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黑狗给与的资料,黎鸣最少抱着参考的态度,本质上来说,他更本不都属于进化者的行列。除了黑狗对于进化者的见解外,还分院着,能级的详尽划分标志!能级一,是普普通通人第一次觉醒之后能力者的等级,这个阶段,也可以完全掌握、以及使用自己获的能力,其开发各种以及使用方法。一次除了黑狗对于进化者的见解外,还附属着,能级的详细划分标志!。...

对于黑狗给予的资料,黎鸣最多抱着参考的态度,本质上来说,他根本不属于进化者的行列。

除了黑狗对于进化者的见解外,还附属着,能级的详细划分标志!

能级一,是普通人初次觉醒能力者的等级,这个阶段,可以掌握、使用自己获得的能力,开发各种使用方法。

一次迁跃后,就会达到能级二,除了各方面的强化外,能级二,还比能级一多了一种独特的属性。

技能。

能级二的时候,能力者可以将自己开发的,能力运用的技巧,凝聚成独特的技能。

这样做的好处有几点,凝成成技能后,同样是相同的技巧,效果会得到一定幅度的提升。

第二,发动的效果会变快,具体缩短的时间,看个人熟练度而定。

比如说,黎鸣的狼的谎言,前置使用条件,必须口诵出,包含强化以及削弱的属性台词。

哪怕是默念,也需要完整在心里说出。

但是,若是凝聚成为技能。

那么,黎鸣只需要念头一动,就可以使用出狼的谎言,而确定发动之后,生效的速度,则需要个人的锻炼了。

第三点,相当于第二点的延伸,凝聚成技能后,就不容易被打断。

二次迁跃,能级三,那么能力上的短板或者说局限性,就会得到弥补。

比如说,柳青影的界限七,按照黎鸣最初的观察,她是第七次攻击,将会得到大幅度的强化,这是能力的限制,但是……达到了二次迁跃后,柳青影能将第七次的强化效果储存下来,暂时不发动。

所以黎鸣才会在殡月城看到,柳青影连续两枪,将直升机射下来,不符合她能力表现的情况。

至于狼九,用狼的谎言塑造出一个漂浮的,不属于人类应有的能力,同样如此。

这些,都是初步摆脱了能力的局限性。

而在二次迁跃后,一次迁跃获得的馈赠,同样会进一步强化,技能的提升幅度有所增加,甚至会对能力生效的速度也会起到正反馈作用,能力更不容易被打断,还会延伸到能力的坚韧性,不容易被毁灭、抵挡、破解等。

而第三次生命迁跃……

那是一次质变,也称为位格迁跃,轮盘迁跃!

可惜,黑狗的资料就到这里了,他本人同样不清楚后续。

“轮盘迁跃吗。”

黎鸣联想到,一次迁跃对应的一轮说法。

那时候他就怀疑,不应该单纯指的是涅槃轮回的佛家之意。

如今再看,果然隐藏着深意。

“柳青影他们,是能级三。”

根据上面的信息,黎鸣将他们一行人定位。

至于能级四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起码在殡月城的时候,黎鸣看不出来,他们表现的有哪一方面,能体现出质变的地方。

由于发生了波及凌城内部的疯狂事件,晨光公司一行人的度假也被取消了。

其实黎鸣很想吐槽的,明明他作为特别顾问,这时候要出征了,黄小笑是哪来的脑子抽风,不做出表态就算了,还会带领全部人去游玩。

只能说运气这玩意,真的玄乎。

不过黄小笑也被制裁了,黎鸣猜测可能是运气帮助他避开了凌城的危险,导致遭到了反噬,在其他人都返回的时候,黄小笑不慎踩到香蕉皮,整个人摔跤被摩托车撞上,给弄骨折,住院去了。

下午的时候,黎鸣替黄小笑面试了一个新招来的保安,是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人,外表看上去挺老实的,理了个平头,皮肤微黑,叫张猛。

