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这些文字信息会出现后,黎鸣所在的房间,突然间升起来一片片白雾,本来亮着的灯光明灭没准,光线被从边角处迅速蔓延的幽暗渐渐被吞噬。在黎鸣的耳边,传来一阵阵野兽沙哑的吼叫,好像从远方传来,也有像是在脚边响了的尖利虫鸣。【这是我回到化身森林的第三天,幽暗阴在黎鸣的耳边,传来一阵阵野兽低沉的嘶吼,似乎从远方传来,也有像是在脚边响起的尖锐虫鸣。。...

等这些文字信息出现之后,黎鸣所在的房间,忽然升起一片片白雾,原本亮着的灯光明灭不定,光线被从边角处蔓延的黑暗逐渐吞噬。

在黎鸣的耳边,传来一阵阵野兽低沉的嘶吼,似乎从远方传来,也有像是在脚边响起的尖锐虫鸣。

【这是我来到化身森林的第一天,黑暗阴森的气氛,激活了我的冒险因子,我没有退缩,反而变得兴奋起来。

只有足够的刺激,才能让我感觉到,生活不是只有枯燥跟无味。

这是活着的感觉。

原本,我是这样以为的。

但是我发现,随着时间推移,这座森林……跟我以往探险过的,都不太一样。

不是它哪里不像是一座森林,或者别的,我无法形容,难以表达出我内心的感受。

我只知道……我感觉得出来,它就连空气,都有一种古怪的别扭。

看到的景物,嗅到的气味,明明没有任何的异样,我的理智却在不断的失去。

恐慌在我内心不断弥漫,它就像一个流氓,在无情残暴地撕开我的外壳,企图把我最脆弱的部分暴露出来。

我的心脏,在慢慢窒息……】

猩红的火焰文字,在黎鸣的视野中不断浮现,在看到刚才那一段话后,黎鸣能感觉到,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握住他的心脏,让他难以呼吸。

很快……黎鸣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他的呼吸失去,身体变得冰冷。

【只要你踏进这里,它就能无形之中,慢慢夺取你的生命,就像死神的诅咒。】

【这一切都使我惊恐,如果不想出办法,我不用多久,就会死在这里.】

【这座森林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可怕吗?”

没有了心跳跟呼吸的黎鸣,有点不知道怎么评价,想了想,又自语道:“确实很可怕。”

【……】

【第三天,在避开过一次又一次的危险之后,我早就失去了继续探索的勇气,我只想尽快逃离这里,该死,这座森林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发现,我找不到我进入森林的道路了,有非凡力量在作祟,这座森林想把我困死在这里,它企图把我同化成它身体的一部分!

不!

我是不会放弃的,我是天选之子,是要注定登上这个世界巅峰的宠儿。

命运都不能让我屈服!

……我认栽了,我遇到了化身女巫,她是跟森林有契约的邪恶,某方面代表着森林的意志,在她的注目下,我根本无法逃离这里,这难道都是命中注定的灾厄吗?

我成了她新的试验品,她说要好好疼惜我,因为这座森林,好久没遇到像我这么勇敢的人闯进来……】

在猩红文字出现到这里的时候,在黎鸣面前,一个穿着戴着巫女帽的女子在白雾中走了出来,她的巫女制服上,黑与紫色花纹交错出许多神秘图案,在及腰的位置开叉,一走一步间,都可以看见短暂露出的白皙。

她左眼戴着一个复古的单边眼镜,嘴唇左侧有一点美人痣,饶有兴致地打量周围的环境,最后目光落在黎鸣身上。

“噩梦信使居然会召唤我历史的一角意识投影,这真是稀奇的事情,他本人为什么不亲自过来呢?”

化身女巫上下打量着黎鸣,“能级一的实力,接近迁跃的水准,能够逼噩梦那家伙如此狼狈,你身上肯定隐藏着重大的秘密。”

“如果你把你的秘密告诉姐姐,姐姐就放过你,怎么样?”

