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跟罗中书的摊牌后,黎鸣也没立马离开了村落。重新启动环的事情,确实意料他所料,也不是他智商的缺陷,不是对于这个世界,他深入了解太过非常有限。在跟罗中书接触到没多久,对方就提及过重新启动环的事情,黎鸣有印象。再后来,也有意无意中带过,而如今的确,是一次次不不起眼的的试探。重启环的事情,确实出乎他所料,不是他智商的缺陷,而是对于这个世界,他了解太过有限。。...

在跟罗中书的摊牌后,黎鸣没有立刻离开村落。

重启环的事情,确实出乎他所料,不是他智商的缺陷,而是对于这个世界,他了解太过有限。

在跟罗中书接触没多久,对方就提到过重启环的事情,黎鸣有印象。

后来,也有意无意中带过,如今看来,是一次次不起眼的试探。

“重启环。”

黎鸣轻声自语。

根据他目前从罗中书语言中得到的情报,世界之所以出现大变化,跟重启环脱离不了关系,疯狂因子的出现,也并非没瓜葛。

重启环具体是什么,他就不清楚了,没敢跟罗中书细细追问,他一直认为那是很普通的常识。

直到方才,他才知道,那或许是种秘密,一般人接触不到。

击杀女怪物的场面,没有人看到,黎鸣也乐得伪装成普通人。

等风头过去几天后,他尝试着向其他人问起世界崩坏的事情。

结果,他得到的答案,意外的惊奇。

自从一颗陨石坠落在地球,将海洋中的某座岛屿毁灭之后,星球上的环境才逐渐出现变化,最初人类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灾难,直到这场灾难,跟每个人息息相关。

他们才幡然醒悟过来,某种未知的改变,明目张胆地发生着。

世界,在不断崩坏着。

气候的改变,环境的变化,怪物的出现,一种又一种灾难,洗刷着人类的文明。

经历黑暗的时代,在那段岁月中挣扎,抵抗,才最终形成了新世界的一切。

这是这座村子所有人,给出的答案。

至于重启环,没有人知道。

“这极可能是有很多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共同动用了庞大的能量,以不可思议的手段遮掩了这种世界级的信息,普通人根本无从得知,唯有有一定地位的人才知道重启环的存在,至于如何做到的,为什么这么做,背后肯定有着惊人的秘密。”

黎鸣如此分析,没有过多去思考,这不是当下他应该关心的。

对于世界崩坏的追问,没花费黎鸣多少时间,就算耗时多些也是值得的,能弥补黎鸣常识的短板。

黎鸣在村子把基本常识询问得七七八八后,就踏上路途。

本身荒野里能知道的信息也不多,黎鸣并没有耽搁多少时间。

嘭!

黎鸣一腿将一头沙漠白狼踢死后,再反手一拳锤死身后的狼同伴。

顺着白狼伤口的地方,他将手掌插入进去,顿时白狼的身体外形不变,但生命的精华被黎鸣汲取,吞噬。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踏上旅途后,他就遭遇不少白狼,在荒野外,白狼跟乌鸦简直是标配的动物。

基本上它们在发现黎鸣的时候,都会迟疑,犹豫,直到黎明首先发起攻击。

这些日子,他从白狼身上补充了不少精华,最初效果尚可,逐渐地变得微弱,而刚才的吞噬……只进行了一点点,就已经毫无效果,否则正常状态,这些白狼会变成干尸一样的存在。

黎鸣知道,这是身体达到饱和状态了。

而这之前,白狼累计为他身体增强的幅度,至少提供了强化30%的贡献。

“赐予还是掠夺,皆是王的恩典。”

黎鸣轻声自语。

但是他很清楚,这又跟老虎八的能力不完全一样。

自从听过罗中书对沙漠白狼跟乌鸦的描述后,黎鸣对比过便知道,他如今身体恐怕由它们的血肉组成。

他能夜视,有着超出常人的力量,耐力突出,但是速度不快,视力、听力一般。

再结合蛇虫鼠蚁逼退,以及他随机抽的一只幸运蛇,喝了他的血后毒发身亡。

完全可以验证他的猜想,那天从巴士旁看到的血肉,就是白狼跟乌鸦的残留。

是老虎八的能力在他这里变异适应,还是另有别的原因?

黎鸣不清楚,事实上,白狼跟乌鸦都是常年生活荒野的生物,基本进食的都是疯狂因子偏高的尸体,它们体内积累的疯狂因子,绝对是普通荒野生物中最高的,然而就是这样的,别人畏惧的东西,对黎鸣来说却宛如甜美的补品。

其他小动物,对他来说毫无作用。

“嗨兄弟,你脚边的那两只白狼,能把毛皮卖我们不?”

一辆改装过的货车停在黎鸣不远处,一个粗汉隔远对黎鸣喊话道。

“一块毛皮三千块,两张给你七千,老兄你瞧这成不?”

