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六人一脸惊惧又心有余悸地望着百口,他的脑袋断口处,血液不断地地渗过落叶,浸到地下。他的眼睛睁着,还逗留在那一一瞬间的喜悦之中,能保持着意外的惊喜的笑容。“那么多嘴多舌,怪严禁叫百口。”他们心里不约而同地默默的暗想。有人先也才,他们既开心又可悲。开心的是他的眼睛睁着,还停留在那一瞬间的喜悦之中,保持着惊喜的笑容。。...

其他六人一脸惊恐又心有余悸地看着百口,他的脑袋断口处,血液不断地渗过落叶,浸到地下。

他的眼睛睁着,还停留在那一瞬间的喜悦之中,保持着惊喜的笑容。

“那么多嘴,怪不得叫百口。”

他们心里不约而同地默默想道。

有人首先出头,他们既高兴又悲哀。

高兴的是,死的不是他们,悲哀的是,他们可以预见更绝望的未来。

“什么声音?”

黎鸣的十四对耳朵一动,听到了不远处传来少许动静。

赵柳婷低声开口道:“错乱丛林……除了倒霉的非凡者外,还有幸运的生物,它们得到了我们的身体后,可以获得新生的智慧。”

黎鸣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

唰,唰,唰。

树林里,一下子钻出了三个,分别顶着丑陋果实,却长着五官的女性、顶着蚂蚁脑袋的中年男子,以及脑袋是昆虫的青年。

“三个人……也敢过来?”

黎鸣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或许是因为新生的智慧都比较低下……那些怪物不知道,他们这边是一支七个人的庞大队伍吗?

骤然,一个果实女性首先出手,朝着黎鸣第一个冲过来。

“那是我的身体,我的能力是肉身侧强化系,能两倍提升全方位的属性。”

“我在被错乱之前,是能级一。”

赵柳婷悲哀道。

“如果没意外,它接管你的身体后,实力不会有所变化,你放心,能级一的肉身侧强化系对我来说就是废物,不会是我的对手。”黎鸣安慰自己的队友道。

说着,他跟果实女对了一拳,后者被他震退数步,不仅如此,黎鸣能感觉到对方骨裂的手感。

这反馈的触感……真是让人怀念!

黎鸣的身心有一种舒畅感,手里白光一闪,双手已经握住了新订制的手术刀。

锋利的刀具在他手上飞舞、弹射,绽放出一朵朵白色光芒构成的花朵。

黎鸣朝着果实女冲刺,后者对着手持武器的黎鸣简单挥拳。

白光再闪。

她的手臂,被整齐切下。

数道白光在一刹那同时闪烁,果实女的四肢被黎鸣切断,失去了肢体的支撑,后者变成人棍一样,倒在地上痛苦地,发出意义不明的哀嚎。

然后,是蚂蚁男跟昆虫男。

“那是我的身体……”

代号叫弄水的非凡者,目光朝着蚂蚁男道:“能力是凝聚周围的水汽成为武器,等级在能级一的巅峰。”

他刚说完,蚂蚁男身边就汇聚了大量的水分,一把由水制造的长刀,被他握在手里。

“那个长着昆虫脑袋的,是我曾经的同伴,他的能力是灵魂嚎叫,可以发出可怕的精神冲击,等级是能级一巅峰,但是他的力量,足以影响普通的能级二。”

代号振金的非凡者,话音刚落,昆虫男就发出一声尖叫,让黎鸣的六个脑袋意识陷入一片空白,双眼失神。

“好可怕的能力,一瞬间就废掉了我六颗脑袋!”

黎鸣眼神一冷,“我是不会允许你们伤害我的队友,你们对我同伴造成的痛苦,必须以鲜血洗刷!”

“我的速度快如疾风,我的肉身无畏烈焰!”

黎鸣快速冲去,一刀切下昆虫男的脑袋,后者虽然是能级一的巅峰,但因为是心灵侧控制系的非凡者,肉身方面的力量相对较弱。

根本不受它能力影响的黎鸣,一旦近身,就不是它能抵挡的。

蚂蚁男趁这个机会,在一旁挥起长刀,对着黎鸣劈下,以他现在的速度本来可以避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条由水凝成的锁链套住了一条腿。

果断之下,黎鸣一把扯下背后一名非凡者的脑袋,如炮弹一样投掷出去,这突然的一击,蚂蚁男不得不用长刀回挡。

等它再次想要斩向黎鸣的时候,发现黎鸣已经借着刚才的缝隙摆脱了锁链。

“我的雷电能粉碎苍穹,我的力量可撼山岳!”

黎鸣拿出一把导电性能极好,并且能更大程度依附雷电的,近乎非凡物品的手术刀。

刚才的狼的谎言,让他从雷神那里得到的雷电伤害提升,力量下降,由于不是优点加缺点的组合格式,所以无论是强化还是弱化,都达不到最大程度。

但,这也足够了。

他投掷出去的,附加有雷电力量的手术刀,哪怕被蚂蚁男用长刀挡住,那接触的一瞬间,电流也顺着水刀传递到蚂蚁男的身上,令他的身体阵阵麻痹。

紧接着,一把又一把手术刀飞去。

眼睛!

嘴巴!

喉咙!

心脏!

胃部!

下腹!

四肢!

很快,蚂蚁男的身上,插了十几把的飞刀,身上的鲜血不断从伤口处流出。

那些飞刀,全部都是附着了雷电的力量,积少成多,蚂蚁男此刻的身体,在不断抽搐。

黎鸣走过去,用手术刀将蚂蚁男的脑袋切下来。

死。

“这就是团结的力量。”

黎鸣冷淡道。

“没有任何的外部力量,可以破坏一个上下齐心的队伍,伤害我的队友,就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他理所当然的口吻道,刚才五人,在方才就已经恢复了清醒。

他们能察觉到黎鸣并非是在惺惺作态,而是似乎真的是那么认为。

正是这种对它常识一样的认知,他们才越发的畏惧。

那个怪物的“常识”,跟他们的常识,根本完全不一样!

这代表着,没有道理可谈,没有情面可言,是比遇到变态,比遇到没有任何理智的怪物更让人绝望的情况。

他们读不懂黎鸣的逻辑,甚至不敢故意惹怒黎鸣求死,因为他们想不到,黎鸣面对他们的一些表现,会有怎样的反应,会给他们带来如何惊悚的下场。

现在他们的脑袋挂着黎鸣的身体上,就已经让他们感受到了足够的恐怖。

能将一尊信使玩弄的怪物,在他们看来,是超越了迷境森林的异常存在,是他们无法理解的诡异。

“不过看情况,那尊信使似乎也有反杀的机会。”

他们默默为噩梦信使祈祷,希望能杀死黎鸣,这样……

他们就有死亡解脱的机会。

书评(166)

我要评论
  • 结束,&,骑上

    等一天的课程结束,黎鸣将课室的门锁好,骑上心爱的小电车驶向家的方向。

  • 简朴的&拿着书

    简朴的教室里,黎鸣拿着书本,教授着讲台下方一排排乖巧坐着的学生们。

  • 鸦嘴之&前,先

    “老虎八,我得先提醒你一句,我知道你有句话很想说,但我手里的沙漠之鹰,诚挚地请你在乌鸦嘴之前,先管住嘴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