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贼,赶快出受死!”吕布手拿方天画戟,骑着赤兔马,只身一人一人回到洛阳城下叫战,余下的8000铁骑在一百步开外为吕布助场。“大哥,你说吕布能打垮相国吗?”郭汜低声的向李傕问着。李傕谨慎小心的向周围看了看,意外发现其他人的特别注意力都放到了吕布的身上回道“大哥,你说吕布能打败相国吗?”郭汜小声的向李傕问道。。...

“董贼,快快出来受死!”

吕布手持方天画戟,骑着赤兔马,只身一人来到洛阳城下叫阵,剩下的8000铁骑在一百步开外为吕布助阵。

“大哥,你说吕布能打败相国吗?”郭汜小声的向李傕问道。

李傕谨慎的向周围看了看,发现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吕布的身上回道:“差不多,这些年相国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实力和眼光都远不如从前了,再加上城中无守军,相国大人难了。”

郭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李傕所说确实如此,别说董卓了,就连他们沉迷在这繁华的洛阳城内,实力也已经下滑,远不如之前在西凉镇守边关的时候了。

哗!

城墙上瞬间出现数百名弓手,撘弓瞄准吕布,紧接着董卓也出现在城墙之上。

“吾儿奉先,你不是在讨贼吗?为何兵临城下,莫非你要学那些诸侯谋反,欺君罔上不成!”董卓现将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着吕布。

“狗贼董卓,你还有脸说,我待你亲如父亲,你却只因仙人的一句话,便要设计杀我,今日我吕布定要取下你的狗头!”吕布见董卓之前丝毫不讲一点父子之情,便对董卓也不再客气。

“冲锋!”吕布指挥着八千名铁骑向洛阳城发起攻击。

八千名骑兵浩浩荡荡的向洛阳发起冲锋,马蹄践踏大地的声音,就连深宫的刘协都能感受到。

“陛下,陛下大汉有救了!”

“董卓的义子吕布知道董卓要杀他,如今反了董卓,正在带领着西凉军进攻洛阳!”得到消息的王允立即向汉献帝刘协禀报着。

“哎,只是可怜小女,如今被董卓的爪牙抓去了,至今不知状况如何。”紧接着王允又想到之前被牛辅抓走的貂蝉,低声哀叹道。

董卓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铁骑,内心冷笑一声,吕布果然如李儒所说有勇无谋,就凭八千铁骑还想攻下洛阳取下咱家的脑?

是你吕布飘了,还是这洛阳城的城墙不够高啊!

咱家在西凉和那些蛮子厮杀时,你还没有出生呢,今天就让咱家教教你如何打仗!

董卓在城墙上大手一挥,示意弓手们开始放箭攻击,虽说这洛阳城现在几乎成了一座空城,但相对军资储备一点都不缺少。

滚木、箭矢、拒马一应俱全!

城墙上的弓箭手得到董卓的命令后,没有任何犹豫松开手中弓弦,向冲锋过来的骑兵射去。

“刷刷刷”

遮天蔽日的箭矢瞬间覆盖了洛阳城的前方。

瞬间吕布行军便有数百名骑兵中箭从马匹上摔落下来,被后面的骑兵踏成肉泥!

“叮叮叮!”吕布一边挥舞着方天画戟格挡,一边驾驭着赤兔马向城门冲过去!

“报!启禀三位将军,吕将军已经开始和董卓开战了!”还在带着20万大军往洛阳赶的成廉、高雅、高顺三人得到吕布已经开始攻打洛阳的消息,

“文远已经拖住了袁术的行军速度,现在我军已经将袁术甩开了,我带领咱们并州的兵马前往支援将军!”高顺立即从大军中点了两万左右的并州军前往支援吕布。

这些并州兵都是吕布最开始的部下,对吕布也都是忠心,至少要比刚刚投降的西凉军靠谱的多。

“吁!”吕布终于驾驭着赤兔马来到洛阳城门下。

但吕布的骑兵在董卓箭雨的攻击下,死伤无数。

在吕布的意识中,只要冲到城门,凭借自己手中的方天画戟定能打开一条通往洛阳的通道。

“Duang!”一声,吕布的方天画戟轰在城门上,发出剧烈的轰鸣声!

声音虽响,但洛阳作为帝都,城门是何等结实,岂是吕布一人可以轰开的!

“Duang!”又是一声,方天画戟轰在城门上的声音。

吕布扭头看着自己越来越近的骑兵不禁着急起来,骑兵的优势在于冲锋,等到骑兵赶来的时候,自己还没打开洛阳城门,骑兵就会失去最大的优势!

“哈哈哈!”城墙上的董卓见此已经预晓了本次战争的是胜利,究竟是哪个蠢货给吕布出的主意,骑兵攻城。

最终,在剩下的铁骑冲到城门面前,吕布依旧没能打开城门。

所有骑兵拥挤在城门之下乱成一团,失去冲锋的骑兵就是城墙上弓手的活靶子。

惨叫声不断从吕布军中响起。

看着一个一个倒下的士兵,吕布的眼眶不禁湿润起来,悔不听张辽之言啊!

“将军撤吧!”魏续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了,向吕布建议撤退。

“是啊,将军撤退吧!”其他将军也纷纷建议吕布撤退。

“撤!”吕布咬了咬牙,下令撤退。

所有骑兵纷纷开始掉头,向外冲锋,企图逃出城墙上弓手的范围。

吕布现在是最弱的时候,董卓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击杀吕布的机会,命令牛辅追杀败逃的吕布。

“咯吱吱!”就在吕布掉头撤退逃出弓手的范围时,洛阳的城门缓缓打开,从城门中露出一手持双斧骑着骏马的壮汉。

“随我出击,击杀叛徒吕布!”牛辅高声呼喊道,率领城中百骑从城杀出来。

“西凉军听令,追杀叛主之辈吕布!”李傕郭汜二人,见牛辅带兵冲出来,便立即反水,指挥原来西凉军的人向吕布的士兵攻击,同时他二人左右夹击吕布。

吕布大惊连忙使用方天画戟格挡骂道:“李傕郭汜,汝等卑鄙!”

吕布做梦也没想到这时候李傕郭汜二人会反水,给他致命一击,让本来就伤亡惨重的骑兵们更加雪上加霜!

“哈哈哈,好好好,好啊!”董卓见此,在城墙上大笑起来,西凉军没有背叛他,形势要比之前更好一些。

李傕郭汜二人虽然战不过吕布,但是吕布短时间内也无法拿下俩人。

逐渐的吕布以及其他几名并州将士开始陷入群殴的苦战中。

而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马蹄的轰鸣声,以及卷起一阵烟尘。

一杆写着吕字的帅旗出现在众人面前。

“援军!是援军!”吕布的军士立即兴奋的呼喊着!

“撤......撤!”牛辅见此立即果断的撤退,丝毫不敢恋战,立即返回洛阳城中。

而董卓则气急败坏的甩了一下衣袖,这么好诛杀吕布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看到曹&不打一

    “华雄给咱家砍了那曹贼的脑袋!”董卓看到曹操出现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