兖州上郡了,刚回去的陈宫小心翼翼的向周围看了看,意外发现也没人这才松下口气。随即回自己的屋里,将物理书放到放桌子。“哎~”陈宫望着放到桌子上的物理书一叹一声道“这终归是两块很烫的山芋啊!”而如今可以得到仙缘的除了我之外除了五个人:董卓、孙坚、曹随后回到自己的屋里,将物理书放在放桌子。。...

兖州东郡了,刚刚回来的陈宫小心翼翼的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人这才松下一口气。

随后回到自己的屋里,将物理书放在放桌子。

“哎~”陈宫看着放在桌子上的物理书轻叹一声道“这终究是一块烫手的山芋啊!”

如今得到仙缘的除了我之外还有五个人:董卓、孙坚、曹操、袁绍、刘备。

董卓残暴、孙坚无谋、曹操无义、袁绍无能,只剩下一个刘备,他了解的不多。

在答题空间时,有人大呼、大惊或大骂,但无论发生什么,此人从不将自己内心所想显露在脸上,应是一个颇有心机之人,若此人品行良好倒也是一个值得投靠的人,想着想着陈宫便拿起笔和纸还是誊写物理书。

“大哥,那仙人之物到底有何妙处。”关羽见自己大哥刘备回来,重新出现在原地,立即过去向刘备问道。

刘备谨慎的向四周望了望说道:“我们回去再说!”

关羽见刘备如此谨慎,也不再追问,骑在马背上跟在刘备旁边。

“对了,怎么不见三弟?”刘备从刚才就发现总觉得缺少了什么,这才发现他三弟张飞不在这里。

“大哥,三弟带着一批人马前往洛阳准备争夺天书了!”关羽回答道。

刘备一听脸色巨变!

“立即派人把三弟寻回,如今洛阳不是我们能去的!”

如果是之前自己没有赢得最后的奖励,他倒也愿意去洛阳搏一搏,但是如今他赢取了最后的奖励,难免会被别人盯上。

即便是有仙人庇护,无法被人抢夺走,但也得有人相信你啊!

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离开这里,回到平原县安稳发育!

“汝等保护好主公,我去去就回!”说罢关羽便驭马向洛阳方向行,寻找张飞,他三弟脾气倔,只听他和他大哥的,若是别人去的话恐怕要空手而回。

“快点,都给俺跟上!”张飞一边驾驭着黑鬃马一边向催促着跟在他后面的将士。

见到自己大哥都拿到了奖励,张飞此时心中就一个想法,砍下董卓的脑袋,夺取天书然后献给自己大哥。

“恭喜主公喜得仙缘!”

孙坚大营内,此时已经摆好宴席为孙坚庆祝!

“父亲,本次那番薯到底为何物啊!”孙策好奇的向孙坚问道,番薯这东西他们也只在大屏幕上看到过,并不知是何东西。

“哈哈哈,一种农作物罢了!”孙坚大笑道。

“农作物?”

程普黄盖几人纷纷交头接耳,纷纷好奇仙人的给的农作物到底有何神奇之处,能让孙坚如此高兴!

“主公,莫非此物如同泡面一般美味?”程普向孙坚猜测道。

‘不如泡面美味!’孙坚摇头否定道。

这一下众位将士更加懵了,没有泡面美味,那到底有何奇效!

“哈哈哈!”看着手下人的纷纷好奇这番薯为何物,孙坚突然就像便戏法一样,手中突然出现一个外皮为红色的东西,跟之前大屏幕仙人所说的番薯颇为相似!

“诸位请看,这就是番薯!”孙坚将手中的番薯递给手下人的让,让他们轮流查看。

对于孙坚直接变出一块番薯来,众位将士之前听孙坚讲过刘备的事情,只是觉得神奇,倒也没有什么意外。

这一次仙人戒指中一共装有10万斤番薯,番薯的养殖跟土豆一样,都是插秧种植,只需要取下一小片放置在湿润的泥土中,等待发芽即可种植,剩下的番薯亦可以当做食物使用。

这些都是在他接过戒指之后仙人告诉他的,只要两年期未到,他孙坚就是一个移动的十万斤粮库!

