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笔友,总是会能给我出乎意料的惊喜啊。”黎鸣感慨一句,接着轻轻一笑。他莫名的感觉会觉得,他笔友说得那些话,出乎意料的……啊可爱的。三天后,联邦再度会出现一条引起轰动的新闻。我们的文明教会派遣两名真理术士,与三名七色骑士,将自然而然神教三处分部彻底毁灭,击杀了两名紫衣主教,和若干他莫名觉得,他笔友说得那些话,意外的……真是可爱。。...

“我的笔友,总是能给我惊喜啊。”黎鸣感叹一句,然后微微一笑。

他莫名觉得,他笔友说得那些话,意外的……真是可爱。

三天后,联邦再次出现一条轰动的新闻。

文明教会派出两名真理术士,与三名七色骑士,将自然神教三处分部毁灭,击杀了两名紫衣主教,以及若干高级传教士!

图片上,附带着无数流星从天坠落的画面,下方是爆炸跟火焰、焦黑的大地与遍地的坑洞,数百上千的房屋化成碎片,依稀看到一两具人形的黑炭,部分区域的泥土,甚至变成了岩浆一样。

黎鸣所在的神眷协会群,再次炸开了。

光影协奏曲:疯了,文明教会跟自然神教杀疯了。

两名真理术士,至少是能级四以上的高手,不,可能是能级四的巅峰,甚至能级五!

赤色火焰:文明教会,好久没出动这种力量了,他们是铁了心要跟自然神教硬碰硬?

现在不应该是忙着调查信件才对吗?

天色不晚:应该是罗顾问的手笔吧。

爱吃咸豆腐脑:罗顾问?你是说文明教会的罗中书?

黎明:萌新不懂,求问罗中书是什么人?

光影协奏曲:他虽然说是顾问,实际上是后来才隐退到二线的大人物。

怎么说呢,创立教会的人不是他,但教会能发展壮大到那个程度,罗顾问占了最大的功劳,是他创造的术士体系,将教会提升到了一个极致的高度。

黎明:术士体系?你是说像小说游戏那样的法师?

我有一根鹅毛笔:是的,就是法师的一种称呼。

黎明:在新时代,也有魔力跟灵气吗?

光影协奏曲:新时代,确实是没有魔力跟灵气,但这不是比旧时代,多了一种东西?

黎明:你是说……疯狂因子?

天色不晚:没错。

罗顾问创造的术士体系,就是以疯狂因子当做灵气、魔力,以此来实现传说中魔法师的施法!

“这都行?”

这个情报超出了他意料。

“那些真理术士,平时修炼,岂不是要在体内储存疯狂因子?越强大的术士,就有越多的疯狂因子!他们活生生的就是一个移动的疯狂储存罐,他们体内流的都不是血,而是疯狂因子吧。”

“罗中书这个人果然可怕又没有理智,他那样的疯子,我得想个办法跟他撇清关系。”

“不然一旦暴露,别人知道我跟他一起混,那我也很容易被误会是一个疯子,那真的没法活了。”

之前黎鸣就猜测,文明教会肯定有着最适合进化者的晋级途径,结果是猜对了,却没想到罗中书会那么离谱。

估计这就是联邦就算弄到术士的修炼方式,也不会选择公开推广的原因。

这是一个敬畏疯狂、抵御疯狂的时代,文明教会适应疯狂的理念,本身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一种不可理解的疯狂。

应该说,正常人都不会认同这种理念,所以黎鸣也不会赞成罗中书的想法。

对于帮黎鸣申请调入上级城市的事情,黑狗过了几天给了答复。

本来是没什么特别的,但是黑狗说,情况有所变化,有两个方案可供黎鸣选择。

首先,按照原先的计划,直接调入到二级城,对于这个选项,黑狗建议黎鸣前往幂山城,因为一来比较近,二来双方有过多次合作基础,在白凤山的事件之前,凌城跟幂山城就有来往。

第二个新选项,就是黎鸣……如果志愿加入联邦近期准备开展的,荒野清理行动的话,等行动结束,可以获得破例加入三级城的机会。

这个机会,不是普通的进入,而是会给予正式居民身份,以及三级城认证非凡者的待遇。

否则,就算黎鸣在凌城,早就可以离开进去三级城,只是以一个外城人的个人身份,进去的话会很艰难,比起从官方途径的调入各方面的待遇要差很多。

所以很多人都会从低级城市一步步往上走,是最合适大众包括普通人以及非凡者的选择。

这种制度,是因为大城市的居住人口有上限,若是没有严格的条例,出于各种考虑,比如最常见的安全以及资源方面,会有数不尽的低级城市居民涌入到高级城市。

能以低级城的个人身份,不以官方途径进城,也仅仅是非凡者拥有的特权,普通人不会有这个机会,最多就是因为出差办事,或者其他原因给予暂住。

黑狗给出的两个选项,黎鸣基本不用犹豫就选了第二个。

尽管黑狗告诫他,越是丰厚报酬的行动,危险性就越高,但黎鸣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三级城……没意外的话,根据他对城市分级的了解,柳青影所在的,要么就是三级城,要么就是四级。

