并州的事不负责他管理,不然哪里有他现在悠哉悠哉的吃酒喝肉。

正要举起酒杯的拓跋弘突然感受到一阵大地的震动,酒桌上的饭菜也开始摇晃起来。

拓跋弘一看,脸色巨变,这现象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骑兵,还是大量骑兵一同奔驰才能造成的现象。

“敌袭!”一个念头从拓跋弘脑海中浮现!

“不好了,骑兵,大量汉人的骑兵向我们这里驰来!”一名匈奴族的族人慌张的跑入他们的营帐中。

“对方多少人!”拓跋弘抓住这名匈奴族的衣领问道。

“不清楚,太多了,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少说也有一万人!”这名匈奴族人慌乱的回答道。

他是第一次参加南下这种活动,哪里见过这种阵势,看见汉人的骑兵时早已经吓傻了!

“一万人!”

听到这个数字拓跋弘面如黑色,一万铁骑冲锋过来,仓促之间根本他们根本没办法抵抗,唯有逃命!

他的部下同样脸色不好看,这一万铁骑直接将他们南下的美梦击碎。

“哒哒哒”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整个匈奴族大营内的匈奴族人已经乱成了一团,谁都没想到今天会有汉人来袭击!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打还是跑!”

“是啊,大哥,你快拿个主意吧!”

拓跋弘的部将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不由的催促着拓跋弘快点拿出一个主意来。

“打,传令下去,全军备战,汉人何惧之!”拓跋弘看了一眼被吓破胆子的报信人大呼道。

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匈奴人,对方又不是公孙瓒,今天他就要打败这支汉人的骑兵,抹去他们匈奴人对汉军的恐惧!

拓跋弘若是知道自己今天将会面临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随后拓跋弘取下自己背后的弯刀,准备迎战!

一面写着吕字的大旗逐渐映入拓跋弘的眼中。

“杀啊!”

拓跋弘挥舞着手中的弯刀率先向吕布冲锋过去,仓促之间他只能组成万人骑兵。

“将军!匈奴人冲过来了!”魏续指着看着前方向自己这边冲过来的匈奴人向吕布说道。

“来得好!”吕布丝毫不惧,不怕他们人多就怕他们跑走,

“杀!”吕布高声呼喊道。

“杀啊!”紧随其后的骑兵也随即高呼道。

这一声音响天彻底,震慑云霄,汉军和匈奴族的部队,从这一句话就开始显露出来。

“轰!”两支骑兵相互冲撞到一起。

吕布方天画戟一挥瞬间便有数名匈奴族人倒下,犹如战场的魔神一般,收割着一个一个匈奴卑族人的生命。

书评(484)

我要评论
  • &跑没喊

    他们本是同窗,刚刚自己先跑没喊上袁绍,这件事的确自己做的不厚道了。

  • 天空中&再次催

    天空中再次催促的倒计时,同时大屏幕中沙漏也所剩无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