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空乌贼驮着的钢铁堡垒,外表就像由数十栋别墅堆积出来组合一在一起的城堡,由坚硬无比的金属结构着最基本上的框架,接着才用其他材料建筑出来,配置方面着一定数量的武器炮台。顺着游空乌贼的身体,黎鸣一行人走入钢铁堡垒里面,每个小队都被平均分配到一片完全的独立的区域,给了他们顺着游空乌贼的身体,黎鸣一行人走进钢铁堡垒里面,每个小队都被分配到一片独立的区域,给了他们足够隐私的空间。。...

游空乌贼驮着的钢铁堡垒,外表就像由数十栋别墅堆积组合在一起的城堡,由坚硬的金属构造着最基本的框架,然后才用其他材料建筑起来,搭载着一定数量的武器炮台。

顺着游空乌贼的身体,黎鸣一行人走进钢铁堡垒里面,每个小队都被分配到一片独立的区域,给了他们足够隐私的空间。

中央的大楼里,百战站在最前面的房间,眺望着远方,在他们都乘坐上来后,受到百战下达的指令,游空乌贼就开始浮上数百米的高空上,向着目的方向前进。

与此同时,它的皮肤开始改变色泽,进行环境伪装,达到隐身的效果,连钢铁堡垒的存在一同遮掩。

它在空中舞动着触手,就如同是在大海中游泳一样,带着众人前行,由于它的体型足够庞大,以致于它的动作虽然偏慢,但实际上对于黎鸣等人来说,移动的速度算得上很快。

“百战,你有没有觉得,乌贼的速度比之前慢了?”知离在他旁边说道。

百战哼了一声,“慢了不好吗?开车都要慢慢开才稳,这狗比东西,一开始来的时候跟疯马一样,颠得我贼他妈难受,现在多好,虽然看起来慢,但比起车子跑起来快不少,也不会颠得人难受。”

“我就说这东西不揍一下不听话,你说它好好的一个乌贼,怎么就染上了喜欢飙车的爱好。”

知离冷淡道:“那是因为你在它还小的时候,教坏它的。”

百战额了一声,一时无语。

“如果你管教不了,下次我可以出手的。”知离说道。

百战挠了挠头,道:“那还是算了吧,把它养那么大,还是有感情的。”

钢铁堡垒的某一个房间,黎鸣躺在舒服的大床上,自语一般地开口。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但我是个很普通的能级一非凡者。”

说完这句话,黎鸣就闭上眼睛休息了。

钢铁堡垒除了他们之外,是有其他工作人员,负责平时的保养工作,以及给他们提供日常服务的,包括起居饮食的照料上,就算有能力者有伤势要处理,同样能在堡垒里找到相应的医疗人才。

几分钟过去,黎鸣很快睁开双眼。

在他的视野中,新的猩红文字,由火焰燃烧的形式出现。

【我喜欢拥抱蔚蓝色的天空,我喜欢飞翔,喜欢自由地遨游。

在我尚未……】

文字出现到这里,忽然全部湮灭不见,换上新的,如涂抹的鲜血一样的字体。

【我曾跨过许多的山和海,见过高峰与深渊的无量。

我喜欢在一次次的探险中,发掘未知,我享受在黑暗的边缘中,徘徊跟试探。

那时候的我天真无知,错把鲁莽认作勇敢。

在一次冒险中,我与我的伙伴们,在灰白色的树林里迷失,我们被困住了,这该死的迷境森林,我们小瞧了它。

我们的食物跟水源几乎告罄,没办法,我们只能强忍着厌恶跟恐惧,对那些蕴含着大量疯狂因子的植物下手。

那是一般人只要吃上一口,就会有极大概率异变成怪物的浓度!

但没有办法,我们必须活下去,哪怕是变成疯子!

活着的怪物,也比死去的尸体要好,我不想死。

最终,那一天,我一个人,以人的身份活了下来。】

【然而,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我的同伴都已经死了,那我一个人,要去哪里找干净一点的食物呢?

毕竟我没有同伴可以为我奉献了。

迷境森林,虚幻与真实倒置,很多时候,我分不清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虚假的东西。

所以……这真的不怪我,我是被森林的力量蒙蔽的双眼,我会带着你们的意志活下去,所以我不能死,我要走出这里,我的同伴们把一切都托付给了我的。

可是,迷境森林,真的太大了……】

【是十三号实验室的力量?上天果然在眷顾我!哈哈哈!】

【环境寄送——迷境森林!】

【噩梦坐标——梦境链接!】

【让你见识一下,我在梦岛中获取的力量!】

【以虚幻梦境作为通道,给我进去那个森林里吧!】

黎鸣猛然转过头,透过窗外看到,在游空乌贼前方,骤然出现一片如海市辰楼一样的幻象,那是一座黑暗的森林,从外看去那里的景象如被风吹过的水面一样荡漾、扭曲。

那片幻境迅速将游空乌贼的众人吞噬,然后,他们在快速被迫在一条无形的通道中快速移动,本来是海市辰楼一样的幻象,在他们眼前变得越来越真实。

时间在这过程中失去概念一样,不知道过去多久,虚幻与真实的界限被打破!

某个荒野外,正在行走的,穿着白色研究服的男子眉头一皱。

“多此一举。算了,反正没差别,有其他力量作为掩饰,对我来说更加有利。”

等黑暗散去,黎鸣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其他人都迷路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他环顾四周,周围的光线十分阴暗,伸手几乎不可见,这座树林中,枯树跟枝叶正茂的树木交错,有的生得奇形怪状,有的则样子很正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黎鸣有看到,其中一棵树上长着的果实,有点像……人的脑袋。

而他脚下都是凋零飘落的叶子,铺满厚厚的一层,旁边的草丛里,不时传来稀碎的动静。

“小……点,不要被……,被看到的话……,我们……这里……不……动。”

“什么人在说话?”

黎鸣耳朵一动,隐约有声音,从他旁边传来。

他几步走过去拨开草丛,目光一凝。

两个长着人脑袋的蚂蚁,在惊恐地看着他。

“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们两人假装听不懂黎鸣的语言,显然不知道,黎鸣刚才能听到他们细微的低语。

“三秒不回答,就死。”

不需要等待,黎鸣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瞬间,他们就争先恐后地张开嘴巴。

“这里是错乱丛林!”

“我们是误入这里的冒险者,不要杀我!”

“也不要杀我!”

书评(429)

我要评论
  • 爱自己&,以及

    不去想了,不去想了,现在就挺好,有敬爱自己,乖巧的学生,还有心仪,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女同事,以及,以及,以及什么来着?

  • 又模糊&在脑海

    如黑白电视机画面骤然清晰又模糊,无声的电流在脑海在如潮水般冲击。

  • 无人,&透黑暗

    打开房门,里面的屋子空寂无人,一眼看过去,没能看透黑暗的尽头在哪里。

  • 来,一&了些微

    黎鸣收起心思,认真讨好起女老师来,一时间妙语连生,逗得她娇笑连连,看黎鸣的目光都产生了些微的改变。

  • 纷低下&本,声

    黎鸣目光威严地扫视了所有学生一圈,被他目光扫过的时候,他们纷纷低下头,更卖力地念起课本,声音比刚才高了至少一个档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