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也不是五个人都明白信使这种途径的,里面就有一个对于位格迁跃途径完全不很清楚的人,也因而,他是其中最无助的人,惟一也可以祈求的对象,仅有迷境森林本身。将这几个迷境生物杀掉后,黎鸣再一次将他们脑袋的精华吸取。相同生物里,蕴涵着相同性质的疯狂的因子将这几个迷境生物杀死之后,黎鸣再一次将他们脑袋的精华汲取。。...

当然不是五个人都知道信使这种途径的,里面就有一个对于位格迁跃途径完全不清楚的人,也因此,他是其中最绝望的人,唯一可以祈祷的对象,只有迷境森林本身。

将这几个迷境生物杀死之后,黎鸣再一次将他们脑袋的精华汲取。

不同生物里,蕴含着不同性质的疯狂因子,黎鸣在吸收他们精华的过程中,就像在品尝一道道不同的菜肴。

每一道,给他反馈的味道都不一样。

唯一可惜的是……这些生物,都没有什么特性可言,对他来说,仅仅就是普通的食物,给他带来的增幅,基本为零。

黎鸣却能感觉到,自己距离迁跃越来越接近了。

“这些生物不能让我变强,但是它们身上携带的不同的疯狂因子,似乎能对我有着某种隐藏的补全。”

“这,就是我的迁跃之路!”

黎鸣这一刻有所明悟,事实上在之前,他就隐约有过类似的猜测,直到今日才百分百确定。

汲取不同生物的疯狂因子,就是黎鸣迁跃的必须条件!

“既然这样的话……”

黎鸣心里一动,他身上开始长出白色的毛发,黑的羽毛,一根根触须从他皮肤下钻了出来,一只只、密密麻麻的眼睛在触须上同时睁开,咕噜咕噜地四处转动,诡异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环境。

他的额头浮现出一颗红色的棱形晶石,身上冒出红色的火焰,就连眼睛的边缘,都有着火红色的纹络若隐若现。

携带着数种沙漠白狼、荒野乌鸦、土瓷灰灵以及火怨骷髅性质的疯狂因子,以他身体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受到他疯狂因子的污染,他周围的树木草丛,都开始出现异变,全部都染上红色,脚下的大地,有浅浅的一层火焰在不断燃烧蔓延。

黎鸣一步一步慢慢走着,随着他的移动,受到他污染的区域就越来越大。

“如果按照正常逻辑,这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我作为一个正常人,是应该小心谨慎行事的,但是……”

“我现在不需要他们认为,而是……我认为!”

“为什么危险,就要小心?”

“更何况,这里危险吗?危险在哪里?”

“他们……不合理!”

黎鸣继续在错乱丛林中漫步,没多久,一声惨叫在旁边响起。

那是一个长着很多白色毛发,浑身黑色羽毛,被红色火焰缠绕的非凡者,样子十分丑陋。

那个非凡者,此刻正在四处乱窜,没有理智可言。

就在他靠近黎鸣的时候,黎鸣身上的触须,数不清的细微眼睛,同一时间注视着他。

诡异凝视!

一瞬间,他的意识陷入一片空白,身体根本无法有所动作。

黎鸣一把将他掐晕,十几秒后,他身上就多了第六个男性脑袋。

【你……是怎么做到,躲开一个又一个的,对你充满敌意的非凡者的。

这不是运气可以解释的事情。

难道说……你没有被错乱丛林的力量影响,以我掌握的情报,你仅仅是能级二的非凡者,除非……你欺骗了我的‘猎犬’对我的反馈,你对白京昆动了手脚。

不仅如此,你连我的‘收件人名单’的信息都扭曲了。

掌握雷电的二级非凡者?弥天大谎!

你早有预谋,不,是你们,你们畏惧我这一尊信使,绞尽脑汁,故意想了一个诡计!

怪不得,原来禁区的力量,都是你们特意为我准备的圈套,否则,你们知道以你们的本事,是无法对抗我的!

到底是哪里泄露的秘密……你们绝对是知道,我掌握了冲击神话位阶的秘密,所以才迫不及待地动手。

你们是想继承我在庄园的第14号席位,‘噩梦’席位,对吗?

你们都猜测,那秘密能在这席位之上找到!

我怀疑七色骑士都有参与进来,该死,到底有多少势力在针对我,畏惧我。

呵,呵呵呵!

我没疯,我是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的,你们小看了我,也小看了迷境森林!

在我将你送入迷境森林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我的胜利。

哈哈哈哈!

嗯?

为什么我要胜利呢?

不胜利,又怎样呢?

该死!

这该死的合理!

还有两次,下一回合,你必死!

你不死,不合理……】

文字信息到这里戛然而止,黎鸣看得出来,他的笔友一直在对抗着殡月城的污染,虽然不至于被悄悄改变认知,但是也在慢性死亡中。

“殡月城的污染?”

黎鸣愣了愣,随即摇摇头。

那……不是污染。

他默默道。

这个想法出现的一点征兆也没有,连黎鸣本人都下意识地忽略,去思考这个结论出现的逻辑性。

“看来没有了。”

黎鸣过了很久,都再找不到跟他组队的人,身上挂着的脑袋,除开他原本的之外,停留在六个的数量。

倒是其他的非凡生物被他杀死不少,这里出现的非凡生物,没有一个强大的,全部都是黎鸣能够轻易解决的等级。

这或许跟错乱丛林的本质有关,这里最恐怖的力量,是能将人类跟别的生物互换脑袋,而能抵御、警惕这种影响的非凡者,基本不可能栽在这里。

错乱丛林,是迷境森林最外围、最边缘的区域。

在保持着巅峰状态,又走了一段路,发现没有新的菜肴后,黎鸣才变回原本的外表。

刚才可以说是一种尝试,对疯狂因子全新运用的尝试。

在黎鸣看来,疯狂因子既然可以向四周扩散进行污染,那么,他是否可以“约束”这些因子,成为跟随他移动的光环领域?

如果成功的话,黎鸣就可以长时间保持着污染,而不是只能短时间地将疯狂因子爆发出去,等到库存的疯狂因子被掏空后,就失去了继续污染的能力。

这一点,同样是来自于笔友之前故事的启发,在他观看荒野常见美食图鉴的时候,他被那些幻象凝聚成束的冲击了一次后,他就对疯狂因子的运用有了新的思考。

疯狂因子能被凝成束,那自然就可以被约束成可以移动的圆。

在凝聚成圆的领域里,疯狂因子也会比原本无意识扩散的更“坚硬”。

黎鸣甚至可以做到,用他的领域里的疯狂因子,将其他散发过来的疯狂因子重开、撞散。

更进一步地,在这个圆里面,黎鸣可以调动疯狂因子在不同区域的浓度。

若是有人闯入他的领域,根据对疯狂的抗性,他能分配各种浓度的疯狂因子,进行针对性的攻击。

“这个能力简单点,就叫做污染领域好了。”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教室里&授着讲

    简朴的教室里,黎鸣拿着书本,教授着讲台下方一排排乖巧坐着的学生们。

  • 的血液&,除此

    脑袋炸开,路人顿时倒在地上,流出黑色的血液,除此之外,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