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老李他把钱袋子丢下来了。”顾二叔突然间张嘴道,看向那钱袋子的目光有几分贪婪的欲望。不但是他,其他人的动心,那里面起码装了一万多块,对他们来说的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但是顾师傅给黎鸣一张嘴是上万块,但那是在交易物资的情况下,另一方面更多人的是图的顾二叔忽然开口道,看向那钱袋子的目光有几分贪婪。。...

“对了,老王他把钱袋子扔下来了。”

顾二叔忽然开口道,看向那钱袋子的目光有几分贪婪。

不仅是他,其他人同样心动,那里面至少装了一万多块,对他们来说同样不是一笔小数目,虽然顾师傅给黎鸣一张口就是上万块,但那是在交易物资的情况下,一方面更多的是图的,回去路上,有黎鸣这个能力者作为保障,顺便想要巴结认识黎鸣。

此刻,白捡的钱袋子,就在眼前。

“糊涂!”

顾师傅猛然大骂一声,既是骂醒自己,也是骂醒其他人,那些钱,是老王丢下来,孝敬给黎鸣的。

“禾兄弟,我们这就开过去,帮你把钱袋子捡起来。”

他们不会下车,而是摇下车窗,用工具把它吊起拿回车里。

“不用了。”

“啊?”

“那可是至少一万多块啊。”

顾二叔用不舍地语气说道,仿佛钱是他的一样。

但是顾师傅,似乎意识到什么,打了个寒战,立刻开车离开这里,方向跟老王岔开了一大截弧度。

黎鸣之所以突兀地抢权做主,是因为他在老王放下车窗的短暂时间,看到了他旁边的座位绑满了冰块袋子,看上去大部分都开始融化。

而坐在座位上的,是一具开始腐烂的女尸。

……

听着黎鸣的解释后,顾家一行人都一阵后怕。

要不是黎鸣,他们有可能被不知不觉传染到某种诡异的疯狂因子,那意味着什么,他们没有人不明白。

特殊的疯狂因子,可不会管浓度的问题,直接就会将你污染成可怕的怪物。

“可是,老王为什么不把他媳妇的尸体,放在车库里面呢?”

忽然顾小锦提出这个问题。

是啊,老王为什么不见女尸放在车库里保存呢?里面保冷的效果更好,放太多冰块在旁边的话,到了晚上以老王的年纪身子,难免也会觉得冷。

而就算是顾师傅他们,透过那微弱的火光,明显粗略看出,老王扔袋子时的手,是穿的短袖!

“或许老王体质好,又或者里面温度并不是很低吧,毕竟禾小哥说的,那尸体都开始腐烂了,不然老王再痴情,也熬不住啊。”

一旁的顾三叔小声道,用不敢肯定的口吻,也不敢仔细想下去,光是现在的情况,就吓着他了。

换个位置,要是他身处老王的座位,身边坐着的是一具尸体,想想就很恐怖,更别说里面还有某种很可能更加可怕的情况。

“最近的荒野,太危险了。”

他感叹道。

“是啊,什么时候坐自己旁边的,是人是鬼都不清楚。”

顾二叔跟着有感而发。

入夜。

车里响起开门,关门的声音,随之就是人下车的动静。

“他有没有可能没睡着?”

“不可能,那是用食腐乌鸦的血液,调配的催眠药,他吃了我们那么多食物,现在肯定不会有意识。”

“那……做掉他?”

“呵呵呵,这是能轻易捏碎一辆货车的强大能力者,本来我们都没想干掉他,只想用他来做挡箭牌,可是吃了他,对我们的好处太大了……”

车辆开门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个黑影拿着一把刀,瞄准黎鸣的脖子,狠狠地挥下去。

忽然,黎鸣一睁眼,一把抓住黑影的手腕。

“顾二叔,这是为何呢?”

黎鸣看着来人,问道。

顾二叔没有回答他,松开刀柄,手就像泥鳅一样,从黎鸣的手掌中滑出。

车辆外,顾小锦在十几米外安静地睡觉。

其他人,则目光冰冷地在车旁围了一圈。

顾小锦的叔叔,二叔,堂哥,三叔,跟她的二哥。

“他没事。”

“你明明吃了我们的食物。”

顾叔叔语气冷漠道。

“你是怎么察觉的?”

黎鸣淡淡道:“常年混荒野的,能混得那么久,自然知道有危险的东西不能捡,对陌生的人要保持警惕,不管出于任何理由,你们邀请我上车,再加上想去捡那一万块,都是破绽。”

“你们似乎对我一个能力者,没有害怕?”

顾家一行人,脸色诡异地看着黎鸣。

“为什么要害怕?”

说着,他们的脸容,浮现出死灰色。

“在荒野,能力者,不也是猎物?”

说着,他们表面的皮肤,出现陶瓷一样的裂痕。

“你说,能力者可怕,还是……我们可怕?”

一根根细小的触手,从裂痕中钻了出来,而触手里面,还长着一个个眼睛,无数对眼睛,直直地看着黎鸣。

然后,黎鸣就不动了。

顾家哥哥裂开嘴,道:“结束了,上我们的车,吃我们的食物,直面了我们的疯狂凝视,就算是能捏碎一辆车的能力者,又怎么样,只有失控的下场……”

顾二叔冷冷道:“连车里的,是人是鬼都不分不清,就敢上来,能力者都是这么傲慢自大。”

“是吗?”

黎鸣忽然开口,让他们猝不及防。

“为什么,你还能保持清醒?”

他们一惊,随之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黎鸣的脸容,开始长出白毛,他的脑袋,冒出黑色的羽毛,他的指甲变成变尖,他的牙齿尖锐又狰狞,背后鼓起一个个肉包,迅速破开,那是一个个白狼跟乌鸦的脑袋。

这一幕,让顾家一行毛骨悚然,明明他们已经成为诡异,但是……他们却感觉到,黎鸣比他们更加的邪异!

疯狂因子,从黎鸣的身上开始向周围扩散,弥漫。

“沙漠白狼,荒野乌鸦!”

他们认出了那些脑袋的主人,受到了黎鸣疯狂因子的气息,他们的身上,竟然隐约地开始钻出白色的毛发跟黑羽毛。

“这是沙漠白狼跟荒野乌鸦的疯狂因子,就算是一群的白狼跟乌鸦,都不可能污染到我们,这个人……究竟身上浓缩了多少它们的尸体!?它在荒野,狩猎了多少怪物!”

他们大骇,就算变成了诡异,也认识到情况不妙,连忙掉头四散作逃。

挂着七八个脑袋的黎鸣幽幽道:“你们这群丑陋的怪物,连一个路人都要害,之前肯定杀过不少人,今天既然被我看到,就绝对不能放过你们,否则谁知道以后还要害死我多少人类同胞。”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意点,&刚才的

    “记得课后处理一下,下次下手注意点,刚才的血把周围同学的课本都弄脏了,影响学习。”

  • ,暴露&举止?

    同时,她在脑海中快速分析,暴露的原因,衣着?外貌?气质?行为举止?

  • 白首,&又是七

    得一人白首,百年过,入土也是个好滋味,不像自己,又是七十多年过去,仍然孑然一身。

  • ,还有&想要一

    不去想了,不去想了,现在就挺好,有敬爱自己,乖巧的学生,还有心仪,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女同事,以及,以及,以及什么来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