化身女巫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娇艳的红唇,点在美人痣上的位置又慢慢把舌头勾回去。

见黎鸣不说话,化身女巫似乎想到什么,笑吟吟道:“姐姐掌握着‘化身’的权柄,无论是历史的投影,还是过去的记忆,只要是与我有关,我都可以本体降临。”

“噩梦的‘剧本’,并不能束缚我。”

黎鸣于是开口道:“如果你放过我,那我可以把事情全部告诉你。”

“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被盯上,有一天我的身旁就出现了神秘的信件,在看过信后,就开始有跟信里有关的故事发生在我身上。”

“我真的很害怕,面对这样的力量,我根本无能反抗,我能生存到现在,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且我通过观察发现,给我寄信的人,最近的状态好像不太好,他似乎遭受了什么重创,根据信息的内容,我怀疑他可能遭遇了某个非常强大的禁忌物。”

化身女巫笑容冷却下来,“你是告诉我,噩梦跟持有强大禁忌物的人发生争夺,这是在暗示,他们两虎相斗,我可以做一回渔翁,去收获一个禁忌物。”

“现在的年轻人,都像你这么狡猾了吗?面对我,居然还能维持着相当水准的演技。”

“而且……”

化身女巫目光冰冷,“我在你的眼神破绽里,读到了一个信息……你觉得我很美味,想吃掉我?”

“这个吃掉,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吃掉,而不是想跟我上床,听我在你身下的喘息求饶。”

“我见过不少迷恋我美色的人,更多的,是听过我名声恐惧我的人类。”

“而你的目光,却像是贪婪的凶兽,你没有失控的迹象,我看得出来,你保持着一定的理智,但这种理智,某种程度上比‘疯狂’更疯狂。”

黎鸣微微垂下脑袋,沉默少许后,再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化身女巫。

“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漂亮,很符合我的审美。”

“如果是在和平年代,我一定会对你展开狂热的追求,能娶上你这样的媳妇,是我们所有男人的梦想。”

化身女巫先是没有回话,过了几秒钟,她又略带兴致地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如果你能在噩梦的手上活下来,我倒是挺期待跟你见面,现在……”

“不要怪姐姐心狠手辣,我没想到噩梦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我的‘权柄’被限制了,以我的历史投影,无法摆脱故事的轨迹。”

化身女巫对着黎鸣一点,一道灰色的光线射入到他的体内。

“这是他设定的剧本,我必须给你施加一道轮回的诅咒。”

在做完这件事之后,化身女巫以及其他的环境变化,逐渐地变大淡薄,很快消失不见。

下一刻,黎鸣身上爆发出化身女巫的诅咒,他的肉身在不断扭曲变化,骨肉在鼓动抽搐。

没几秒的时间,他变成了一只黑狼,然后又几秒过去,他成为了一只老虎。

鳄鱼,白马,鹰隼,巨大老鼠,飞虫……

他的身体在来回变成不同的物种,持续了数十次后,黎鸣的躯体定格在一只,彷佛由无数动物不同部分缝合而成的怪物。

老虎的尾巴,狼的脑袋,鱼跟猫结合的身体,章鱼的触须,蛇的眼睛,兔子的右腿,老鼠的毛发,穿山甲的皮肤……

这,就是噩梦信使给化身女巫,设定好的诅咒。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骨扬灰&没办法

    好像没错啊,那学生的脑袋只是被砍下来而已,又没挫骨扬灰,跟我小时候的遭遇,完全没办法相比。

  • 们也仅&异了一

    对面的人衣着普通,看到他们也仅仅是诧异了一下,“早上好。”

  • 力,看&一时间

    想到这里,黎鸣就充满了动力,看女老师的目光都有些把持不住,但是又怕自己的心意被发现,一时间有些焦虑。

  • 课后处&刚才的

    “记得课后处理一下,下次下手注意点,刚才的血把周围同学的课本都弄脏了,影响学习。”

  • 声音响&回过头

    路上有唢呐的声音响起,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有人在嫁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