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我没交待过,让你栽赃陷害自然神教吧?”罗中书波澜不惊地地说。“我给你安排好了的任务,仅有四个:借助你画师的力量,时间记录远门的能力。”“第二,制止白京昆的骑士仪式。”“第三,尽量避免仔细观察进化成论目前仍然的状态,有机会也可以试着抢走,但我特别强调过,这种机会会出现概率“我给你安排了的任务,只有四个:利用你画师的力量,记录远门的能力。”。...

“我记得没交代过,让你栽赃自然神教吧?”罗中书平静地说道。

“我给你安排了的任务,只有四个:利用你画师的力量,记录远门的能力。”

“第二,阻止白京昆的骑士仪式。”

“第三,尽量观察进化论目前的状态,有机会可以试着抢夺,但我强调过,这种机会出现概率很渺茫。”

“第四,将潘多拉魔盒从顾闻手中交易过来。”

“在我的计划中,只要你记录了远门的能力,既可以伪装成他的外表,方便行动,也可以借助他的力量对进化论追踪,得到你画师位格的加持,自然神教的人,除非那几位,不然都无法摆脱你的锁定。”

“而破坏白京昆的仪式,是最能制造破绽的机会,趁着骑士仪式的失败,你就可以迅速追踪到进化论所在的位置。”

“同时,你的分身,能借助他们利用进化论以及心灵炸弹,制造的混乱与顾闻谈判交易,在我的推演中,一切进展都会顺利。”

“你没必要想做得更好。”

“进化论,我本来能拿到手里的。”

慕白白咬牙切齿,“那老头不讲武德,我大意了,没想到他居然会不惜代价强行爆发禁忌物的力量,我就是不服气,不甘心啊,我就是想恶心一下他们怎么了。”

罗中书拿起放在桌上的小盒子,在手里把玩。

“你选的时机不对,而且你那不仅仅是恶心的问题,你冒充进化主教说的话,做的事,都过界了,无论是潘多拉魔盒还是神话位阶,都会严重刺激到所有人的神经。”

“不仅仅是联邦,其他跟自然神教敌对的势力,甚至与他们没交集的,都很难会放过他们。”

“那样的行为,挑衅的是全世界的权力巅峰。”

“不过,你任务完成得确实不错,将潘多拉魔盒带回来,记录远门的力量,骑士仪式的阻止,以及进化论的状态确认,这些都是非常关键的环节,对我以后的布局,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冒充进化主教的事,也歪打正着,起码让顾闻那边的风头小了很多,否则单靠联邦的禁令,阻止不了那么野心家。”

罗中书停顿少许,赞叹道:“你成长了。”

慕白白生气地哼了一声,“什么歪打正着,什么成长了,我还小是嘛!老罗你这混蛋,还好意思损我,让你损我,这不都是你让我去做的,我帮你的忙,你还损我!”

罗中书示意让慕白白坐下,不要再站着,“好好好,是我的不对,我道歉,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不是歪打正着,是早有先见。”

“哼!老忽悠,少给我嘴巴抹蜜,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丰收那老头子,仗着人多偷袭我,我TM他有本事跟我单挑啊,我慕白白虚他,我就改名叫黑黑!”

“老罗,就一句话,你帮不帮我报仇!”慕白白气呼呼道。

罗中书淡淡道:三年之内,丰收大主教必死。”

“这,三年?”慕白白闻言愣了下,又放低声音试着说道:“时间会不会太短,丰收主教他,唔,虽然比我差不少火候,但本事不小的,三年杀他,难道……老罗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

“……”

罗中书给自己倒满茶杯,慢慢喝完之后,才放下来,再次说道:“你见过他了,感觉如何?”

“还可以吧,就是能力似乎潜力不太够,可能会止步在二次迁跃。”说起黎鸣,慕白白语气有些遗憾,“我还蛮喜欢那家伙的。”

“只要长得帅的,你都喜欢。”罗中书调侃了她一句,见慕白白气鼓鼓的样子,他又连忙安慰几句。

“对了,他进行迁跃没有?”

