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所以啊。”黎鸣看见十字架上的人,被绑着的,恰恰远门,而那更年轻男子的容貌,总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白京昆?”更年轻男子略为惊诧地看了眼黎鸣,“你不认得我?哦,恐怕没见过我在凌城的身外化身。”“我们的文明教会七色骑士,白骑士?”黑狗语气认真道。“是的。”白黎鸣看到十字架上的人,被绑着的,正是远门,而那年轻男子的容貌,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应该啊。”

黎鸣看到十字架上的人,被绑着的,正是远门,而那年轻男子的容貌,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白京昆?”

年轻男子略微诧异地看了眼黎鸣,“你认得我?哦,估计见过我在凌城的分身。”

“文明教会七色骑士,白骑士?”

黑狗语气认真道。

“没错。”

白京昆老实承认。

黑狗问道,“就算是你们文明教会,在联邦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你们认为能抵御联邦的怒火?我之前,是想不到,文明教会,居然会参与到这种事里。”

白京昆淡淡道:“我们之前不是不敢,只是不想。”

他环视了众人一眼,“不错,人数足够了。”

一行人,大部分都不清楚七色骑士是什么,但文明教会的名声,都有听过。

“七色骑士,据说是文明教会最近的新晋七位高级传教士,是教会干部级别实力的能力者。”

有人沉重地向其他人科普。

“我是很好奇,你们这么点人,就敢直接过来这里?倒是节省我找你们的功夫。”

黑狗没理会他的挑衅,而是道:“凌城的混乱,是为了牵制我们?”

白京昆承认,“不错,即使是我,你们所有能力者一拥而上的话,还是会觉得头痛的。”

“现在有四千多个普通人,出现了变异,数量在不断扩大。”

黑狗脸色阴沉,“哪怕为了牵制,将一般人卷进来,有这个必要吗?”

“为什么?”白京昆淡淡道:“那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案,对付你们联邦,这永远是最好用,又让我们觉得可笑的策略。”

“新时代之下,只有两种人,新人,跟旧人,旧人能活着,就应该感谢新人的恩惠,他们本应该淘汰在历史中,死在这潮流大势之下。”

黑狗不跟这种疯子争辩,“你是怎么做到的,能力者,根本不可能对普通人进行那样的污染!”

“不可能吗?”白京昆笑了笑,“那是你对污染的本质不够了解。”

“墨滴入水中,是污染,那水滴到墨中,就不是污染?”

“一滴水,融入到另外一滴水中呢?”

“你有什么目的?”

黑狗问道,白京昆大动干戈,不惜冒着惹怒联邦的风险,肯定有什么重大企图。

“目的?”

白京昆高高在上地俯视众人,“那不是你这个层次,能理解的。”

就在这时候,黎鸣投飞出两把手术刀,一把瞄准白京昆的左眼,一把瞄准他的脾脏。

白京昆轻描淡写地将两把手术刀,夹在左右手的中指跟食指之间。

“作为能级一的能力者,你算是不错了,也看得出我在拖延。”

他看了看黑狗一眼,“所以,你已经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了?”

“恰好,我一样。”

白京昆冷冷道。

“心灵写入!”

“服从我!”

他一声语,在众人耳边如雷震。

全场的人,浑身一颤。

但!

黑狗的影子,涌出一股黑色物质,在黑狗双手上,缠绕成一个拳套。

在双脚上,成靴。

嘭!

他先是一蹬腿,身体激射向白京昆。

“写入失败?”

白京昆惊咦了一声,然后下达命令。

“阻止他!”

