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据洛阳传来的消息,董卓胁持了吕布的家眷和貂蝉,跟吕布互相交换了李儒和西凉军”曹操大营内,曹仁正向曹操汇报情况着以及最新的消息。“嗯,猜到了,胁持吕布的家眷和貂蝉定是李儒给董卓出的主意,李儒不容许小嘘啊!”“再次说!”曹操扒了几口米饭,让曹仁再次“嗯,猜到了,挟持吕布的家眷和貂蝉定是李儒给董卓出的主意,李儒不容小嘘啊!”。...

“兄长,据洛阳传来的消息,董卓挟持了吕布的家眷和貂蝉,跟吕布交换了李儒和西凉军”曹操大营内,曹仁正在向曹操汇报着最新的消息。

“嗯,猜到了,挟持吕布的家眷和貂蝉定是李儒给董卓出的主意,李儒不容小嘘啊!”

“继续说!”曹操扒了几口米饭,让曹仁继续说。

“董卓挟天子和百万百姓迁都长安,临走之前一把火将洛阳烧个一干二净,军中还有消息传闻,天书和传国玉玺被洛阳一贼子偷去,如今被袁术得找到了。”曹仁继续说道。

“呵呵!”曹操干笑了几声。

“玉玺或许是真,但天书指定是假的,此计估计都是李儒的计谋啊!”

“兄长,你说那天书是假的?”曹仁有些不相信,袁术得到了天书竟然是假的。

“我问你,传国玉玺放于何处?”

“那自然是皇宫了。”曹仁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那我再问你,你若是董卓,你会把天书藏于何处?”曹操再次问道。

“肯定是贴身放着啊。”说到这里曹仁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兄长,你是说能够同时接触传国玉玺和天书的只有董卓一个人,这一切都是董卓的一个阴谋!”

曹操听后没有搭理曹仁,继续低头扒拉着碗中的米饭,将碗中的米饭一粒不剩的全部扒干净随后叹道:“哎,只是可惜,各路诸侯竟然被李儒耍的团团转,不去追击董卓和天子,竟然在洛阳寻找一块没用的石头和一本假书。”

“可惜啊,可惜啊!”

如果他实力再强一些,定会去截击董卓,抢夺天子,挟天子以令诸侯,行董卓之事!

自从知道自己会成为魏武帝,会和袁绍刘备为敌之后,他就不是那个想着匡扶汉室的曹操了,屠龙少年终成恶龙。

“对了,我教你做的那几件事做的怎么样了?”曹操突然想起之前安排曹仁的几件事来。

“回兄长,陈宫、赵子龙、徐庶已经派人出去打听了,至今没有探子回信。”曹仁回答道。

“嗯,那荀彧呢?”曹操轻轻点头道,没有找到也在他的意料之内,陈宫作为上次的参加人员,手中更是持有一本天书在,以陈宫的智慧现在指不定躲在哪里呢?

“兄长,那荀彧不知道好歹,我客客气气的去请他,他竟然将我拒之门外,还说除非兄长去,不然他是不会见任何人的!”说到这里曹仁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奉曹操之名前去颍川接荀彧前来,谁知碰了一鼻子灰,被拒之门外,要不是自己兄长特意安排万万不能得罪荀彧,他早就破门将荀彧抓回来了。

“嗯!”曹操闭目思考着,按理来说他和荀彧当时聊得很好,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现在荀彧不想前来,想必是董卓爆出我在未来会称帝之事。

曹操捋了一下荀彧为什么没跟曹仁一起来的原因,睁开眼睛对曹仁说道:“收拾一下,我们回兖州,我亲自去见荀彧!”

......

“说!你们到底是谁将消息泄露出去的!”刚刚得到传国玉玺和天书,还没暖热乎了,消息就被泄露了出去,袁术极其愤怒。

上次天书失落在洛阳城中,就是军中有细作泄露出来去,现在传国玉玺和天书的消息也被飞快的泄露出去。

“说,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袁术指着下面的几个人质问道,当时除了他们几个在场之外,再无他人,细作肯定在他们其中。

“回主公,属下知道!”纪灵站出来回答道!

“说,到底是谁!”

“是他!”纪灵指着一名叫陈纪的小将。

“扑通!”陈纪看到纪灵指着自己,知道瞒不住了,立即双腿跪下,向袁术求饶。

“主公,主公,属下贪杯,喝多嘴漏了,看在属下立了这么多功的份上,您就饶了属下吧!”陈纪一边扇着自己的巴掌一边向袁术求饶。

但是袁术没有丝毫心软朝外面喊道:“来人,叉出去,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解决完陈纪之后,袁术忧心重重的躺在床榻上,泄密者虽然已经找到了,到现在细作还没除,细作一日不除,他一日不的安宁。

.......

袁绍大营内。

“刘将军,你也知道在将来,你、我将会和曹操开战,所以我想和刘将军结为盟友,共进退!”袁绍将刘备三兄弟喊到自己大营内,与刘备一同商量结为盟友之事。

“袁盟主的好意刘备心领了,刘备无争霸之心,只想做一方县吏造福一方,刘备此生就足以了!”刘备淡淡的回答道,对袁绍的拉拢没有丝毫的心动。

“刘将军此言差矣,关将军温酒斩华雄名满天下,如今刘将军又得仙人之物,在一个区区县令岂不是太屈才了!”袁绍不愿放弃,继续想把刘备拉在同一战线上。

“那是!以我大哥的能力,做就是当这十八路诸侯盟主也不为过!”张飞听后立即大声喊道赞同袁绍的话,对刘备盲目崇拜。

“三弟慎言!”关羽在一旁提醒了一声张飞。

“哦?哈哈哈,看来张将军也是一性情中人啊!”袁绍听后哈哈大笑道。

“袁盟主若是没什么事,我三兄弟就告辞了!”说着刘备便站起来带着关羽和张飞向袁绍辞行。

“啪!”看着刘备远去的背影,袁绍气急败坏将手中的茶杯摔落到地上。

“他刘备一织席贩履之辈,幸得仙人垂怜得仙人之物,就敢拒绝我,是不是他也认为我会败于曹操!”袁绍大骂道。

“主公莫要生气,刘备既然不知好歹,不如派人将他们三兄弟截住,夺取仙人之物!”袁绍的另一位谋士逢纪给袁绍出谋划策,截取刘备。

“先生有所不知啊,那仙人之物没有刘备的允许任何人移动不得啊!”袁绍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样的道理,只是那戒指没有刘备的允许,谁都无法移动丝毫。

“主公,此言差矣,仙物终究是外物,能比的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吗?”

'“介时抓到刘备,用他性命相挟,就不信那刘备不交出仙物来。”

听到逢纪所说,袁绍眼睛一亮,对啊,用他的性命要挟,害怕刘备不交出仙物吗?

“传令下去,命颜良文丑于琼高干四位将军各带五百精兵,前往追击刘备,截取仙物,记住要活得!”袁绍立即下令下去,准备截击刘备。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华&卓稽手

    “遵命,相国!”华雄向董卓稽手道,便大步向袁绍几人逼去。

  • 想必定&备等人

    “诸位我观这几个站台上分别写着吾等的名号,想必定是仙人所说的指定地点,不如我等先放下彼此之间的仇恨,按照仙人所说到达指定地点。”曹操抬起头对着刘备等人说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