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中执行部那边汇报情况了吗?”黎鸣问着。“汇报情况了,他们说会竭尽全力帮我问题,但是我这也不是更我相信五哥你。”雷神献媚道。黎鸣明白,这家伙纯碎是怂,想多找几个人求平安健康,索性没揭穿他的心思,问他拿过那封信。见雷神犹迟疑豫的样子,黎鸣直接道:“安心,不需要“汇报了,他们说会尽力帮我解决,可是我这不是更相信五哥你。”。...

“你跟执行部那边汇报了吗?”

黎鸣问道。

“汇报了,他们说会尽力帮我解决,可是我这不是更相信五哥你。”

雷神讨好道。

黎鸣知道,这家伙纯粹就是怂,想多找几个人求平安,干脆没拆穿他的心思,问他拿过那封信。

见雷神犹犹豫豫的样子,黎鸣直接道:“放心,不用担心会连累我。”

“这……”

雷神闻言,心里有些感动,这件事就算是最铁的哥们,也不一定愿意无缘无故帮忙。

在疯狂的时代里,有时候死亡,是很突然的事情。

特别是他们这些行走在疯狂边缘的人。

“谢谢,我不能害了你。”

雷神忽然一咬牙,就要转身离开。

黎鸣拉住了他,和气道:“我们好歹是一起并肩作战过,同生共死的战友。”

“我知道这件事里面,或许隐藏着很大的风险,但是我不介意,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五哥……”

雷神眼睛一红,转过身去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嗯,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

他说道,语气很认真。

逻辑分析,黎鸣觉得雷神很可怜。

大概像他这种,很容易就被人感动流泪的,平时一定缺少着关爱吧?

雷神从怀里拿过信封,表面上平平无奇。

黎鸣接过后,手指夹出入面的信纸。

很普通的信纸,但是开头处却入目惊心。

【致我亲爱的你:

很荣幸,你有机会成为我的笔友,请问你最近有被杀人狂追杀吗?有被毒害吗?有没有已经被分尸了呢?

没有?那你的日子太无趣了。

你现在迎来了改变的幸运,请你一定要好好阅读我给你写的信,接下来,我想跟你玩一个游戏。

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

顺带一提,千万不要泄露这封信的内容哦,因为是秘密,不要给别人看,虽然你看过之后,别人想看也看不到里面的内容。】

看到这里,黎鸣看了雷神一眼。

“这封信,你没看过?”

雷神弱弱地嗯了一声。

“真不愧是你……”

黎鸣沉默了下,道。

“咋了?五哥。”

“没事,你出去吧。”

黎鸣挥手赶人,“这件事我会解决的。”

雷神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祸水东引,黎鸣见状,顿时加重语气,让雷神走人,后者离开的时候还捏捏扭扭的,跟个娘们一样。

“这算是因果循环吧,报应回到我头上了。”

黎鸣如此想着,并不介意,反而对这封信产生了兴趣。

于是继续阅读下去。

【这个游戏,叫做分享故事会。

在我每次写信的时候,都会附上我个人经历过,或者目睹过的故事,同样地,在你回信的时候,也记得要分享你的故事。

否则,违约的一方,将会受到很可怕的惩罚。

我不希望,难得的笔友,这么快就失去了。

首先,我先来讲述一下,我以前小时候经历过的一件事吧。

那时候,我们家里很穷,经常十天里,只有一天的某一顿,能吃上一点肉。

吃肉的时候,是我最开心、幸福的时光,经常吵架的爸妈,都会在那会安静下来。

我的爸爸,是在工厂里工作的工人,我的妈妈没有固定工作,偶尔出去外面兼职,往往会很晚才会回来。

每当妈妈回来得晚了,爸爸都会抓着她的头发又打又骂,而妈妈每次会骂他是个窝囊废。

家里虽然很吵,但是我过得很开心,因为我邻居的男孩,他只有一个爷爷。

比起他,我已经很幸福了,据他所说,他爷爷经常要他出去找野菜吃。

野地那边有很多虫子跟蛇,有一次,他就被蛇咬了,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腿已经肿了一圈。

不过第二天,他爷爷说他已经没事了。

可能是被蛇咬过吧,他后来整个人都沉默了很多,变得不爱搭理人,也没见他再去野地里找野菜吃。

那时候我真是羡慕极了,幸好没几天,妈妈跟我说,家里有了一笔钱,可以天天吃,吃上好久的肉了。

可惜妈妈说,爸爸有事要出差很久。】

信的内容写到这里,下面就留有一大片的空白,只在底部处,可以看到别的文字内容。

【亲爱的朋友,记得三天之内要给我回信,跟我分享一下,你看完这个故事的感受,我相信,你一定会很喜欢它的,我希望能确切感受你的喜悦。】

信纸的边角,还夹了一枚邮票,印着悬挂着黯淡月牙的黑夜图片。

附带着一张小纸条,写着的邮票的用法。

黎鸣只需要把写好的信纸,塞到新的信封里面,然后把邮票贴上去,就可以回信。

他把东西收好,放在衣服的袋子里,没有把事情告诉黑狗他们。

信纸上说了,这是属于他们二人的小游戏,需要保守秘密的。

今天上班,除了黄小笑的不幸遭遇外,其他人对黎鸣都热情了许多,那份半年奖,黄小笑有说过,是黎鸣争取来的。

连带着苏狸狸这个一直没什么表情的人,都难得给了黎鸣一次……早退没有扣款的特赦。

路上回家的时候,马路边的绿化带,忽然蹿出一条蛇,朝着黎鸣飞扑而来。

张口就要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蛇下一刻又立刻一个激灵,掉头就跑,重新钻入草丛里,消失不见。

旁边有路人,都已经惊呼出声,提醒黎鸣注意,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啧啧称奇,看神人一样看着黎鸣。

黎鸣若有所思,过了几分钟他拦截到一辆出租车,回到家楼下。

楼道的阳光不太好,事实上,就算在这一块区域,原身份主人的这栋楼,位置都不算好,尤其是黎鸣住的房间。

就是阳台有不错的照明,在白凤山的事件后,黎鸣其实得到了一笔不错的奖金,加上公司的业务一直都尚可,黎鸣可以换一个居住的地方。

不过黎鸣倒是觉得,这里比较适合他的习惯。

拿出钥匙打开门,黎鸣目光顿时一凝。

“你回来了。”

一个披着围巾,头发稍显凌乱,模样中上的少妇,看到他回家,温柔地招呼他。

桌上摆了两个青菜,以及一碟炒肉,炒肉上加了很多佐料,姜蒜,辣椒,下得很足。

书评(486)

我要评论
  • “在这&意识到

    “在这座城市里,在我们进入之后,会不会已经意识到我们的存在?或者刚才的怪异,打草惊蛇了?”

  • “队长&方了?

    “队长,我们是不是进错地方了?地图上,我记得明明没有这座城市啊?”

  • &跟女老

    黎鸣如此想道,回忆跟女老师愉快的相处,忍不住一曲哼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