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快答题啊!随便选一个就好了,就四个答案,懵中的几率但是很大的!”的暗自心急的除了曹操大营内的曹仁。望着众人争相写自己的答案,曹操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想起的一个决定!我要以及使用场外寻求帮助!曹操朝着天空喊去。刚仙人说了这一次的题目较难,每人看着众人纷纷写出自己的答案,曹操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个决定!。...

“兄长快答题啊!随便选一个就好了,就四个答案,懵中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同样暗暗着急的还有曹操大营内的曹仁。

看着众人纷纷写出自己的答案,曹操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个决定!

我要使用场外求助!

曹操朝着天空喊去。

刚刚仙人说了这次的题目较难,每人有一次场外求救的机会。

所有人都震惊的望着曹操,一人就一次的场外求救机会曹操就这么果断用了!

“曹操回想谁求问呢?”所有人心中都有着这个疑问。

“二哥,你说曹操那厮会选谁啊,也没见他身边有什么聪明的人啊!”张飞向关羽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太可能选曹仁!”这段时间关羽和曹仁接触过,此人精通兵法布阵,但论头脑的话还不如曹操机灵了。

“选我选我啊,兄长!”另外一边的曹仁听到自家大哥使用场外求助,便内心期盼着曹操选自己,自己也想在仙人面前露露面啊!

“考生曹操,请说出你要求救人的姓名!”天空上传来一道声音,让曹操选择求救的人的名字。

“我选择颍川荀彧,荀文若!”曹操对着天空喊道。

永汉元年,荀彧被举孝廉、任守宫令(掌管皇帝的笔、墨、纸张等物品),曹操虽然和荀彧不熟,但当时同朝为官,也见过几次。

后来董卓废少帝刘辩,立献帝刘协,从那之后,荀彧便弃官回乡。

后来自己刺杀董卓曾经遇到过何颙,何颙称赞:颍川荀彧,王佐之才!

曹操选择荀彧作为自己的求救对象除了让荀彧帮助自己解答这道题之外,还想见识一下被称作王佐之才的荀彧,有何能耐,能不能拉拢为自己所用!

“荀彧,他不是少帝在位时的任宫令吗?他有何能耐知道这道题的题目?”曹操见过几次荀彧,他袁绍肯定也见过几次,对荀彧有一些印象,但一个小小的任宫令有何能耐解除这道题啊!

“这荀彧是谁?”没有听过荀彧名字的人纷纷好奇,这人到底是谁,能够让曹操求助于他。

颍川荀府内。

一位中年人对着一位比他还小上几岁的年轻说道:“叔,喊你呢!”

荀彧在听到曹操提出自己名字的一瞬间便愣住了,没想到曹操竟然会让他帮助解题。

他和曹操并不相熟,肯定曹操是从哪里听说过自己。

紧接着荀彧便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荀攸面前。

“仙人手段!”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出现在答题空间里的荀彧,荀攸扇着自己的羽扇喃喃道。

“这里就是仙境吗?”荀彧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喃喃道,跟自己刚刚看到的场景一模一样!

“曹操拜见先生,还请先生教我这题何解。”见到荀彧出现在自己面前,曹操立马向前拜见。

“孟德客气了,孟德刺董实在是我辈楷模,请受荀彧一拜!”说着荀彧便也向曹操稽首拜礼。

“哼,我说荀彧这名字咋这么熟悉呢,这不就是之前辞官的守宫令吗?”

“你曹操竟然找他帮你答题,等着被雷劈吧!”在荀彧降临的一瞬间,董卓便认出了荀彧,正幸灾乐祸的等着曹操被雷劈。

“孟德和那荀彧说什么呢?”袁绍通过俩人交流的口型可以看出他俩确实在说话,但是说什么却一点都听不到。

“孙将军你能听到孟德和那荀彧聊什么呢?”袁绍向孙坚问道。

孙坚摇摇头,没有说话,表示自己不知道,然后疑惑的看向曹操和荀彧。

离得如此近,竟然听不到他们俩讲话的内容,孙坚只能感慨仙人的恐怖。

“还请先生看题,教我如何解答!”和荀彧简单聊了几句,曹操便断定此人具有大才,并且对自己刺董颇有好感,即便是这道题答错了也能拉拢到这一王佐之才的荀彧。

这一波不亏!

“不必了,题目刚刚出来的时候我便开始研究了。”

听到荀彧的话,曹操有些转不过来,题目刚出来就开始研究了?

你不是刚刚才进来的吗?

莫非仙人知晓自己会使用场外求救,并且求救荀彧提前将题目告诉荀彧?

“孟德你在想什么呢?”看到曹操神游,荀彧便向曹操问道。

“呵呵,没什么,就是感慨仙人神通广大,能够预知到我会请先生来,提前将题目告诉先生。”曹操笑道。

荀彧一听,突然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向曹操问道:“孟德你莫非不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外界看的一清二楚?”

“什么!”

“外界可以看到我们这里?”曹操大吃一惊!

“嗯!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荀彧在所有人这三个字上重重的强调着。

“怪不得,怪不得。”听到荀彧的解释,曹操这才明白所谓的全民直播是什么!

想到自己刚刚没有做出丢失形象的事情,曹操这才松下一口气。

“请考生尽快作答,超过时间按照回答错误处理!”

“10、9、8...”天空中传来倒计时的催促声音。

“孟德,时间不多了,你听我分析。”听到天空中的催促声,荀彧顾不上跟曹操解释太多,连忙将自己的分析讲给曹操。

“甄宓乃甄家小姐,今年刚刚3岁。”

“孙尚香乃孙将军的女儿,年龄也尚小。”

“答题就在貂蝉和大乔之间。”

“不过我更倾向于貂蝉,传闻王允有一义女,相貌倾国倾城,只不过王允看管的比较严格,无人的见。”荀彧看时间来不及,一股脑的将自己的分析全部讲述给曹操。

刚刚说完便又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答题空间内。

听完荀彧的分析,曹操也立即提笔写下自己的答案!