黎鸣一行人中,十几个能力者同时向黑狗动手,火焰,疾风,飞箭……可惜,没有能命中黑狗的,而那些肉身侧的强化系,却跟不上黑狗的速度。

唯独雷神的毁灭雷霆之矛,落在黑狗脚前的地面,炸了一个小坑,害他奔跑的过程差点摔跤,逼他骂了一句叼你老母。

“狗哥,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雷神欲哭无泪,手中又搓起闪电。

这一次,他被黎鸣制止住了。

黎鸣抓住他的手,将雷电释放的位置偏离掉。

对于黑狗能摆脱他控制,白京昆最多稍有吃惊,可黎鸣能做到这点,他就疑惑了。

“黑狗,我没办法对抗这么多能力者!”

黎鸣毫不客气地求援。

“啧!”

黑狗一咂舌,不再迟疑,在他身下的影子,飞快窜出一只只两米身长的影子狗,朝凌城的能力者飞奔过去。

这些影子狗的速度很快,躲开过大部分的攻击,成功扑在那些能力者身上,缠绕住,控制住他们的行动,只有小部分被破坏,无伤大雅。

“还是小瞧你了。”

白京昆将注意力重新收回,放在黑狗身上,见后者距离他只有不到十米,他不退反进。

“我的能力是心灵写入,但……这不代表我近战不行!”

白京昆跟黑狗一对拳,双方造成的冲击中心,产生了些许的选风旋。

他跟强化过后的黑狗,力量上,不分上下!

“一个控制系的能力者,肉搏上,居然有不逊色于一般肉身侧强化系的力量?”

黎鸣一边思考,一边主动朝白京昆发起进攻。

一把又一把手术刀投掷出去,对其进行骚扰。

虽然没起到实质的伤害,但时机把握得都很好,几个来回,黑狗成功击退白京昆几步,开始出现优势。

“烦人。”

“心灵写入——骑士!”

白京昆对自己发动能力,顿时,他的身体各项素质,大幅度上涨。

一脚,将黑狗踢飞。

然后迅速接近黎鸣,后者只来得及双手防护住关键部位,就被白京昆一拳轰飞,砸在附近的一棵树上,一口鲜血吐出,昏倒在地上。

白京昆对这个结果不意外,一个能级一的能力者,就算是肉身侧的强化系,接他写入后的一拳,恰好撞到在树上,吃了绝大部分的伤害,失去战斗能力,是很正常的。

若不是那棵树,黎鸣承受的伤害,还不至于那么大,而这角度,恰好是白京昆刻意瞄准的。

“五杀!”

黑狗怒喝一声,脚下的影子,窜出一只黑色的大手,朝白京昆拍来。

“心灵写入——赋予!”

白京昆给他身前的泥土赋予了一小部分心灵意识,一座石墙,在他身前升起,虽然没完全挡住黑手的攻击,但给白京昆的撤退,跟接近黑狗,提供了不少缓冲时间。

他再次给黑狗脚下的大地,写入了一段意识,地上的泥土,凝聚出几只手臂,将黑狗的双腿抓住,等他挣脱开后,白京昆已经来到他身前。

“心灵写入——震荡!”

白京昆一拳击在黑狗交叉的手臂上,一股无形的震荡迸发而出,让黑狗的精神一阵恍惚。

趁着这个刹那,白京昆一个膝撞,将黑狗击飞半米高,然后一个肘击将他背上顶下,最后,一个瞄准腹部的侧踢,将黑狗击飞数米,然后落在地上不动摩擦。

“心灵写入——赋予!”

白京昆让黑狗所处的大地陷落,幸好黑狗及时反应过来,否则,他会被彻底埋葬在大地深处,被活活憋死,被压力压死。

“这,就是我被称之为骑士的理由!”

书评(141)

我要评论
  • 得一人&自己,

    得一人白首,百年过,入土也是个好滋味,不像自己,又是七十多年过去,仍然孑然一身。

  • &得明明

    “队长,我们是不是进错地方了?地图上,我记得明明没有这座城市啊?”

  • 了所有&至少一

    黎鸣目光威严地扫视了所有学生一圈,被他目光扫过的时候,他们纷纷低下头,更卖力地念起课本,声音比刚才高了至少一个档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