“没吧,还在能级一,怎么了吗?”慕白白问道。

罗中书眼睛稍微眯了一点,不动声色道:“没什么,就是想关心下,我刚投资的对象近况。”

“切,老阴比都这样,神神秘秘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糊弄。”

慕白白低声嘀咕道。

又扯了几句,得到罗中书再三保证,三年内会拿下丰收主教脑袋,并表示会对她有足够补偿后,慕白白才满意地离开。

她被围攻后虽然受伤不轻,但其实没联邦报道得那么重。

等慕白白离开之后,罗中书看着手里把玩的潘多拉魔盒,轻声自语:“你是潘多拉的魔盒,传言之中,能实现神明的奇迹,魔鬼的诅咒,那如果我许下一个,让你永远消失的愿望,你会不会响应这份期待?”

他默默注视了半分钟,终究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过了一会儿,他将盒子放下,站起身面对着外面,双手背叠,目光似乎在眺望远方的风景,又想在聚焦更远处的不知名事物,像在自语,又像在对空气开口。

“慕白白就像我的妹妹,女儿,她很多时候会调皮,任性,又很单纯天真,但更多的时候,她都很听话,是个很乖巧的女孩。”

“最近她也真的长大了,知道想替我老人家,多分一点担子。”

“所以就算她再怎么犯错,犯的错误在世人看来,有多么不可饶恕……那她也归我罗中书管,要教育慕白白,他区区一个陈步星也配?就算是他们的教皇,都不敢!”

“我没想到会漏算这一点,连教皇都知道不能做的事情,他一个小主教,看来是晋升得太年轻了,人心难测,看来我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棋手。”

“我不完美,就需要继续学习、提升,而他很年轻,这意味着他不懂事,缺乏教育,他自有人会去管教,但现在……不代表我不会先收下一点利息,我不会理会,他行为的背后是否有什么阴谋诡计,如果有人利用我,那以后我也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现在……派教会两名真理术士过去自然神教那边一趟,并且转达七色骑士的孽徒,告诉他打着我们教会的名头那么久,是时候给一点挂名费了,哦对,不仅仅是挂名费,也算是我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的报酬,否则等白京昆成长起来,那后果不是他能承担的。”

“还有,真理术士的人选,必须要掌握‘流星天坠’术式,准备拟定一篇公告,就说……文明教会试验新术法,对于不小心炸毁自然神教的重要分部之事,表示最大的歉意。”

“恳请贵教,派遣一位大主教级别以上的人物来我教会,我罗中书亲自为他斟茶道歉。”

罗中书交代完之后,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微不可察地出现不自然的流动。

就在罗中书在交代手下人的时候,黎鸣这边也忽然出现了新的情况。

一行行由火焰燃烧,勾勒出的猩红文字,出现在他视野中。

【噩梦信使,以他的命运作为赌注,与你开启了一场特殊的狩猎。】

【他将会对你展开五次特殊的追杀,你一旦死亡,即会付出灵魂的代价。】

【若是逃脱,则每次都可获得他五分之一的位格碎片。】

【凑齐五份碎片,你将会继承他的位格,成为新的‘信使’。】

【午夜会向你发出邀请,赋予你举办宴会的权利。】

【这是一场凌驾于生命之上的狂欢!】

【庄园,于此见证这一次盛宴。】

最后,还附上了一句,他笔友失控之前的一段话。

【禁地的力量,不可能被人为掌握,即使你是十三号实验室的人,没有人能达到抵御禁地的位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利用了漏洞,我承认我栽了,但我不会就此认输,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把你一起拖进去,跟我共同目睹!】

【我亲爱的笔友!我期待你跟我在禁区的地狱里作伴!】

【来吧!我们一起挣扎,一起绝望!哈哈哈哈哈!】

【为了友谊!】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着过路&影,骤

    但是,过了几秒之后,她回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过路人的背影,骤然开口,迅速说完一句话。

  • 这是一&市。”

    路人转过身来,愣了下,下意识回答,“没有,这是一座很正常的城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