“嘟,时间到!”

曹操刚刚写完最后一个字之后,天空中便传来答题时间到的声音。

紧接着便看到他们填写答案的白纸化成一道光芒消失在自己面前。

“叔,你刚刚都跟这曹操说了什么啊?”荀攸好奇的向荀彧问道。

刚刚不仅孙坚等人没有听到曹操和荀彧之间谈话,就连观看他们直播的人也都没有听到他们之间说的什么。

“呵呵,秘密!”说着荀彧将荀攸手中的扇子抢夺下来,自己扇。

本来自己也打算看看十八路诸侯哪一个值得自己去投靠的,没想到今天被曹孟德抽中帮他答题,刚刚在答题空间内与曹孟德对话,发现此人确实是一个明主,值得自己去跟随。

就在他们的答案被化成一道白光之后,大屏幕上开始公布出他们各自的答案出来。

荀彧看到曹操的答案会心的笑了笑。

只见大屏幕上写到。

董卓:貂蝉

孙坚:孙尚香

曹操:貂蝉

刘备:大乔

陈宫:貂蝉

袁绍:甄宓

六个人的答案公布于大屏幕上方。

“哼,就一个人选了阿姐,他们肯定没见过阿姐,不然哪里有这个貂蝉什么事啊!”小乔看着六个人的答案不满的嘟囔着,为大乔打抱不平。

“哈哈哈,黄叔,我就知道父亲会选择小妹的!”孙策倒很满意孙坚的选择。

“二哥,大哥怎么选了一个大乔啊,这人一听就不像一个美女!”张飞感觉自己也拥有着看人名识人的功能,不满自己大哥刘备的选择。

“哎~三弟此言差矣,大哥这叫反其道而行,越是不像的越有可能就是!”关羽分析着刘备的答案,对刘备无比的自信。

“二哥所言极是!”

“陈公台选小女老夫可以理解,但董卓那老贼竟然也选了小女,莫非小女之前被董贼见到过?”

“不对,不对以董贼好色的性格要是见了小女,貂蝉哪里能留到现在啊!”

“莫非董贼真的有见名识人之能?”王允看到董卓的答案猜测道。

“袁绍这拍甄家的马屁拍的可真好啊!无论答案是不是甄宓,就从袁绍选甄宓这一点,这甄家势必会继续投资袁绍!”袁术一眼就看出了袁绍打得如意算盘了。

其实这一次袁术真的冤枉了袁绍。

这些人当中袁绍只知道甄宓这一个人,当然要选择自己熟悉的人名了,自己只管选,剩下的交给天命。

“这貂蝉是何人,竟然这么多人选他,就连义父也选了他!”吕布对貂蝉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六个人有三个人选了貂蝉。

“叮!董卓、曹操、陈宫回答正确加一分!”

“孙坚、刘备、袁绍回答错误扣一分。”

“孙坚、刘备、袁绍考分为0,以电刑代替!”

话音刚落孙坚、刘备、袁绍三人的头顶上便各出现一朵乌云。

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劈落而下。

“滋滋滋!”

“痛,来自灵魂的痛!”

“这就是被雷电劈的感觉吗?”这是刘备有史以来第一次受到惩罚,之前见他们几个除了头发焦黑、面如黑炭之外也没感觉出什么来,没想到这仙人惩罚竟是如此疼痛。

同时刘备也对其他几人高看一分,被劈这么多次竟然可以做到一声不吭!

最惨的莫过于孙坚了,刚刚开局就被劈了两次,在已经被电的里焦外嫩了。

“竟然真是小女!”王允不敢相信自己的义女貂蝉竟是历史上的四大美女之一!

“我是闭月?”貂蝉傻愣愣的看着屏幕上方的答案,从题目出来的那一刻开始,貂蝉就对自己没有抱有什么希望,自己一个舞女有幸被王允王司徒收为义女怎么敢高攀历史四大美女之名。

“真的是她啊!”小乔长着大嘴巴惊叹道。

“你呀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乔教育着自己的妹妹小乔,同时也有一些失落。

“我就说这个大乔一看就不是吧,大哥就应该学哪曹操一样使用场外求救让俺张飞上去!”

“三弟所言极是!”

“竟然不是小妹!那貂蝉是何人!”孙策看到答案公布的一瞬间也有些失望,难道真的像董卓所说的那样孙尚香这个名字俗不可耐?

“不行,等父亲回来一定要劝父亲给小妹改名!”

“哈哈哈,咱家都说了,咱家有听名识人之能,你们还不信!”董卓得意的笑着。

被劈了这么多次,终于答对了一道。

“哼!你就笑吧,等会就笑不出来了!”曹操看着得意的董卓内心冷哼一声。

从荀彧那里得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外界所有人看的一清二楚时,曹操内心就有了一个计划,决定坑董卓一把!

“竟然真的是王司徒之女!”陈宫也没想到自己虽然写下自己好友义女的名字便答对了这道题目。

第一次参加都答对了仙人题目的陈宫对后面的题也充满的信心!

就在众人讨论貂蝉是谁,竟然能够担任四大美女之一时。

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位美妙绝伦女子,在屏幕上跳舞!

书评(396)

我要评论
  • 他本在&然天空

    他本在相国府内和李儒以及李傕郭汜两位将军商量如何对抗以袁绍为主的十八路诸侯,突然天空一道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白光照射而下。

  • 我,我&看看你

    众人纷纷抬起头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