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从半空中再次落地实施,默默的地望着陷入昏迷过去的的老女人。“不行啊吗?”黎鸣这么心里想,转过身看了看完全恢复保持清醒的乌鸦,一把又将它掐晕。依然也没动静,想了想,黎鸣闭上了眼睛。过了几秒后,他再次睁开眼睛……乌鸦的脑袋,长在了树上,那里的位置,是本来老女人所在的地“不行吗?”。...

黎鸣从半空中重新落地,默默地看着昏迷过去的老女人。

“不行吗?”

黎鸣这么想着,转过头看了看恢复清醒的乌鸦,一把又将它掐晕。

仍然没有动静,想了想,黎鸣闭上了眼睛。

过了几秒后,他重新睁开……

乌鸦的脑袋,长在了树上,那里的位置,是原本老女人所在的地方。

它取代了老女人。

而老女人……

她刚好清醒过来,一转头,就看到近在咫尺的、黎鸣的脸,那是一张,本该她在高处俯视着,距离她有十多米的脸!

他在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这就是你期待的陪伴,对吧?现在开始,我们不会分开了。”

“我会带你去看更多的风景,看四季变换,看日月更替,看山海云雾,作为交易,你也要回答一些我的疑惑,好吗?”

黎鸣的语气十分轻柔,但是老女人此刻却异常惊悚,仅剩的脑袋在不断冒出寒气。

在转移到黎鸣身体上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失去的大部分理性都回归,换作别的时候或许是一件好事,但此时此刻,她宁愿不要!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跟一个怪物同处一室那么简单。

她是脑袋被移植到了未知生物的身上,她能控制的,只有可怜的头部,没有可以挣扎的力量,没有可以逃跑的手脚,没有可以转身逃避视线的权利,没有可以稍微远离一点的能力,她……什么都没有。

她必须要近在咫尺地,听这个怪物呼吸,听它在耳边响起的低语,听它诡异的心跳声,感受它的温度,感受它的血液流过自己的大脑。

只能眼睁睁地任由它抚摸自己的脸,从发间滑过,到额头,到睫毛,到眼皮,然后又划出一个弧度,从脸颊处,轻轻的、温柔地往下抚过,它手指的温热不断地,从上到下地传递到她的感知里。

最后,这根手指轻轻地挑起她的下颔。

黎鸣转过头,注视着她的双眼。

“怎么样,你还不能给我一个答复吗?是我的陪伴,还不够浪漫吗?”

“是我对你的心意,不够真切吗?”

“是我们的身心,交融得还不够完全,让你到现在,都不能感受到我感情的如一吗?”

“难道……你想要我把你彻底拥入怀里,才能体会我对你的温暖吗?”

“啊,是我太着急了……不用担心,我刚才判断过你的生命体征,我的身体能满足你基本的生存需求,短时间内你不会死去,所以你可以好好考虑我刚才的建议。”

“我是一个绅士,不会强迫你,你慢慢想,仔细想。”

黎鸣的语气很温柔,老女人本来想开口虚与委蛇,理智告诉她,不要惹怒它,她的生存本能也在促使她,给出黎鸣一个明确的肯定的答案。

但是,她就是无法张嘴,她就像是被什么莫名的东西扼住了喉咙,她的大脑就像冻结了一样难以呼吸,窒息感越来越重。

她的脸在发青、发白,口唇发绀,这不是错觉,她已经出现了缺氧的症状,死亡在向她逼近!

黎鸣察觉到了老女人的异样,用一种抱歉的语气开口道:“我回忆起了以前的一些习惯,我忘记了,原来人类不呼吸是会死亡的,你透透气。”

说完,老女人下一刻连忙大口大口地呼吸,好久才缓了过来。

等她可以有说法的能力后,她艰难地,用一种极力保持镇静,有无可避免出现颤抖的声音道:“我同意你的提议,这很好,我……我是同意的,很好,我同意你的建议。”

“我,很喜欢你的、陪伴,很浪漫,我,没有男人曾经,能对我这样,这样对我,他们都没有,我愿意、告诉你,更多的东西。”

“谢谢你能回应我的期待,我知道你现在不太习惯,没关系。”

黎鸣微笑着安慰道:“你可能觉得我性格比较特殊,你跟我相处起来会不适应,又或者我们性别差异导致了你对我的偏见,这没关系。”

“我这个人很好说话,下一次,我可以为你再找一位同性的朋友,给你更多的陪伴,这是我答应过你的。”

停顿少许,黎鸣又继续道:“我问你,刚才我的那段话,有没有什么问题?”

“就是假设这是一个场景对话,嗯,你是学生在做作业,此时此刻在我该说的台词里面,你会写上什么样的答案?换做是你,你会说什么话来安抚对方,因为解脱而过度兴奋的情绪?”

老女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也难以理解他的话,应该说她知道黎鸣表达的意思,但是……

这个答案,她给不出来。

“我……不知道。”

她有点恐惧地微微低头,不敢直视黎鸣的目光。

“不知道?你这个答案让我失望啊,很失望,我对你这么好,满足你的任性,给你温暖,你这这么回报我……你这样的表现,那我接下来给你找的同伴里,聪明才是我第一优先的选择,而不是会首先给你一个女性的朋友作伴。”

黎鸣不满道。

“对不起。”

老女人颤声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叫我五杀,这是我的代号,我挺喜欢这个代号的。”

老女人先是道,“我叫赵柳婷。”

以五杀为代号,是指它杀了五个人了吗,那要是我死之后,它是不是就叫六杀了?

还是纯粹是它本人喜欢杀戮,五这个数字,只是它觉得搭配上去听着比较顺耳……

似乎察觉到了赵柳婷的念头,黎鸣否定道:“不是的,五杀不是单纯地指杀了五个人,其实它还有一个含义……那就是全灭。”

全灭,也就是,无人生还的意思吗……

赵柳婷内心一震,这得是一个多嗜杀的怪物,见者都要杀死,那它为什么不杀了我,我还有什么它可以利用的价值?

还是在它看来,我的容貌刚好是它喜欢的类型……

如果这样的话,它,它是不是就会有放过我的可能……赵柳婷有这个念头的时候,甚至想给黎鸣扯出一个笑容,可惜过于的恐惧,让她做不出这样的举动。

否则,她的笑容,或许有机会流传几十年。

没有理会赵柳婷的内心戏,黎鸣眼前,再起燃烧出熟悉的猩红文字,鲜艳欲滴。

书评(399)

我要评论
  • 们也仅&异了一

    对面的人衣着普通,看到他们也仅仅是诧异了一下,“早上好。”

  • “如果&是外来

    “如果语言不通、口音不同,会很轻易暴露我们是外来人。”

  • 娇生惯&留情了

    “现在的学生啊,就是要适当的体罚,动不动的娇生惯养,哪能教出来好学生?换在我小时候调皮,我老爹要拿竹竿打烂我屁股的,哪像现在,我对他们已经够手下留情了……”

  • 跟女老&,忍不

    黎鸣如此想道,回忆跟女老师愉快的相处,忍不住一曲哼起。

  • ,穿着&袜,咯

    他追上了前方曼妙的背影,那是一位身材高挑,留着黑色长发的女性,穿着黑色的教师装,搭配白色丝袜,咯噔咯噔地轻声走在过道上。

  • &都很焦

    “你明白吧?它从来都很焦虑的,以致于它很多时候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 &?外貌

    同时,她在脑海中快速分析,暴露的原因,衣着?外貌?气质?行为举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