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一个人讨饶,此外一个急忙反应时回来惊慌失措道,深怕自己所以说晚一步就得被捏死。“紊乱丛林?这也不是迷境森林吗?”黎鸣目光一冷,“你们在骗我。”“也没骗你!”其中一个蚂蚁男急忙作出解释道:“紊乱丛林,是迷境森林的一部分,迷境森林是虚幻跟真实相互交织的禁区,“错乱丛林?这不是迷境森林吗?”。...

见一个人求饶,另外一个连忙反应过来惊慌道,生怕自己因为说晚一步就要被捏死。

“错乱丛林?这不是迷境森林吗?”

黎鸣目光一冷,“你们在骗我。”

“没有骗你!”

其中一个蚂蚁男连忙解释道:“错乱丛林,是迷境森林的一部分,迷境森林是虚幻跟真实交织的禁区,有很多奇怪不同的区域!”

“禁区?”

黎鸣眉头一皱,他好不容易才从殡月城走出来,又进入了一个新的禁地?

“不是那种禁区。”

另外一个蚂蚁男见黎鸣误会,赶紧补充:“它不是蒸汽教堂那种,但对我们来说,一样是非常危险的地方,一般人误入这里,很难逃出去。”

“蒸汽教堂……”

见他们能说出这个名字,黎鸣对他们的说法,就信了一半,起码他们曾经是外界的生物这一点,是基本可以肯定的,除非他们在外来者的口里,获得了这些知识。

“你们是怎么变成这种模样?”

黎鸣又问道。

“不知道,”外表看上去比较大的蚂蚁男,苦涩地说道:“我一觉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跟蚂蚁互换了脑袋,你能想象吗?一觉睡醒,居然看到一个蚂蚁脑袋的家伙,控制着我的身体,而我在它脚边,恐惧地不敢出声。”

另外那个蚂蚁男接着说道:“我也差不多,我算比较幸运的,我有同伴变成蚂蚁之后,不小心被当场踩死了。”

“除了错乱丛林之外,你们还知道迷境森林的其他区域没有?”

黎鸣追问道。

“不清楚了。”他们摇摇头。

“我有一个疑问。”

黎鸣和气地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向我求救?”

年纪大的蚂蚁男,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有、有想过,只是担心你们会把我们当成怪物杀了。”

“那我还有几个问题。”

“你们应该是没遇到过其他人的,对吧?否则,你们应该会提起这些人的遭遇,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如果你们遇到了其他人,就算一开始你们担心,忌讳,时间一长,你们也难免会被现状折磨得发疯。”

“这证明,你们进入这里的时间其实并不漫长,不然你们早就已经陷入疯狂,而我,是你们变成跟蚂蚁互换身体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类。”

黎鸣笑着道:“那么……为什么作为被你们看到的第一个人类,你们……却对我如此畏惧?你们甚至躲起来,提心吊胆,很害怕我会发现你们的存在。”

“你们提到过,你们都是一觉醒来之后跟蚂蚁互换了身体,那……我刚才睡觉的时候……”

黎鸣温和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呢?”

话说到这里,二人的神情再也保持不住,变得异常的惊恐。

“果然啊,你们目睹了一些东西。”

“不然按正常逻辑来说,不应该这样。”

“你们违反了正常的逻辑,那就是你们不正常。”

黎鸣分别用左右手的两根手指,将他们捏着提起来,仔细一看,他们蚂蚁躯体下,隐约有触须就要破开伸出来。

他们的双眼,都染上了一丝红色。

“你们已经距离失控不远了,我想你们临死的时候,也希望起码能保持有一个人类的脑袋,对吧?”

黎鸣淡淡地说道。

他们二人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

“告诉我,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们看到……你的脑袋跟蚂蚁交换了,然后……然后,你的皮肤钻出了很多根触须,把蚂蚁脑袋扭断下来,又然后,然后……你身上又冒出了很多个狼头,还有乌鸦的脑袋,把它分食了……”

“我们不想死,就算失控,也没比现在差多少,我想活下去,哪怕以怪物的样子。”

一个蚂蚁男哀求道:“你也是怪物,一定能体谅我们这种心情的,对吧?”

“求求你了。”

啪叽。

“什么叫我也是怪物,你们怎么总是不明白,我有一颗人类的心,我是人类。”

“而你们,连心都变成了怪物,你们已经不是人了,我不能留下你们这些祸害。”

黎鸣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有点懊悔,“下手快了,雷神不在,我应该拿他们再做一做镜子的。”

“有了镜子,我才能更方便映照出身上的问题,查漏补缺。”

之前他在凌城定做的手帕跟手术刀,早就已经制造好,被送到他手上了。

虽然不是非凡物品,但是质量也不错,各方面都达到了黎鸣的基本要求。

现在他身上,就携带着绝缘的,导电的,耐热的,耐寒的等等多种不同材质的手术刀。

黎鸣携带的手术刀很多,表面上却看不到他有藏匿武器的痕迹,一眼看过去,他就像手无寸铁的文质青年。

“不知道错乱丛林有多大,猩璃跟六迷他们,现在在迷境森林哪个地方。”

“按道理我在游空乌贼的房子里面,是不可能掉落的,是我笔友的力量,让我跟他们分开,这情况看的话……这一片区域可以排除有百战他们在的可能性,至少他们跟我一样被拉入了迷境森林,也不会距离我太近。”

“当然,也可能分散是迷境森林的特性,这概率不大。”

分析出这个结论之后,黎鸣觉得身心都发出轻松的信号。

这熟悉的黑暗氛围,这让人感到愉悦的空气,这久别的猩红颜色……一切的一切,都让黎鸣有一种彷佛回家的错觉。

不需要伪装,不需要掩饰,想杀就杀。

黎鸣的身心,不仅仅变得轻松,甚至隐约在狂欢!

他已经压抑太久,早就需要更多的,放松自己的机会,笔友的到来,让他将这种情绪缓解了许多。

这种压抑,不是常规上的压抑情绪,而是一种更多的,难以言喻,无法用正常逻辑表达的状态。。

在黎鸣心底,偶尔都会反问自己——

“学习他们,合理吗?”

“为什么我需要学习他们,而不是……”

“他们学习我!”

“是谁规定个体要向群体接近,而不是群体向个体靠拢!”

“我……比他们要更加合理!”

书评(421)

我要评论
  • 里,黎&的目光

    想到这里,黎鸣就充满了动力,看女老师的目光都有些把持不住,但是又怕自己的心意被发现,一时间有些焦虑。

  • 了所有&圈,被

    黎鸣目光威严地扫视了所有学生一圈,被他目光扫过的时候,他们纷纷低下头,更卖力地念起课本,声音比刚才高了至少一个档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