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毕竟想救她,虽然……”陈先生咬牙道。“她也不是我孙女,肯定不可能会,在意识到她有问题后,我就不断地记忆,更有甚者仔细观察她在隔离区的一举一动,很多地方,都给我非常古怪的感觉,不只是是被疯狂的因子感染如果简单的。”“有什么证据,能直接证明你的猜测吗?”黎鸣问“她不是我孙女,绝对不可能,在意识到她有问题后,我就不断回忆,甚至观察她在隔离区的一举一动,很多地方,都给我十分怪异的感觉,不仅仅是被疯狂因子感染那么简单。”。...

“我当然想救她,但是……”陈先生咬咬牙道。

“她不是我孙女,绝对不可能,在意识到她有问题后,我就不断回忆,甚至观察她在隔离区的一举一动,很多地方,都给我十分怪异的感觉,不仅仅是被疯狂因子感染那么简单。”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的猜想吗?”黎鸣问道。

陈先生停顿少许,带着几分复杂的语气。

“没有,这是我作为一个爷爷,一个看着她二十多年的长辈的直觉。”

“抱歉,你没有证据的话,我是不会为了你的一点猜测就去杀人的,就算你有证据,我也不会动手,我虽然是能力者,但是我认为,有能力的人,更应该遵守道德与法律,就算你孙女真的被人顶替,那也该交给凌城的执行部来处决。”

“作为一个普通的非凡者,在没有受到威胁之前,我没有私下对人类行刑的权力。”

黎鸣拒绝道。

“我个人认为,越规是疯狂的第一步。”

“越是非凡的人,本质上面对疯狂就越需卑微。”

陈先生沉默少许,致歉道:“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到。”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拿起黎鸣泡的茶抿了几口,稍微一紧的眉头,重新舒展开来。

“如果找到证据的话,你会帮我吗?”

“找到证据的话,不需要我帮,执行部自然会解决。”黎鸣回道。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陈先生问道。

黎鸣想了想,表情忽然变得温和。

“十块钱吧,给我十块的定金,我接下帮你寻找线索、证据的委托。”

“十块?!”

陈先生惊愕道,他已经准好了被黎鸣狮子大开口的准备了,本来以为咬咬牙也要答应下来。

“是的。”

黎鸣点点头,脸上露出缅怀的表情,“实不相瞒,其实……很久以前,我也有一个妹妹,如果她还在的话,大概是跟你孙女一样的年纪吧?”

“人间最看不得生离死别啊。”

黎鸣叹了一口气,道:“如果在亲情面前,我一样用资本去衡量价值,那我还算是人吗?”

陈先生不由得为黎鸣的胸怀肃然起敬,同时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看向黎鸣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黎顾问的妹妹,在天堂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有你这么善良、仍然铭记她的兄长。”

陈先生温和道。

“好了,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将你孙女前几天接触过什么人,去过哪里,甚至碰过什么物品,都尽量跟我说一说吧。”

“你先好好回忆一下,我让黄经理帮忙在拟定好合同,到时候签字完,我们就算是正式达成雇佣关系了,有些形式,还是要走一走的,虽然不想赚陈先生的昧心钱,执行部的贡献,还是想拿的。”

“这是应该的。”

就算黎鸣不提出,陈先生都会主动说到这个问题。

口头协议,终究欠妥。

因为只是在模板上,填写上一些变动的数字跟内容,黄小笑很快就将合同打印出来,让陈先生确认无误后,双方才正式签订协议。

黎鸣感受着反馈的慈悲,心里有了某些猜测。

“我孙女性格比较内向,自从凌城出了那件事之后,就更加不愿意出门了。”

陈先生说道,回忆起几千人异变的混乱,他心有余悸的模样。

“这几天,她基本都待在家里。”

黎鸣想了想道,“最近十多天呢?一个月呢?你仔细回忆下,有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或者物品之类的没有?”

“没有。”

陈先生沉思数分钟后,摇摇头道。

“这样吧。”

黎鸣回道:“把你孙女这一个多月的去过的地方,接触过的人,跟他们做过什么事,都列出来给我,越详细越好。”

“不是我不相信你,因为不是专业的,你可能会忽略一些不重要的细节。”

“那就辛苦你了。”

陈先生没有反感道,然后告别黎鸣,等他整理好资料后,才会再次上门。

等陈先生离开,黎鸣重新拿过那份合同上的签名。

陈林。

这是陈先生的名讳。

“没有慈悲值吗?”

黎鸣自语一句,无声笑了笑。

他没有感觉错,他跟陈林签下的合同,是以十块钱的报酬,接下了他孙女的委托,这种很显而易见吃亏的行为,理应会反馈不小的慈悲值,实际上却没有。

“是因为他其实不重视他的孙女?还是说,他孙女的事情,是他一手主导?”

“这两种可能性,似乎都没有理由,促使他会找上门来。”

“莫非,是跟白京昆一样的图谋?”

黎鸣想起那个棘手的男人,不由得轻轻皱眉,他从出道以来,少有地栽在别人手里,白京昆就算一个,那是个自己隐藏得很深,却能轻易逼迫自己失控,不得不将他灭口,甚至毁尸灭迹的狠人。

他心里有某个猜测,干脆给黑狗打电话,将陈林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帮你问问。”

黑狗很快回复他,确实有这么一件事。

“对了,我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恭喜你,有空的时候,不妨来我这坐一坐。”

黎鸣听出了黑狗的话外之意,当即率先提出邀请。

黑狗有事,想要找他。

过了没几小时,陈林就整理好一份资料,从微信上发送给他。

这些,都是关于他孙女近期的行动轨迹,以及相关人物。

这个月2号,曾经跟以前初中的男同桌,去逛过商场,一起买衣服。

4号,在一家餐厅里面的牛扒里,吃到了一条头发丝,故此向餐厅的负责人投诉。

10号,因为在路边看到有舞蹈班的广告,于是前去报名,结果试了一节课后,打消了念头。

17号,那位初中的男同桌,再次约她去商场逛街买衣服。

18号,与闺蜜一起去看电影,是旧时代保留下来的怀旧影片。

19号-22号,由于凌城的混乱,都待在家中。

“十多天的空窗期,都在家里面?”

黎鸣再次看了看后续的资料,那里连买的衣服具体照片都有附带,包括商场的地点,几点在哪个摊位待了多久,都有大概的时间。

男同桌的照片自然少不了,不过看上面收拾的干净的模样,黎鸣就估计不是最新拍摄的。

“光从上面的信息来看,没有明显哪个地方有问题,因为陈林的孙女,去的地方,都没有明显的异常。”

“事实上,这里存在一个盲点,他孙女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根据陈林所说,他孙女,包括他的儿子儿媳妇都是住在一起的。”

黎鸣忽然笑了笑。

“这个故事,有点意思。”

“普通的外壳下,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跟女老&住一曲

    黎鸣如此想道,回忆跟女老师愉快的相处,忍不住一曲哼起。

  • &人的背

    但是,过了几秒之后,她回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过路人的背影,骤然开口,迅速说完一句话。

  • 很有耐&孩子,

    对于这群花朵,黎鸣很有耐心,偶尔有调皮的熊孩子,他也诲人不倦。

  • &去这片

    黎鸣躺在沙发上,也没开灯,让自己的身体深深陷入进去这片柔软里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