他一旦有机会前往三级城市,那么距离他见到柳青影,确认他们状态的时机,就更接近一步,若不是如此,他无须选择接受罗中书的投资,默默在凌城蛰伏发展。

弄清楚柳青影他们的现状,那么104路巴士的某些真相,就可以分析清楚,对于黎鸣解开关于殡月城以及自己身上的谜团,有不小帮助。

见黎鸣有着死的觉悟,黑狗也不好继续劝阻,只是很婆婆妈妈地叮嘱他各种小心,荒野里有什么要注意的,并且给他私人赞助了三十多条老山参……

事实上,甲禾等一批人,是不愿意黎鸣离开的,其中也有部分打算来劝说,有的,则认为黎鸣迟早会混不下去回到凌城。

黑狗跟他们的立场对立,闹到顾闻那里,作为最高负责人,他对此没有发表太多意见,只是表示不会去过度干预。

这样,黎鸣的态度就成为了决定事情最终走向的因素了。

一周内,黎鸣被十多个人打电话,甚至找上门,无不是许高价待遇,劝说他留下在凌城,并且给他灌输高等城市对低级非凡者有多不友好的思想,其中一些人,还以各种例子举例他去参加清理行动的危险性。

全部都被黎鸣委婉拒绝了。

“前方的路可能布满荆棘,可能是悬崖深渊,我此次一去说不定万劫不复,但是我不后悔,我认为总需要有一些人,在黑暗的时候鲁莽地去追逐光明,而我,想成为这样的人,如果我失败了,也希望后来的人,能踩在我的尸体上,更接近一点天空。”

黎鸣是如此说的。

这一段话,打动了不少人。

如果是口说无凭,空有辞藻,他们是嗤之一笑的,然而黎鸣,却是真的已经做好了,去危险荒野清理怪物的心理准备。

那是一种很崇高的觉悟,其中或许有他个人的私心,但就结果而言,他是在为人类在做贡献,是一名当之无愧的战士。

最主要的是,他既往的表现,无论是阻止了火怨骷髅的污染,还是在白凤山拯救了数十名非凡者,都让那些人对黎鸣充满敬意。

也有些人对此无动于衷,不过是少数。

时间又过了几天,黑狗找上黎鸣吃饭,两人桌上摆了几瓶白酒,黑狗显然喝得有些上头了。

“五杀,去了荒野,你一定要小心,就算是队友,在生死关头,都不一定靠谱的。”

“故事是由活下来的人编写的,别人明明害了你,靠你活了下来,却能说是你自愿牺牲,甚至是污蔑栽赃你。”

“所以……一定要活下来啊,一定要,雷神那家伙虽然胆小,但他终究还活着,比一些有胆子的畜生好不知道多少,一些非凡者,可以不把人当人看的。”

黑狗又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瓶,舒了一口气才继续开口。

“我们凌城,在顾主任的治理下,风气算是好的了,附近的城里,有谁敢说比我们这氛围更好?也你看到了,在白凤山的时候,还是出了代木那个混蛋。”

“你这个人啊,就是太过为人着想了,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你是退缩的,我看得出来,但是赵芳晴的火怨骷髅也好,白凤山时,白京昆要对我们下手的时候也好,你都站出来了。”

“五杀,你听好了,你这样的人一定不能就那么轻易死了,知道吗?”

黑狗目光灼灼地看着黎鸣,“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学一学雷神,没有会指责你是个懦夫,就算有,那你就让他们未来都称赞你是英雄。”

黎鸣认真地点点头,郑重承诺道:“我会尽力活下去的。”

黑狗终究喝得不省人事,是黎鸣把他扛回去的,黑狗的家比他住的好很多,是富人区,家里面装修很精致。

黎鸣知道,黑狗并没有真的醉,只是希望有个借口,让黎鸣能送他一程。

在他把黑狗送回去,回到了自己家之后……

熟悉的猩红文字,再次由燃烧的火焰勾勒出来。

【噩梦信使,对你展开第一次特殊的‘狩猎’。】

【若是失败,即付出灵魂的代价,成功即可获得五分之一‘信使’的位格碎片。】

【狩猎时间,开始。】

【我有过年轻不懂事的岁月,那时候的我,就像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对世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

天空之上的星辰是否真实?大地之下,会不会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虚幻与真实倒置的迷境森林,奇种横行的白垩之境,怪异不可理解的呓语之都,盛产恐怖的惊悚工厂……

这一切的未知,真的是让人向往啊。

他们说,这些都是危险的区域,埋葬着许多的先辈,我嗤之以鼻。

我是我们村子里最有天赋的天才,少年的时候,我就拥有了镇子里最强的实力。

危险只会使我更加强大,在我的才华面前,困难最终都会化作垫脚石。

我很早就开启了我的旅程,踏足外面的世界。

那些山河锦绣与路上的精彩,是那些一辈子,只会退缩在村子里的懦夫所想不到的。

我逐渐地变得不满足,我认为,我有资格去窥探更多的风景,我有能力,我要去进行更刺激的冒险!

我去聆听古老的传闻,我去追寻传说的轨迹,终于有一天,我有幸地打听到了,关于化身森林的消息……

在那里,我开启了一段漫长的噩梦,我……差点永远地沉沦在那里。】

【我要看看,你到底有何凭依,来抵抗一尊伟大信使的愤怒!】

【期待着品尝你灵魂的滋味,我最爱的笔友。】

书评(167)

我要评论
  • 色跟墨&,很瘦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天边的橘黄色跟墨黑交染,街灯撒在马路上,将来往行人的影子拉得又瘦、又长,很瘦,很长。

  • &举止?

    同时,她在脑海中快速分析,暴露的原因,衣着?外貌?气质?行为举止?

  • 醒你一&,但我

    “老虎八,我得先提醒你一句,我知道你有句话很想说,但我手里的沙漠之鹰,诚挚地请你在乌鸦嘴之前,先管住嘴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