“主公,这东西到底有何奇效啊!”黄盖向孙坚请教道,他们翻来覆去也没看出这东西有何奇效!

“哈哈哈,这东西就是简单的粮食,能让人填饱肚子,没有什么奇效!”

“但是!”

说到这里孙坚故意卖个关子没有继续说下去。

“父亲但是什么啊!”见自己父亲没有自己往下说,孙策都快急死了。

“但是此物亩产可产千斤!万斤!”孙坚举着番薯向众人介绍着!

“哗!”

孙坚刚刚说完,下面的人纷纷张着嘴巴不敢相信。

要知道现在亩产一百二十斤就算高产了,但现在就这一个番薯就可以亩产千斤!万斤!

这是什么概念!

现在的一亩地产量可以赶上以前的10亩,甚至更多!只要此物推广起来,世间将无人再受饥饿之苦啊!

“恭喜主公得此神物!”程普率先站起向孙坚恭喜道。

“恭喜主公得此神物!”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亩产千斤万斤的弄作为不是神物是什么,此物的价值比那美味的泡面更是有过之而不及!

“都坐下吧,当务之急我们应趁各路诸侯把目光放在董卓身上,赶回长沙。”孙坚示意让自己的将士们都坐下,该吃吃该喝喝。

“父亲,我们现在就回去吗?各路诸侯都前往洛阳准备争夺天书,我们不去吗?”年轻的孙策还没有看出里面的危险与利弊,继续向孙坚问道。

“那天书就是一烫手山芋,袁绍那里有一本我也看过来,就是一本高深的算术而已,想必董卓手中的也差不多,完全没有必要冒这个险去争夺什么所谓的天书!”孙坚这次看的倒是很明白,现在的洛阳就是一块带满了毒药的肥肉,谁要是咬上一口都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是,属下遵命!”听孙坚这么一说,其他人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宴席也不吃了,准备收拾一下返回长沙!

而另外一边袁绍的大营内。

许攸正在战战兢兢的跪趴在地上等待袁绍发落。

自己给袁绍出错了主意,导致袁绍跟那孙坚进行算术竞争,输了本次的奖励!

“起来吧,别趴着了!”袁绍没好气的让许攸起身,他也想杀了许攸解气,但是众多谋士中就属他才智机敏了,《洛神赋》是曹操儿子写给自己内定的儿媳的,这件事别说许攸了,他也没有想到。

“谢主公不杀之恩!”许攸一听袁绍让他起来,内心大喜,这代表袁绍不追究他的过错了。

“这次答题你怎么看!”袁绍向许攸请教着。

“回主公,此事吾有三点看法!”

其一便是邺城在袁熙少主的手中,那代表着将来主公会打败韩馥占领他的邺城。

其二便是主公将来会和曹操有一战,并且输给了曹操!

其三曹操除了和主公之外还会和刘备为敌。

许攸向袁绍分析着他看出来的几个观点。

“可有解法?”袁绍继续问道,这三点只要不是傻子都可以看出来。

“主公吾有一计或许可破未来之策!”

“先生快快请说!”袁绍听到许攸有破解之策,这才开始对许攸客气一些。

“主公,既然在未来韩馥会被主公打败,为何主公现在不拉拢韩馥,让其加入主公的部下。”许攸徐徐道来向袁绍出了一个注意。

袁绍一听确实是一个办法,若是韩馥能直接投靠自己,自己便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得到冀州,没有伤亡在今后和曹操的对决中自己的胜算又会提升一些。

“还有吗?”袁绍觉得这点提升的胜算还不够,便继续向许攸问道!

“还有就是主公可以拉拢刘备成为自己盟友,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刘备有关羽那样的猛将,定能在今后主公和曹操对决中起到不小的作用,并且刘备那厮也获得仙物,主公或许可以从中谋划。”紧接着许攸再给袁绍献出一策,与刘备结盟,顺便谋取仙物。

袁绍琢磨了一会觉得许攸所说不错,刘备虽然有关羽这样的猛将,但刘备兵少粮少,实力有限,容易控制。跟刘备合作倒也不用担心刘备把自己吞了,同时自己还可以谋划刘备所得的仙物。

“此计妙啊,先生真乃吾之子房也!”袁绍立即称赞道。

许攸听到袁绍夸赞,便知道袁绍对他的这条主意十分满意!