“可以。”

黎鸣没多想,点头答应。

货车上下来六个人,五个坐在前后排,一个从货车仓库里走出来,穿着简易的武装,手里拿着冲锋枪。

“完好无损!”

为首的大汉打量完死去的狼,算黎鸣一万的价位,给了他两张,可到城里银行分别兑换五千块的交易卡。

这是荒野里常备的货币,自从转账交易不方便,物换物又不够灵活的弊端不断被诟病后,银行机构就想出了这么个法子。

用保证无法伪造,轻易可以辨认真假的技术打造了这么一种交易货币,一经问世就快速成为荒野交易的主流。

如今只有在少数情况下,一方才会要求使用抗生素,粮食水源等物资作为货币。

“嘿,兄弟,要跟我们一起回城不,凌城距离这可不近,你要走回去可得折腾好几天。”

黎鸣思索少许,便爽快答应道谢了。

老虎八给他的简易移动设备,在前段时间的沙暴中损坏,不得已他才徒步,就连他本人都受了一定伤害,全靠那几个拿走他帐篷的好心人隔空舍命相救。

虽没真死但也损耗不小,壮汉成病秧子。在荒野混不下去是迟早的事。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们几人平分一人也能拿一点几级,好心做好事黎鸣也祝他们能早日上天堂。

黎鸣发现了王的慈悲,其实还有另类的用途。

能让他通过反馈的慈悲,在交易中判断物品的价值,甚至是一个人的善恶,目的。

在刚才的交易里,他几乎没得到多少的慈悲值,他就知道对方利润不大,起码算上时间人力成本等各方面,一万块的价格在荒野中堪称慈善。

那对方图谋什么?

黎鸣寻思,但发现那粗汉有意无意的讨好,就释然了。

能留下那么完整的皮毛,得是不依赖火力武器,甚至尖锐兵器才能做到。

更像是徒手搏杀或者特殊的能力。

他坐着货车的后排,改装过后的货车比他印象中的宽不少,速度上也不显笨重。

黎鸣坐上去去好奇地打量了下,旁边的少女注意到之后,笑着给他介绍。

“小哥哥是第一次坐这种车吗?你别看比较简陋,但是在荒野上长途跋涉坐着也挺舒适的,很结实,前几天的沙暴你遇到了吗?”

少女有点骄傲地说道:“一般跑荒野的车子,都会虚的,我们的车子是特殊改装过,就算是前几天那种少见等级的沙暴,我们车子都没事。”

“换一般的货车,回去得维修一笔钱啦。”

她是这里唯一的女性,二十岁左右,年轻,朝气,皮肤常年在荒野,显得稍微粗糙,是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端正。

“我叫顾小锦,锦衣玉食的锦噢,是这附近荒野比较好看的女生,你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字吗?”

顾小锦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道。

黎鸣想了想,道:“我叫禾勿鸟,种的禾苗鸟都不想吃的勿鸟。”

“是我们以前那条街最靓的仔”

“额……”顾小锦一时愣了下,随即笑道:“你确实靓仔。”

一开始顾小锦搭话,其他人是有些紧张的,又有些莫名的期待。

见黎鸣开玩笑的口吻,他们才真正放松起来,虽然之前刚一接触,他们就用既往的经验判断出黎鸣不是个戾气的人。

“你们在凌城居住很久了吗?”

几句玩笑过后,见气氛变得轻松,黎鸣才开口道。

“嗯,我们在凌城住很久啦,这是我叔叔,堂哥,二叔,三叔,坐仓库里的是我二哥。”

“虽然我们是凌城的居民,但是也经常在荒野跑货,就是每次回去都要花一笔钱买理智药剂。”

顾小锦说到这里有些无奈,能过滤疯狂因子的设备更昂贵,运气不好还会损坏,常年在荒野跑还得担心别人见财起意。

其实也不是每次跑一趟都会让他们疯狂因子浓度超标,只是防范于未然,若是等快要接近临界值,那未免风险有些大,到时候需要购买的理智药剂性价比也更低,相比起来昂贵得多。

既然顾小锦愿意说,黎鸣打听起来也轻松。

后来慢慢地其他人也加入进聊天,双方相处起来越发融洽。

入夜。

“我们休息吧。”

改装的货车,前排两个座位都是驾驶位,一方驾驶的时候,另一方锁定则不能进行操作。

这是为了避免某些时候,一方失去驾驶能力或者不再方便开车时,不需要时间来换人换座位。

在荒野运气不好的时候,这省去的时间能救命。

长途跑了那么久,前排两人轮流开车,到了晚上视野受到影响后,他们才不再继续驾驶。

“虽然这段路应该不会有危险,但以防万一,还是停下来比较好。”

为首开车的顾师傅说完刚才的话后,才发现差点忽略黎鸣,连忙解释道,用商量征求意见的语气。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拿着书&一排排

    简朴的教室里,黎鸣拿着书本,教授着讲台下方一排排乖巧坐着的学生们。

  • &在如潮

    如黑白电视机画面骤然清晰又模糊,无声的电流在脑海在如潮水般冲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