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儒啊,我爹欲与天下诸侯争夺战天下,我爹现在的该怎么办?”千里之外长安的董卓自从定都长安后,每天都在为以后怎么发展而发愁。长安虽有函谷之险很安全的,但而如今仙人降世,指没准那些诸侯就可以得到什么仙物,过武关如履平地。“相国有如此雄心,李儒必不辜负相国长安虽有函谷之险比较安全,但如今仙人降世,指不定那些诸侯就得到什么仙物,过函谷关如履平地。。...

“李儒啊,咱家欲与天下诸侯争夺天下,咱家现在该怎么办?”远在长安的董卓自从迁都长安之后,每日都在为以后怎么发展而犯愁。

长安虽有函谷之险比较安全,但如今仙人降世,指不定那些诸侯就得到什么仙物,过函谷关如履平地。

“相国有如此雄心,李儒必不负相国之信任,我们当务之急应当在长安休养生息,学曹操、刘表张榜广纳贤士。”李儒听到董卓要争这天下,内心大喜,好事啊,不怕你有雄心,就怕你想养尊处优!

“广纳贤士,李儒啊,你以为我不想啊,可咱家在那些世家的眼中都已经臭透了,如何会有人来投咱家,还有那朝廷的大臣们,他们每一个表面上都对咱家顺从,但内心又何尝不是想吃咱家的肉,扒了咱家的皮!”说到这个董卓就生气,我不就是干了你们想干的事吗,那些诸侯们哪一个不想像他这样。

“呵呵”李儒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双手重叠微身向董卓说道,:“儒又一计可让相国招募到优秀的人才!”

“真的?李儒你快说啊,到底有何办法?”董卓一脸激动的扶起李儒,现在他缺的就是人才。

“请问相国,从大秦开始到现在,无论皇帝是谁,他们依旧存在?”李儒向董卓提出了一个问题。

“因为世家掌握了大量的书籍?”董卓不确定的回答道,作为平民出身的他深知读书的重要性,洛神赋那道题他就是吃了没有学问的亏,理解错了题目上的内容。

“相国高智也!”

“不过这只是其中一条,每逢乱世时,世家便将自己所有的子嗣撒出去,最后不管谁赢得天下,世家的血脉便能一直流传下去。”能看到董卓思考回答正确一条,李儒倍感欣慰,他相信在他的辅导下,董卓必将成就一番大业!

“李儒你是说,我们把招贤纳士的公告贴出去,那些世家的人也会往咱家这边输送?”董卓被李儒这么一点,瞬间想明白了关键,自己也是一方诸侯啊,他们也有可能往自己这里投资啊!

“好,这个办法好,我这就找人去办!”想明白之后的董卓立即拍手叫好。

“相国你又说错了,这件事应该让天子去办,让天子发布天子诏!”

“这天子和咱家有什么区别吗,天子想说的话不就是咱家想说的吗?”董卓有些不解,现在整个长安城都是自己说的算,那天子只不过是一个摆设罢了。

“相国若是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只要天子一日在位,我大汉便存一日,他们名义上终究还是我大汉的臣子,以天子的名义发布公告,这样一来他们是为天子当臣子,而不是相国你,这样世家的面子上也过得去!”李儒解释着这其中的利弊关系。

“好啊李儒,还是你想的周道,还有什么主意没?”董卓对李儒这个女婿非常满意,有他在自己可以少动许多脑子。

“回相国,要说主意,儒倒还真有一计,只不过此计过于狠毒,并且这一计会将世家得罪的死死的,相国只能在这其中选择一条!”李儒犹豫了半天还是将自己心中一条毒计进谏给董卓。

“李儒你快说,咱家在那些世家眼中早已经恶名远扬了,不在乎这些了!”

“以天书为诱,广开书库,吸引天下寒门学子!”

“只要相国让天子发布天子诏,凡是为大汉效力者,皇室所有书籍皆可观看,贡献突出者可观天书,必将吸引无数学子前来,寒门之中胸有大才之人不乏其数,缺的就是像相国这样的一个机会!”

