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败逃的消息迅速传开了整个十八路诸侯。“哈哈哈,吕布匹夫矣,严重不足为惧!”各路诸侯争相取笑吕布是天下第一武将又如何,还也不是能相出用骑兵守城的点子来,并且但是攻的现今帝都。除此之外除了另外一个人被各路诸侯唾骂,那就是袁术,数万兵马被张辽千骑“哈哈哈,吕布匹夫矣,不足为惧!”各路诸侯纷纷嘲笑吕布就是天下第一武将又如何,还不是能想出用骑兵攻城的点子来,而且还是攻的当今帝都。。...

吕布败逃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十八路诸侯。

“哈哈哈,吕布匹夫矣,不足为惧!”各路诸侯纷纷嘲笑吕布就是天下第一武将又如何,还不是能想出用骑兵攻城的点子来,而且还是攻的当今帝都。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被各路诸侯耻笑,那便是袁术,数万兵马被张辽千骑玩的团团转。

袁术此时要被张辽折磨疯了,不得不停下来找地方驻扎!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袁术向他的几位将士咆哮道,这么多年他就没这么憋屈过。

众位将士纷纷低下头不敢说话。确实太丢了,这么多人拿一千骑兵一点办法都没有,到现在也只有一些倒霉蛋死在他们的手里。

“主公,并非我等无能啊,那张辽来如风,去无影,其疾如风,胯下的马又是匈奴的上等好马,他不想跟末将打,末将也追不上啊!”纪灵解释道,他是袁术手下的大将,这次多次出击张辽,但张辽只跟他交战数回合之后,便带人撤走,追又追不上,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张辽撤走,没有任何办法。

“主公,既然我们现在奈何张辽,为何不许以重金拉拢此人。”这时袁术手下的主薄阎象给袁术提议道。

“只是那张辽是跟随吕布一起从并州来的,会归顺于我吗?”袁术一琢磨觉得这个办法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有些不确定张辽会不会归顺。

“且问主公与那吕布相比如何!”阎象继续问道

“吾虽不如吕布勇猛,但也不会干出骑兵攻城的事来。”袁术摸着自己一边的小胡须回答道。

“那是自然,论勇猛这天底下确实无人能比的了吕布,但要是论头脑,主公却胜吕布数倍,为何吕布能得张辽,主公却不能得!”

袁术恍然大悟,对啊,武力虽然比不上吕布,但是论头脑,论身份自己哪一样不能碾压吕布。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务必说服张辽!”

“遵命!”阎象这才下去,去准备挖吕布的墙角。

“高顺啊,我悔不听文远啊!”吕布深深后悔当初没有听从张辽的话,等待大军到了再进攻。

现在八千铁骑进去,现在只回来了数千骑,并且李榷郭祀两位也反叛了。

“将军莫要灰心,等待大军一到,重新整军待发即可!”高顺安慰着吕布。

“是啊,将军,只要等大军一到,咱们再向董卓报仇也不迟啊。”其他将士现在也开始纷纷赞成等待大军这个决定,再也不说什么骑兵攻城了!

“报,董卓有使者前来。”这时一名士兵向跑过来向吕布汇报着。

吕布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董卓这时候派使者来干嘛,莫非是来求和的。

“带上来!”吕布重新收拾仪态让人把董卓的使者带上来。

片刻之后,士兵便带上一位家仆装扮的人来。

此人见了吕布之后,双腿颤抖不停的颤抖,生怕吕布一怒之下将自己杀了。

“董卓叫你前来所谓何事。”吕布向董卓的家仆问道。

只见家仆颤颤巍巍的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来,交给吕布。

吕布急忙接过来打开看,顿时脸色大变!

“怎么了,将军?”高顺察觉到了吕布的不对劲,接过吕布手中的书信查看起来,只见上面写着:

吾儿奉先,为父错了,悔不该听信仙人之言,这才酿成大错,为父实在不想与你为敌啊!为了弥补为父的过错,为父你的家眷以及那貂蝉都保护的很好,吾儿勿念。

这封信上写着看似董卓认错想要和吕布重归于好,但实际上确实满满的威胁。

“董卓还说了什么!”吕布控制着自己想一戟挑了这名家仆的冲动,拽着家仆的衣领将家仆拽起来,继续问道。

“相国.......相国还说,他只要他的西凉军和李儒,其他的一概不要。”家仆害怕的结结巴巴的说道。

“砰!”

吕布愤怒的将家仆扔在地上。

“诸位将士,现在如何是好?”吕布向高顺几人求助,他没想到董卓竟然会对自己的家眷动手,一边是家人,一边是兵马,两边他都不想舍弃,再次陷入两难之中。

“将军,属下想问将军攻打洛阳是否是为了天书!”高顺向吕布问道,以自己对吕布的的了解,吕布对家人极其呵护,董卓这招就是打在了吕布的七寸上。

“高顺,这很重要吗?”吕布不解的问道,天书和攻不攻打洛阳有什么关系!

“将军,这很重要,请如实告诉属下!”高顺严肃道。

看着高顺严肃的面孔,吕布老脸一红,自己攻打洛阳压根没想得到什么天书,主要是董卓要杀他,还有就是貂蝉在洛阳。糯糯的回答道:“不是。”

看着吕布的反应,高顺立即明白了吕布所想,但也没有拆穿,给吕布一些面子。

“既然这样,我建议将军和董卓交换!”高顺建议道。

“为何!”

“其一,西凉军虽然归顺未必忠心,李榷郭汜就是一个例子。”

“其二,我军粮饷不足以养活二十万大军!”

“其三,各路诸侯纷纷而至,我们曾是董卓的爪牙,那些诸侯未必会放过我们,我们应当迅速离开洛阳,不易与董卓纠缠太久!”

高顺徐徐分析道。

“那以你之言我们撤退之后该去哪里?”不得不说高顺的提议,吕布心动了。

“并州!”高顺缓缓吐出两个字来!

其他人听后也开始议论起来,自从丁原死后他们就和吕布一起跟随董卓来到了关内,可以说并州就是他们的老家。

“这......”而吕布犹豫起来了,他不是不想回去,而是无脸回去。

丁原想入主中原,而自己又听信了谗言杀了丁原,跟随董卓一起来到洛阳,导致并州边关无人镇守,大量并州汉人惨遭胡人、匈奴屠杀。

“将军!去年大雪,胡人冻死不少牛羊,今年胡人必定南下,请将军回并州救救并州百姓,在谋大业!”高顺单膝下跪请求,他也是并州人士,这几年并州百姓时长遭受胡人屠杀,掠夺,实在不忍家乡在受胡人欺凌。

“好!今日之后我们便回并州!屠胡人!”吕布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高声呼喊着。

“屠胡人!”

“屠胡人!”

屠胡人的声音不断在在吕布军中响起,震耳欲聋。

就连在洛城听到的董卓都蒙了,这好好的关胡人什么事啊!

书评(100)

我要评论
  • 自己先&的不厚

    他们本是同窗,刚刚自己先跑没喊上袁绍,这件事的确自己做的不厚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