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林回家后,再打开一件偏远角落的房间,里面位置摆放的,全是稀奇古怪的收藏品,其中乏有违禁物品。他慢慢的地回到右边第三排的架子上,那里位置摆放着一个布制人偶,是个可爱的的娃娃,手工制作粗制,穿着一身可爱的的衣服,人偶一一对应的架子贴着一个标签,写着——无瑕的钻石。他慢慢地来到右边第三排的架子上,那里摆放着一个布制人偶,是个可爱的娃娃,手工精制,穿着一身可爱的衣服,人偶对应的架子贴着一个标签,写着——。...

陈林回到家后,打开一件偏僻角落的房间,里面摆放的,全是稀奇古怪的收藏品,其中不乏违禁物品。

他慢慢地来到右边第三排的架子上,那里摆放着一个布制人偶,是个可爱的娃娃,手工精制,穿着一身可爱的衣服,人偶对应的架子贴着一个标签,写着——

无瑕的钻石。

陈林把黎鸣放在那个人偶旁边,然后怜惜地摸了摸旁边布娃娃的脑袋。

“爷爷给你带了个玩伴过来,这样你就不会寂寞了。”

“而且它啊,不会像那些肮脏的野孩子,把你碰脏,你会一直美丽,我的宝贝。”

说完,他在黎鸣的人偶下面,贴上一个标签——

永远纯净的陪伴。

陈林心满意足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偶,尤其是,对他标签上写的字,他认为这是非常恰当的评价。

再次赏识了半小时,陈林才不舍地离开。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后,收藏室里,以那个他刚放进去的人偶为中心,似乎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漩涡。

原本用来捆绑的铁丝,挂在墙上,不知名动物的牙齿,陈旧的匕首,美丽的珠宝……这些东西,都被吸引到人偶身上。

铁丝钻进去了人偶体内,在四肢中游走,成为了关节。

动物的尖牙,一根根插入到嘴巴里,变成了人偶的牙齿。

陈旧的匕首,从背后的脖子处插入,化作了脊梁。

美丽的珠宝,则成为了它的心脏!

一件件稀奇古怪的物品,共同构造人偶的重要器官跟组织。

最后,两根钉子从架子里飞出来,插进了它双眼。

数分钟后,人偶缓缓地站起身。

里面,居住的是黎鸣的意识。

他默默地跳了下架子,环视打量了一圈收藏室,很快,他找到放有一把斧头的角落,慢慢走过去,用手拎起来。

一个半米高的人偶,拿着一把一米多长的大斧头,显得很是滑稽又诡异。

他拖着这把大斧头在地上一步一步前行,金属在地上摩擦,发出难听尖锐的声音。

忽然,他把目光转移到另外那个人偶身上,在它背后,高高举起斧头,似乎想要做什么,可是停顿少许,又把斧头放下,在储物室拉过一块,本来盖住别的东西的黑布,把它盖在那个娃娃上面,完全遮住。

就这样,他走到门前半米,拿着斧头,另一端点在地上,静静地注视着关闭的木门,一直等待。

直到深夜。

仍然没见有动静,黎鸣拿起斧头,对着木门用力一挥。

嘭!

木门,被他砍出一个缺口,其实他大可以对着门把手的地方挥砍,但是他不知道是没意识到这样会更节省时间,还是出于别的理由,他一斧,一斧,地把木门砍烂,砍成一条条,一块块,这才慢慢从门口处走出。

然后,他来到下一个房间里面,这次,狠狠地,一斧头将木门彻底砸出一个大口,他从大口里面跨过去,走到床边,看着空空的睡床,举起斧头,用力劈下!

嘭!

嘭!

嘭!

一个老弱的人影,在侧躺着,蜷缩在床底下,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外貌变得更加惊悚的人偶,拖着一把大斧头,用被针线、眼罩封住,又被钉子盯着的眼睛,诡异地看着他。

仿佛,微微地笑了笑。

陈林一下子毛骨悚然,浑身被冷汗打湿,身体忍不住地在颤抖。

“你、你不要过来。”

“老板骗人,说好的,说好的,不会动的;不会动的才最可爱,骗人,骗人……”

“饶了我,不是我想的,是老板骗人,他是凶手……”

人偶,将斧头举起,然后落下。

黑色,白色,棕灰色,黄色,蓝色,原本只拥有这些颜色的房间里,多了新的一种颜色。

是美艳的红色。

然后,布人偶转过身,外面的微光透过窗帘,落在人偶身上,有一种些微的惨白。

……

“我怎么总觉得,不太对劲?”