李儒向董卓说出自己的计划。

世家的底子是什么,不就是书籍和读书人吗。

只要断绝世家对书籍的垄断,那世家的优势就荡然无存了。

听到李儒这一计,董卓犹豫了,第一条倒无所谓,但是第二条让他们天书让董卓犹豫了一下,天书那毕竟是天书啊。

“李儒,咱家有些担心,若是让他们学习天书上的内容,到时候他们学会了跑了咋办。”董卓有些担心,到时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凭白为他人培养人才。

“这点还请相国放心,我观那天书晦涩难懂,一般人即便是看了,也未必能研究出来,能看明白的人必将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这些人才是我们要拉拢和控制的人才!”

“这……”董卓依旧是有一些犹豫。

“好,就按你说的办!奶奶的,咱家这一次也好好跟世家大干一场!”董卓最终下定决心,听从李儒的计划,以天书为诱饵,吸引天下寒门学子,挖世家之根基。

......

“诸位,现在韩馥已经答应和我一起共同治理冀州,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袁绍向他的谋士团问道,韩馥已经书写给他,愿意和自己结为盟友共同治理冀州。

“主公只需慢慢吞并冀州即可,以冀州为中心,慢慢向幽州并州青州发展,这样一来天下九州,主公就坐拥四州!”许攸进谏道。

“主公许攸之计乃下下策也,主公吞并冀州之后,那曹操也要羽翼丰满了,主公何不趁现在曹操羽翼尚未丰满,攻打兖州,以除后患!”逢纪反驳道,提出不同观点,在他认为现在是攻打曹操的最好机会。

“嗯。”袁绍摸着下巴思考着。

许攸和逢纪所说都有道理,袁绍不知如何选择。

“主公,逢纪之言,实乃鼠目寸光!”

“若主公现在和曹操开战,即便是胜那也是惨胜,到时候主公将会失去与天下群雄争夺天下的资本,用一个天下换取一场胜利,这不是鼠目寸光是什么!”许攸撇了一眼逢纪不屑的说道。

“主公,许攸之言才是鼠目寸光!”

“幽州有公孙瓒,并州有吕布、青州还有孔融,岂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吞并的?”

“等主公解决完公孙瓒、吕布、孔融之后你就能保证不是两败俱伤?”

“主公,吕布公孙瓒孔融属下早已经想好了应对政策,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吞并三州!”许攸直接打断逢纪的话。

“狂妄!”被打断的逢纪,脸色露出不悦,你不知道随便打断别人讲话很不礼貌吗!

“哦?许攸快快讲来!”袁绍听许攸一说这么,瞬间来了兴趣,若是能以最小的代价取下幽州、并州和青州,那再好不过了。

“主公,您别忘了青州还有号称百万的黄巾军余孽在,今年战火连天,天灾不断,百姓颗粒无收,如今寒冬将至黄巾军的余孽为了有一口吃的,必将在青州掀起波澜双方拼的你死我活,介时主公坐收渔翁之利即可!”许攸向袁绍缓缓的说出自己的计划。

袁绍一听,青州确实还有这黄巾军的余孽在,若不是许攸说起这个,他都忘了这事。

“许攸还有吗?”

“回主公幽州除了公孙瓒之外,还有刘虞,众所周知他们俩人素来不和,只要我们挑拨他们俩之间的关系,让他们的矛盾加深,刘虞即便是不能对付公孙瓒,也可以让我们在攻去青州时,托住公孙瓒的后腿,不让公孙瓒全力支援青州。”

“等主公取下青州,那幽州就不是唾手可及,到时候主公手中就掌握冀、幽、青,三州,最后剩下一个并州,纵使吕布骁勇,万夫不当之勇,那也是蜉蝣撼树,螳臂当车罢了!”

袁绍转了一下眼珠子,思考着,这件事关系到他未来的胜负,不得不谨慎起来。

书评(393)

我要评论
  • 身影突&然出现

    紧接着又是5道白色光芒照射进来,五道身影突然出现在董卓的旁边。

  • 是试试&,华雄

    “呵呵,呵呵,我就是试试,我就是试试!”看着所有人都望着自己,华雄尴尬的挠了挠头。

  • ,推荐&。

    东汉末年,公元一八九年,关东各地群雄以讨伐董卓为名起兵,推荐袁绍为盟主,共计18路诸侯讨董。

  • 是同窗&,这件

    他们本是同窗,刚刚自己先跑没喊上袁绍,这件事的确自己做的不厚道了。

  • 天空中&几。

    天空中再次催促的倒计时,同时大屏幕中沙漏也所剩无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