我许攸前途无量啊!

“来人,速去将第十九路诸侯刘备请到我帐中来,我有要事要和他商量!”袁绍立即让人去把刘备喊来,商量结盟一事。

“对了主公,还请主公多加提防甄家!”许攸随后便立即提醒着袁绍。

“多谢先生提醒!”袁绍也不知道甄家看到仙人播放的视频之后还会不会继续投资他,若不投资自己话,肯定会转身投资打败自己的曹操,此事不得不防。

众人从答题空间回来之后纷纷开始对自己的未来开始谋划。

......

“玛德,这袁术太狡猾了,像一块狗屁膏药一样一直黏着咱们,还不跟咱们打,始终保持20里以上的距离!”率领这剩下西凉军的成廉心中憋屈的的吐道。

这袁术从一开始就跟在他们大军后面,保持距离,打的话人去的少了,打不赢,去的多了,拖慢整个大军的行军速度,他们本来就被吕布落下很多了,不打的话他就一直黏在后面,随时准备咬一下他们。

“要我说,干脆我率剩下的骑兵突袭袁术的大军得了!”高雅也被袁术这么粘的十分不爽建议道。

“万万不可!”一向话不多的高顺立即阻拦道。

“率骑兵突袭我想袁术早就已经放了防备,更何况周边还有其他诸侯,大军失去骑兵保护,很容易被骑兵从侧翼切进来!”

“哎!”成廉听到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们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20万大军冲过去,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对面了,现在倒好,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让我去!给我千骑我来拖住袁术!”这时一道声音从侧翼传入众人耳朵内!

“文远!”众人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正是跟随吕布一起率先行动的张辽张文远!

“文远,你不是和将军一起走的吗,将军呢?”成廉向张辽身后望了望,发现只有张辽一个人,并未见其他人。

“将军听从魏续的建议,准备攻取洛阳了!”张辽回道。

“什么!”高顺一听,脸色巨变,洛阳城高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就凭8000铁骑就想攻破洛阳简直痴人说梦!

成廉和高雅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心中连同跟魏续一起的其他几名将士一起骂道立功心切。

“不好!将军危矣!”高顺突然想起董卓的两员大将李榷郭祀也在其中,魏续立功心切看不出来里面的危险,你们两位常年领兵打仗像洛阳这样的城池有多难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么着急是赶紧投送董卓怀抱吗!

洛阳城皇宫大

“天子啊,近日有童谣说,东头一个汉,西头一个汉,迁都入长安,可入无厮难,东都洛阳历经两百年气数已尽,咱家夜观天象见帝气旺与长安,所以咱家为了天子的安危准备迁都长安。”此时的董卓正坐在小皇帝刘协的旁边,告诉刘协他要迁都长安。

“天子啊,老臣命苦哇,老臣为了救助大汉不惜抛弃祖业从西凉来到洛阳,六年多来老臣是吃不好睡不好,呕心沥血如履薄冰,但是老臣的忠心换来的是什么?”董卓坐在刘协的身边,继续跟刘协道苦。

“报!吕布正在城下叫阵!”就在这时,一名士兵跑进来,打断了董卓的诉苦。

“来人,着甲!”董卓听到后,从刘协的身边站起来,让人给他穿上甲胄。

六年的酒池肉林让他消灭了雄心壮志,沉迷在这洛阳的繁华之中,就在今天他遇到了他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吕布背叛、西凉军叛变,这两件事让他重新恢复以前的雄心壮志。

“咱家定要让吕布知道他义父终究是他义父!”穿戴好甲胄的董卓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连刘协被吓的也不敢抖动。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卓稽手&袁绍几

    “遵命,相国!”华雄向董卓稽手道,便大步向袁绍几人逼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