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你!”对于黎鸣的行为,罗中书又惊又怒。“你在做什么!那怪物要回来了!”“你回来,我就杀了他。”黎鸣淡淡道,匕首轻轻地在罗中书脖子的肌肉处弧线一个小口。怪物越是逼近,他这小口,就越是延长至。鲜血不断地淌下,侵润罗中书的上衣。“黎鸣!”罗中书“你在做什么!那怪物要过来了!”。...

“黎鸣!你!”

对于黎鸣的行为,罗中书又惊又怒。

“你在做什么!那怪物要过来了!”

“你过来,我就杀了他。”

黎鸣淡淡道,匕首轻轻在罗中书脖子的肌肉处划出一个小口。

怪物越是接近,他这小口,就越是延长。

鲜血不断流下,浸润罗中书的上衣。

“黎鸣!”

罗中书还在大声尖叫。

见罗中书仍然不死心,疯女人朝他冲来,黎鸣毫不犹豫,一匕首把罗中书割喉,鲜血溅射,他应声倒地。

而疯女人没有停止动作,靠近黎鸣的时候,起身飞跃,扑面而来。

她的速度比常人要快,但是仍然没有超出黎鸣动态视力捕捉的范畴,他的神经反射跟得上。

当然,黎鸣没她迅速,他也没必要跟这怪物比拼速度。

在女怪物扑击他之前,他就做出踢击的动作,仿佛未卜先知,女怪物的脑袋迎面吃了黎鸣的攻击。

一个沙袋,一个旋转的黑色皮球快速飞离黎鸣,受到反震的力道,他的右腿有点麻,也就仅此而已,他的速度不快,但是耐力上不错,简单来说皮厚。

让维持安定的村民都惊惧,无惧子弹的怪物,就这样被黎鸣轻易解决掉。

“心狠手辣啊。”

罗中书不知何时站在一滩鲜血上,脖子的伤口已经愈合,拍着手掌,给黎鸣点赞。

“再心狠手辣,也不如你拔掉无情。”

“逢场作戏而已。”罗中书淡淡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无论用哪种方法推理,你都是最大嫌疑人。”

罗中书的破绽不少,首先,他结识黎鸣本身,就是一种值得怀疑的巧合。

那天他在黎鸣面前吃的肉干,后来藏在鞋子上,看似是荒野人的小心,却不知道对真正的荒野人来说,那样的操作无疑智商熄灭。

再就是石头的问题,罗中书明显想拿一块普通石头做文章,引诱黎鸣中陷阱,比如说这变异的疯子。

至于具体目的是什么,黎鸣分析不出来。

洞穴,白狼,那些都是为黎鸣而设计,既然罗中书本身就是最大嫌疑人,黎鸣只好抛弃正常人的角度分析,以更深一层的诡异目光看待。

其实最简单的理由不是没有,罗中书这名字,看着就不像是一个荒野人能有的……

“你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黎鸣说道:“想来你是个城里的大人物,能为了伪装自己,不惜吃鞋子里的肉干,只能用疯狂来形容,你是我这辈子遇过的,最疯狂的人。”

“吃肉干的时候,不是我,我虽然不介意多看看这世界的风景,但是没有疯狂到这个地步。”

罗中书解释道:“那时候,操控这具身体的,另有其人。”

“是个狼灭。”

“运气不好,猜拳猜输而已。”

“我不明白,我最多算个有一点力量的能力者,值得你花费那么大心机,耗费这么多时间?”

黎鸣提出他的疑惑。

“但凡是能力者,用一点力量来形容,都是对普通人的侮辱。”

“过度的谦虚,就是傲慢了。”

“每一个能力者,都值得招揽,当然这是官话。”

罗中书话题一转,将他这段时间的设计,缓缓道来。

“本来我来这里,只是偶然的放松,遇到你,其实真的是巧合,如果用玄学的说法,那这一切你可以当做是命运的安排。”

“命运是弱者的借口,是强者的理所当然。”

黎鸣反驳道。

“是吗?”罗中书诡谲地一笑,“我傲慢地认为,这是你对世界了解的太短浅了,在我个人的角度看来,在世界诞生之初,一切的轨迹都已经既定,百年,千年,千千万年之后的历史,只要你洞悉了所有的规则,就会发现全是早已书写好的剧本。”

黎鸣摇摇头,“撇过这个话题吧,我们深究下去没有意义。”

“确实。”

罗中书同意他的观点,“当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上了心,起初仅仅是稍微我注意的程度,直到……我有意无意跟你说到重启环的事情。”

“重启环?”

黎鸣不解。

“没错,你当时听到重启环之后,反应太过平淡了。”

罗中书笑着道:“你的反应,直接暴露了很多事情,因为重启环三个字,本身就蕴藏着一个,不是普通的、流落在外的荒野能力者该知道的秘密。”

“而如果说,你是某个组织派来这里执行任务,又显然不会露出这么明显的破绽,排除你在反向试探我的情况,那就是你确实对重启环不清楚。”

他知道黎鸣在等他进一步解释,可是他选择恶趣味的卖一个卖关子。

“等你进城,不……村落的其他人,其实你只要稍微上心,试着去询问一下重启环,你就会知道你暴露得多么彻底。”

“没事,我知道你笑话着看我演戏,但我不尴尬。”黎鸣意外地没露出羞赧。

罗中书愣了下,一时间停顿几秒不知道说什么。

他有预料到黎鸣的各种反应,唯独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在接触你一段时间后,哪怕你尽力掩饰,很多细节也暴露出问题,这也给了我一个很大的疑惑……你,到底是什么人?”

罗中书眼睛微微眯了下,见黎鸣没回应,继续道:“那块石头,确实是很普通的石子,我之前所以用言语引导你,包括那个女人,我是想试试你的疯狂数值。”

“试一试,你的‘人性’。”

“可惜你并不上当,反而进一步想将责任归咎到我身上,让我背负上愧疚罪恶。”

“包括我提出的疯狂试纸,洞穴的中元草,同样是想要为了尽快积攒足够的钱,去购买试纸,好让我具体掌握你的数值,所以我甚至刻意安排了一个特别的灰色商人,打算将某件特殊的测量器工具间接给你。”

“为什么?”

疯狂因子让人畏惧,那些村民们是因为担心别人的变异影响到他们生命安全。

罗中书关注他的疯狂因子浓度,显然不是这个原因。

有更深层次的,他不知道的理由。

“这涉及到我们组织的一个小秘密。”

“行。”

黎鸣没追问。

“你比我想象中要细心,洞穴的中元草跟洞穴,人为的痕迹这么快就被你发现,是我想不到的。”

“干脆地,我顺水推舟,控制了两只沙漠白狼,让它们试一试你的身手,没令我失望,遗憾的是,没有试探出你的具体能力,单纯的肉身强化?我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对你充满期待,所以……”

罗中书笑着,直接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组织?”

书评(472)

我要评论
  • 白吧?&虑的,

    “你明白吧?它从来都很焦虑的,以致于它很多时候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 “记得&意点,

    “记得课后处理一下,下次下手注意点,刚才的血把周围同学的课本都弄脏了,影响学习。”

  • 一眼看&透黑暗

    打开房门,里面的屋子空寂无人,一眼看过去,没能看透黑暗的尽头在哪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