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后:谢谢您,我考虑过了,放牧牛羊死者的能力不很适合我,这太非常危险,太可怕的了。正当黎鸣说这句话的时候,与他通讯的另边,所持也可以通过直接读取文字信息,可获取一定心声非凡物的鹅毛笔,一时之间缄默。所以,他直接读取到的部分想法,是——“而已是放牧牛羊死亡……的能力啊,不对,我正当黎鸣说这句话的时候,与他通讯的另一边,持有可以通过读取文字信息,获取一定心声非凡物的鹅毛笔,一时间沉默。。...

黎明:谢谢,我想过了,放牧死者的能力不适合我,这太危险,太可怕了。

正当黎鸣说这句话的时候,与他通讯的另一边,持有可以通过读取文字信息,获取一定心声非凡物的鹅毛笔,一时间沉默。

因为,他读取到的部分想法,是——

“仅仅是放牧死亡的能力啊,不对,我不能这么想,我是正常人,这个想法不符合正常人的逻辑思维。”

“……嘶,居然是亵渎死者的力量,天哪,好可怕。”

就这样,双方结束了交流。

由于鹅毛笔的突然传话,黎鸣原本的想法被打断。

他忽然闪过一个猜想,微微一笑。

“放牧死者,那我为什么不可以尝试一下,放牧我的笔友呢?”

这么想着,黎鸣拿出一份信纸。

他的笔友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太小气,总之他没有告诉黎鸣,新故事分享的形式要怎么才能做到,可是黎鸣很大度地并不介意。

于是他在信纸上开始书写:

【致我最亲爱的笔友,我的百年不遇的知己:

这一次,你的故事确实不错,虽然没有给予我太大的惊喜,但是起码我没有感觉到失望,对于我来说,这已经就是一次惊喜。

这个世界的人,都太过无聊了,生活同样的无趣,我们往往需要一次偶尔不一样的调剂,而这,就需要足够独特的意外。

我感谢你,我亲爱的朋友,可是我是有一些不满的,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我应该要怎么样,才能如你一样地,用新颖的方式来分享故事呢?

同时我心里也充满着期待,希望你还会有更多的,有趣的想法,这包括了分享途径本身,如果你有其他的,别的我所难以预料的方法来分享下一次的故事,那么我定然会十分欢喜。

好了,我知道你一定急不可耐,那么我更多的,想与你倾诉的话,就留待下一次回信,又或者是我们见面的时候,假如能够邂逅的话。

这一次,我想给你带来的,是关于我曾坐过的一次公交的体验。

先不要失望,那不是一般的公交车。

你知道吗?我从来没遇到过那样的事情,在我上车之后,我明明看到的有六个人,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车上的乘客们,居然都在一个又一个地消失。

而与我一同乘坐的朋友,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察觉,无论剩下了只有五个人,还是四个、三个人,他们仍然认为是有六个其他乘客,无论怎么数,他们都是数到了六的数字。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干扰着他们的认知。

这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我的朋友们反应过来后,去找司机,才看到司机也消失了,但是车子还在继续有秩序地被驾驶,而在司机的位置,只留下了原本穿戴的衣服。

简直是见鬼了一样,对嘛?我的笔友。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我的那些朋友,从最开始那些乘客消失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

包括司机。

而为什么我没告诉,提醒他们呢?

因为我那时候,是想杀了他们的啊。

更因为……我认为那一切,都是合理的。

你觉得呢?

期待你的回复,我最亲爱的笔友。

那是合理,还是不合理?】

写到最后,连黎鸣都没察觉到,自己下意识诡异地笑了一下。

“故意用血迹来渲染恐怖感,并且故意点出会以新的形式来分享故事,来制造未知的惊恐。”

“这一切都证明,你的能力是有缺陷的,我们之间的信件来往,你除了有主动权以及部分特权,比如你可以有更多的故事再现方式外,你无法中止我们的联系,这不仅仅是出于尊严的问题啊,你居然意识到了恐惧,然后迫切地想要杀死我。”

“真的很失望,我以为你会是一个我习惯上的正常人。”

“不过,你这次的故事说句心里话,确实很棒,对一般的非凡者来说可是绝杀,如果不是恰好我比普通的能力者,多了一颗聪明的脑袋。”

“既然你送了我一份大礼物,那我也不能让你失望。”

末了,黎鸣声音再次放得很低。

“从正常人的思维来想,你都对我亮出杀招了,万一下一次,你有更加危险的故事,那我岂不是不一定能招架得住?所以我也得想办法绝杀你。”

“但这都是假的,除了你的故事,你的行为上太让我失望了,如果你是享受跟我互相绝杀本身,我会感到高兴、认可,而你却是因为恐惧,你意识到了不对劲,女老师的故事,已经对你造成了一次重创。”

“而你却伪装成一无所惧,并强装镇定地利用自己的优势,企图压制我,毁灭我。”

“无论是从他们的思维,还是从我的本心来分析,我居然都再也找不到,一个留手的理由。”

“你的疯狂,都是假象,你的强大,都是伪装。”

“你的内心,你的本质,竟是那样的弱小。”

“我的笔友……你,真的是个废物!”

“去我居住过的地方一趟吧,等你能融入到我的家乡习俗里,你就能变成我真真正正的,最亲爱的,最理解我,最懂我的笔友。”

“为了我们将会永恒的友谊。”

黎鸣一边自语,一边将信件包装好,贴好邮票后,这封信就传送给了他未来可期的笔友。

做完这件事情,黎鸣再次拿出镜子来,练习脸部表情跟一些动作细节。

直到他满意为止。

没多久,黎鸣就收到了一个消息。

黑狗准备出院了。

接到消息后,黎鸣立刻准备好了一个水果篮子,带过去医院恭喜黑狗。

“这么多水果啊。”

黑狗笑了笑,“雷神那混蛋,就给我买了几条香蕉。”

“他比较穷。”黎鸣说道。

“知道,好几个女神呢。”

这?

见黎鸣疑惑,黑狗解释道:“他这混小子,一个人跟好几个女神谈恋爱,说他不是花心,只是他的心碎成了很多块,每一块都飞到了它们归属的身边,但是吧,说他混蛋,他谈恋爱的方式,又让人很无语。”

黎鸣点点头,会心一笑,“我多少知道些,柏拉图式的爱情。”

“舔狗式的爱情还差不多,我说他还不承认,末了还说之前联邦曝光的一个公子哥都在舔,他为啥就不能真心爱几个。”

两人闲聊几句,从雷神到自然神教的新闻,又到白凤山事件的后续处理。

书评(169)

我要评论
  • 砍下来&的遭遇

    好像没错啊,那学生的脑袋只是被砍下来而已,又没挫骨扬灰,跟我小时候的遭遇,完全没办法相比。

  • 仅是诧&异了一

    对面的人衣着普通,看到他们也仅仅是诧异了一下,“早上好。”

  • 一排排&生们。

    简朴的教室里,黎鸣拿着书本,教授着讲台下方一排排乖巧坐着的学生们。

  • 组里,&话。

    三人小组里,为首穿着紧身制服,头发盘起的女性没有理会两人的对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