控制在黎鸣身体的七号,回到了黎鸣家里。

一路上,他最初的别扭感,越来越浓烈,肉身的不协调感,不断加深。

彷佛……这具身体,有着很多的意识,各有各的想法一样。

很多时候,他会发现,自己的脸部肌肉,会忍不住扯出一个笑容,他找到镜子一照。

镜子上的人脸,扯出了一个上弦月的弧度,七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他,即使在那个小镇子上,都从来没见有人这么笑过。

“放我出去。”

七号的嘴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他愣了愣。

“趁它……还没回来,赶紧……”

“这里,是地狱。”

七号继续张口。

他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

为什么会这样?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不仅是嘴,他的左臂开始反方向扭曲,五根手指就像蜘蛛一样,在朝着窗户的方向快速动弹,他的右臂,则是对着门口,像小鸟振翅一样,上下挥舞。

他的左腿跟右腿,分别向左右迈步。

“这是我的身体!”

七号低声怒喝。

然后,集中精神,加强了对肉身的掌控力。

“你疯了!还不逃!对,你是疯子,居然主动跳进这个监狱!”

“闭嘴!”

七号怒道。

他忍不住用手,捏住自己的嘴巴。

“快跑!快跑!”

他的手臂,忽然裂开出一张新的嘴巴,有着狰狞的利齿。

胸膛上的肋骨,同样在一张一合地说话。

“逃,逃,这是个好机会!”

七号甚至感觉到,自己的额头,有什么东西在想要钻出来。

“这具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心里越来越惊恐。

下意识就想到,他是不是被老板欺骗了,中了对方的陷阱,成为了实验的老鼠,可理智告诉他,他根本没有这个价值。

忽然,他听到楼梯过道里,似乎隐约传来金属摩擦地面的声音。

七号仔细一听,发现确实不是幻觉,根据他的经验,那很可能是斧头在地上拖行的动静!

“那人,是奔着我来的!”

七号生出一种没来由的直觉,事实上就算从逻辑上分析,都知道不会那么巧合,在新世界,就算是巧合也意味着危险。

哪怕他以前经历过不少怪诞的事情,在当下的环境,他仍然不由得心里生出恐惧。

好不容易从地狱逃出,他没想到刚松一口气,现在就再次面临着新的怪诞。

可能是艰难地看到了曙光,动摇了心智,七号的身体有些发冷。

“跑!”

面对怪诞,面对未知,最好的方法,就是避开。

七号一下子就将目光转移到窗户里,正门的位置肯定行不通,那么唯有破窗而出,以这具身体的强度,就算从十多米高度跳下去,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然而,正当他准备行动的时候,刚才沉默了一阵的身体,居然再次传出嘶哑、别扭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出自乌鸦的口,又像是吐自狼的嘴,也像是别的,更不可名状的生物。

如同无数个冤魂在同时哀嚎。

“不要了!它会生气的!”

“它生气,很可怕!”

“我们,还是不要逃了!”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还是乖乖被吃掉吧,这样,这样才没那么可怕。”

“它的胃口很大!你忍一下!”

书评(301)

我要评论
  • 黎鸣目&。

    黎鸣目光威严地扫视了所有学生一圈,被他目光扫过的时候,他们纷纷低下头,更卖力地念起课本,声音比刚才高了至少一个档次。

  • 住一曲&哼起。

    黎鸣如此想道,回忆跟女老师愉快的相处,忍不住一曲哼起。

  • &人的背

    但是,过了几秒之后,她回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过路人的背影,骤然开口,迅速说完一句话。

  • 百年过&好滋味

    得一人白首,百年过,入土也是个好滋味,不像自己,又是七十多年过去,仍然孑然一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