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地过去的,黎鸣身上的老虎脑袋,突然间张开嘴巴血盆大口,把旁边的鼠头咬下,在嘴里嚼烂吐回去,狼口与此同时,也在把兔子的腿疯狂撕咬成一块块,章鱼的触须,则在卷住其他动物的耳朵、鼻孔,一个个拔出,再用力勒碎成肉渣。没多久,黎鸣这伤口缝合而成般的身体没多久,黎鸣这缝合而成般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他身边形成了一个血泊,而到处是血腥的肉碎。。...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黎鸣身上的老虎脑袋,忽然张开血盆大口,把旁边的鼠头咬下,在嘴里嚼烂吐出去,狼口与此同时,也在把兔子的腿撕咬成一块块,章鱼的触须,则在卷住其他动物的耳朵、鼻孔,一个个拔出来,再用力勒碎成肉渣。

没多久,黎鸣这缝合而成般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他身边形成了一个血泊,而到处是血腥的肉碎。

他在进行这些操作的时候,不是没有任何的痛楚,他能跟常人一样,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咬掉,皮肤被剥离,血肉被嚼烂。

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吭过一声。

在他将自己的身体四分五裂之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血肉彷佛被一个无形的漩涡吸引,以黎鸣残留的破烂肉体为中心,全部被吸附过去。

那些碎成一点点,一块块的血肉,在他的身上不断扭动,结合,破裂的血管在自动缝合,神经跟神经之间再次连接。

心,肝,脾,肺,肾。

颅骨,下颔,肋骨,骨盆,四肢关节……

五官,皮肤,指甲,毛发……

一个全新的黎鸣组成。

“真是触目惊心的力量,这就是化身女巫吗?仅仅是历史的投影,就能将一个非凡者打入地狱,若非我的能力刚好克制她,我这一辈子恐怕都完蛋了,只能沦落为一个人见人杀,面目丑陋的怪物。”

就在黎鸣完成重组之后,他感觉到,体内的某种力量,再一次出现了只有他能感觉到的异动。

那是……能力界限七。

再有两次,他的能力界限七,就会初步解锁激活!

“是什么原因?信使的位格我还没收到,这可以排除,上一次界限七有异动的时候,是我的意识被转移到人偶身上。”

“界限七的解锁,我就有猜测过肯定跟‘七’这个数字有关,但是之前我就试过很多种方法,无论是杀死七只荒野生物甚至可以称为非凡生物的存在,都没有这样的效果。”

“化身巫女,以及人偶店的老板,都是用了某种十分高级、诡异的力量,作用在我身上,这是两者的共同点……”

“还需要两次才能激活,算上前两次,才仅仅是‘四’,难道我原本的猜测是错的?不是需要跟‘七’有关的数字才能解锁界限七?”

“如果没分析错……”黎鸣若有所思道:“那么从在自殡月城出来后,接触过的高端力量,还有白凤山,可以加快人体变强的辐射影响。”

“这最多是五……”黎鸣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还有一个地方有关的,更加不可忽视的力量,被他忽略了。

殡月城,以及……104路巴士!

“七……”

“原来,这就是界限七解锁的条件吗。”

被七种不同的高端力量刺激己身,建立在这个基础下,界限七才会被激活。

“那柳青影是怎么觉醒界限七的?难道仅仅是因为,我的能力是后天莫名其妙得到,所以才有这样的限制?那老虎八跟狼九的能力,为什么没有?是界限七的等级比它们都高,所以激活条件苛刻?”

“如果……柳青影觉醒界限七的条件跟我一样的话,那她身上肯定有非常重大的秘密。”

无论是人偶店老板还是化身女巫,都是非常高位阶的非凡者,这一点黎鸣很轻易就判断出来,以他对柳青影的估计……以她能级三的等级,接触到上述两者之一,都只有一个下场。

“是啊,以柳青影能级三的实力,更别提碰上禁区的力量了。”

黎鸣自语道,越是在外界待得久,他就越清楚禁区两个字的含义,所以对当初能走出殡月城的事情,就更加费解。

就在黎鸣思考间,猩红文字再次以火焰的形式被勾勒出来。

【化身女巫的滋味,是不是很棒?

恭喜你,我亲爱的笔友,你在非凡的道路上,又迈出了新台阶,我们每个非凡者迟早都要面临失控,而你,只是比他们优先了一步!

你比他们要更加伟大!

而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变成非人的模样而已,对吧?

这可是我为你精心准备的礼物啊,你以为我对你展开的猎杀,会是想尽办法第一时间杀死你吗?

你错了,你错了,哈哈哈哈!

我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放过你!

中了化身的诅咒,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是什么感受?

我多想当面听你倾诉此刻的想法,让我来猜猜……

你现在有没有长出十个不一样的脑袋?有几个不同物种的身体部位?有没有三十个,四十个?

你是几条腿走路?不,等等,你现在该不会连走路都做不到了吧?习惯两条腿行走的你,多了那么多条腿,一定要好好练习!

不然……你不跑快点,怎么躲得过那些非凡者们的追杀呢,对吧?

哈哈哈哈哈!

我要你以怪物的模样煎熬着,挣扎着,看着你昔日珍惜的同伴们,变成可恨的猎人来猎杀你!

难道你还会幻想,他们会认一个怪物做伙伴们?天真,幼稚!

你现在就是一个怪物!彻彻底底的怪物!

乖,我们还有四次机会,我会慢慢珍惜后面这四次,我们之间宝贵的游戏。

从肉体上!从心灵上!我要你彻彻底底的崩溃,疯狂!

我要你与我此刻悲喜共鸣!

我要你与我此刻感同身受!

我!要!一!点!点!地!把!你!打!入!噩!梦!的深!渊!

这,仅仅是开始!

作为一只怪物,在人类的世界里可怜地求生吧。

我衷心地为你祈祷,祈祷你能在下一次猎杀到来之前,不会被当做异端杀死!】

【你在噩梦信使的猎杀中存活,你赢得了五分之一的‘信使’位格碎片。】

【噩梦信使对你的特殊猎杀,还剩四次。】

【庄园,将继续见证这一次盛宴。】

一个描绘着奇异符号的轮盘,咔擦地一声碎裂出一小块,从虚空之中飞入到了他的体内。

这其实是一个错觉,是某种神秘力量在告诉他,这一次他赢得了五分之一的赌注。

在凑齐五份碎片之前,黎鸣并不能获取信使的任何力量,相反,在正常情况下,在对方的一次次猎杀中,他就算不死,也会不断变得更虚弱跟狰狞。

噩梦信使,打算从各方面,各种意义上,让他的理智崩溃。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没开灯&柔软里

    黎鸣躺在沙发上,也没开灯,让自己的身体深深陷入进去这片柔软里面。

  • &脑袋炸

    脑袋炸开,路人顿时倒在地上,流出黑色的血液,除此之外,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 路上有&有人在

    路上有唢呐的声音响起,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有人在嫁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