简单几个问题后,黎鸣就决定录用了,工资暂时拿李文钊的一半,等试用期过了,就慢慢提上来。

“李叔好。”

张猛换好保安服好,跟李文钊打招呼,暂时李文钊会带他一段时间来适应,到时候两人就可以适当轮班了。

“嗯,你好。”

李文钊老实道,拿出一根烟递给张猛,“抽烟吗?哦对,现在上班时间不能抽,你可以下班回去再抽。”

“不了,谢谢。”

张猛礼貌地拒绝了李文钊的好意。

后者拍了拍他的肩膀,“来到这里,就要好好工作,现在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容易了。”

李文钊说道。

张猛目光停顿了一下,笑了笑。

“会的。”

……

由于考虑到雷神可能被暗中报复的可能,黎鸣决定这段时间尽量注意雷神。

事实上能被白京昆依赖的,能替他报仇的人,肯定比他更强大。

黎鸣这种行为,可能会在雷神被报复的时候,牵连上。

但是,他仍然这么做了。

大义上,是因为雷神背锅跟他不无关系,他不能逃避,要为此事负责。

二来他跟黑狗有提及过,就算黑狗现在受伤住院,执行部方也会派遣有一定实力的人,暗中保护雷神,或许战斗力不会很强,但起码在保护方面绝对在凌城是最突出那一批。

从他个人立场来说的话……

黎鸣想做。

正如在黑楼中,他被问及问题时的回答。

他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精彩的,温馨的,感人的,快乐的……

他当时没说的是,这还包括了,刺激的,危险的,疯狂的!

这些才是他熟悉的,才能让他……感觉到真正释放自我地活着,而疯狂跟危险,这种认知,仅仅是相对其他人而言,对黎鸣来说,理应是他习惯的日常。

黎鸣压抑住内心的某些冲动,低声自语。

“不,我这是为了朋友,对,雷神已经勉强能称得上是个朋友了,为朋友冒些危险,才应该是一个普通善良的人该做的。”

“这是符合逻辑的,用以前的话来说就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而不是我以前在殡月城那样,插别人两刀了。”

“如果我逃避了,那就是一个卑劣的胆小鬼,是陷害队友的无耻小人。”

黎鸣的左右手,各用拇指跟食指比出一个“7”字形,组在一起形成一个框框。

透过这个框框,黎鸣目光远眺。

“好与坏,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正如光和影。”

他自语道。

正当黎鸣在考虑用什么借口,也提醒雷神小心的时候,他就主动找上门来。

“五哥,救命!”

雷神脸色发白地,找来到公司,此刻待在黎鸣的办公室。

“我被一个变态盯上了!”

黎鸣不动声色道:“同类相吸?”

“怎么可能,五哥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一般的变态,不是你的对手吧?”

雷神叹了一口气,将事情跟黎鸣娓娓道来。

在他从白凤山回到自己房子的晚上,他洗过澡后,发现了冰箱存放的,前几天的饭盒下,压着一个信封。

他并没有脑抽到去打开,而是做好防护,小心翼翼地把信封丢掉,然而第二天早上,那个信封,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雷神再次丢开了,结果睡了个回笼觉,醒来的时候……

信封贴在了他脑门上。

雷神很确定,没有人入侵他的房间,那封信,是神不知鬼不觉出现的,必然有非凡力量作祟。

这难道就是白京昆的报复?

就凭一封信?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上,流&跟正常

    脑袋炸开,路人顿时倒在地上,流出黑色的血液,除此之外,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 ,下次&了,影

    “记得课后处理一下,下次下手注意点,刚才的血把周围同学的课本都弄脏了,影响学习。”

  • &虑的,

    “你明白吧?它从来都很焦虑的,以致于它很多时候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 是外来&人。”

    “如果语言不通、口音不同,会很轻易暴露我们是外来人。”

  • 扫过的&头,更

    黎鸣目光威严地扫视了所有学生一圈,被他目光扫过的时候,他们纷纷低下头,更卖力地念起课本,声音比刚才高了至少一个档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