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想了想,“我回家去跟同事们说一下吧,我尊重……他们的意见。”“这的确,是我一时疏忽了。”黑狗回道。黎鸣迅速将这件事情,在公司的群里说了一下,所有人则表示表示祝贺的同时,都在需要考虑黎鸣的问题。究竟要切记集体整体搬迁到更高一级的城市发展?这是个很值得去思考的问题。黎“这确实,是我疏忽了。”黑狗回道。。...

黎鸣想了想,“我回去跟同事们说一下吧,我尊重他们的意见。”

“这确实,是我疏忽了。”黑狗回道。

黎鸣很快将这件事情,在公司的群里说了一下,所有人表示祝贺的同时,都在考虑黎鸣的问题。

到底要不要集体搬迁到更高一级的城市发展?

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黎鸣没急着跟他们要答案,只是以老板代言人的名义,给了他们一段思考的时间。

自从他将回信寄出后,就一周都没收到下一次的信件。

就在黎鸣在等员工们思考的时候,联邦的媒体,报道了一件轰动世界的新闻。

它是新闻的头条——

自然神教的丰收大主教陈步星,率领三名紫衣主教,以及若干传教士进攻了文明教会某处分部,重创了文明教会的画师慕白白,文明教会分部多名非凡者死亡,慕白白败逃!

这个新闻一出来,全联邦震动。

丰收大主教,乃是仅次于教皇的非凡者,是联邦范围的巅峰强者之一,而他率领的紫衣主教,也在顶尖强者的行列。

自然神教很多地方的理念,其实跟文明教会有类似的地方,前者提倡人类理应顺应时代进化,后者则是主张适应疯狂,才能缔造新时代的文明。

大致上,皆是与联邦主流的对抗疯狂相违背。

但是就这样两个有大体信仰的庞大组织,竟然以这种姿态开战,实在是让人费解,很多时候会有传闻说两家事实上是同一个组织。

背后的真相不为人知,但是对联邦来说,异端互相厮杀,是一件好事。

据说当时双方的战斗,将方圆数公里都打成一片废土。

有附近的联邦观察者看到,丰收大主教挥手间,那片区域就疯狂生长出无数诡异的植物,有能飞天遁地,有能摄人心神。

而慕白白则扔出多张绘画,化作拥有不同力量的非凡者,展现出一人成军的力量,而她本人更是不断幻化多种面目,可惜面对丰收大主教以及三名紫衣主教的攻势,仍然没有足够的力量抗衡,仓皇而逃。

至于后面的情况则没有看到更多的了,因为那名观察者中途就被丰收大主教的植物摄走了精神而死。

文章末了大肆表彰了这名观察员,并且表示家属会得到应有的补偿,追封他为英雄。

黎鸣认为那名观察员应该有看到更多的细节,只是联邦不可能将全部情报放出来,能把丰收大主教跟画师慕白白的名字,以及相应的一些能力报道,已经很不错了。

“用心险恶啊,把他们的能力暴露,不相当于让其他异端组织方便盯上他们两个么。”

“嗯?”

黎鸣看完这新闻后,在浏览其他报道时,留意到了头条下面的一篇文章。

那里写着,联邦的一座三级城里,忽然有数十万人,同时收到了诡异的信件,都是在睡醒的时候,凭空出现在手上!

笔者提到,预防有未知的污染存在,所以不会提供更具体的图片跟信件的文字信息。

这种熟悉的风格,黎鸣一下子联想到他的笔友。

“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他的信纸上,都给那几十万人写了什么内容?”

黎鸣想了想,在网上搜索无果后,打开神眷协会的聊天群。

黎明:有没有人知道,联邦那座三级城,忽然出现的信件上写的内容?

光影协奏曲:这个情报没什么价值,我可以免费告诉你。

根据我知道的渠道,那几十万人写的信,都只有一句话——

【我要你们,共同目睹地狱。】

赤色火焰:地狱?不会吧。

光影协奏曲:其实后面,又有一百万人收到了第二封信,那封信写的内容,怎么说呢,我发出来你们自己体味。

【那是的力量,怎么可能……】

【我没疯。】

吃瓜路人乙:第一句话你是不是发少了几个字?

天色不晚:触碰禁忌了啊这是。

这一次,有平时不见冒泡的成员出来了。

光影协奏曲:没有发少,只能说写信的人倒霉,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忌讳,有时候是没办法表述的,如果你强硬要违背,那就可能会像这样,被自动屏蔽。

当然一般下不会,他这种情况,显然已经被污染了。

爱吃咸豆腐脑:能有力量波及百万人,那已经是进行过位格迁跃的非凡者了吧。

光影协奏曲:显而易见,甚至可能是位格迁跃里的强者,有什么东西能污染这样的非凡者,答案大家都清楚。

我有一根鹅毛笔:我想不明白的是,这样的非凡者,应该对禁区更敬畏才对,他是怎么会被禁区有关的事物污染的?

禁区固然可怕,但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有意识地避开,比起其他的诡秘,就算是强大的非凡者,也不会有多大机会面对禁区相关的事件。

光影协奏曲:这确实是这件事里面最匪夷所思的地方,不仅仅惊动了联邦,连其他的大小势力都震动了。

据我所知,联邦正在考虑要不要让天启协会进行预言,可一旦预言的话,会不会被影响,是他们要当心的,我估计这件事到最后只会不了了之。

高层的人,不会冒这样的风险。

虽然预言的事情会告吹,但是联邦以及其他势力,都非常重视这次的异常。

这是一个极差的迹象,一旦有证据表明,禁区的污染可以无形无息地,突然降临到禁区范围外的地方,那对全人类,甚至地面生存的生物,都是一种灾难。

蒸汽教堂的污染事件,就足够轰动了,若非有多个线索证明,那是以后可以避免的意外,估计很多人到现在都不能睡个好觉。

赤色火焰:传递信件的能力,是信使的职业位格才能拥有的,有信使位格的应该不多。

光影协奏曲:弄清楚是谁被污染,确实是一个最好的线索,能顺藤摸瓜找到更多的信息。

可是……我认为,这件事更大的可能,是不了了之。

我有一根鹅毛笔:确实。

爱吃咸豆腐脑:没有势力组织,会愿意在出头的人,去调查禁区相关,这一次连联邦都很可能会到最后退缩,毕竟这一次,那位信使才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最应该焦头烂额的,是信使背后的势力。

其他势力很乐意旁观他们的反应。

虽然如此……但是,若是真的有迹象证明那些禁区出现变化,又或者……出现了一个新的移动禁区,那将会是全球性的灾厄。

那意味着,在没有扼制的情况下,全球……都会成为禁区!

而据我所知,我们依然没有手段能应对那些禁地。

光影协奏曲:我动用我的渠道关注这件事,群里其他人有能力的话,也尽量留意下,有什么动静希望能在群里及时分享。

事关禁区,就不要谈利益的交易了。

赤色火焰:能进这个群的,我觉得都不至于那么愚蠢。

书评(191)

我要评论
  • 孩子,&人不倦

    对于这群花朵,黎鸣很有耐心,偶尔有调皮的熊孩子,他也诲人不倦。

  • 原来是&有人在

    路上有唢呐的声音响起,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有人在嫁娶。

  • 又模糊&水般冲

    如黑白电视机画面骤然清晰又模糊,无声的电流在脑海在如潮水般冲击。

  • &没办法

    好像没错啊,那学生的脑袋只是被砍下来而已,又没挫骨扬灰,跟我小时候的遭遇,完全没办法相比。

  • 的尽头&在哪里

    打开房门,里面的屋子空寂无人,一眼看过去,没能看透黑暗的尽头在哪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