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给你的试纸。”黎鸣递过来罗中书两张,“你没再次提醒,我差点儿忘了了。”“嗯。”罗中书递过来试纸。“对了,这试纸……真的要滴血一直这样,才能测疯狂的因子的浓度?”黎鸣迟疑的模样地说:“老罗,你要不然给我标准示范一下?”“怎么,怕疼?”罗中书没好气道:“你堂黎鸣递给罗中书两张,“你没提醒,我差点忘记了。”。...

“这是给你的试纸。”

黎鸣递给罗中书两张,“你没提醒,我差点忘记了。”

“嗯。”

罗中书接过试纸。

“对了,这试纸……真的要滴血下去,才能测出疯狂因子的浓度?”

黎鸣犹豫的模样说道:“老罗,你要不给我示范一下?”

“怎么,怕疼?”罗中书没好气道:“你堂堂一个能徒手杀狼的高手,居然会怕疼?够扯淡。”

“我怕疼,但却敢徒手杀狼,是因为实力不允许。”

黎鸣理所当然道。

“到时候再示范给你吧。”

罗中书说道:“疯狂试纸价格不菲,我不想浪费,反正晚几天,也不影响你去赚钱,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偷懒了,就得饿死在荒野。”

“我现在不太想用。”

罗中书直接道。

“那好吧,晚几天就晚几天。”

黎鸣无所谓道,言语中却透露出几分急切:“几天的时间,眨眨眼就过去咯。”

他后来有新的考虑,没有直接说疯狂试纸的问题。

“对了,他们这些走荒野的商人,会不会昧良心?给我们吃的食物会不会有毒啊什么的。”

“我们是他们的客人,虽然是很低等的那种,称不上大爷,但他们也不希望我们随随便便就死一批,影响到他们赚钱的。”

罗中书给了他个肯定的答复。

“那我就放心了,我堂堂一个能力者,食物中毒死掉,就太憋屈了。”

黎鸣开玩笑道。

几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正当黎鸣想要开口,试着催一催罗中书疯狂试纸的事情时,后者有点焦虑地抢先。

“老黎,你还有没有上次你送我的石头?”

“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那你能告诉我,在哪里捡来的吗?”

“你拿那石头去骗到钱了?”黎鸣脸色古怪地看着他,那石头在他看来,也就外形还不错,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

“不是。”

在黎鸣的追问下,罗中书犹豫了很久,才道出了真相。

原来是他扶贫的对象,喜欢那石头,并且越来越痴迷,为了想得到更多的石头,不惜让罗中书白嫖。

“真没有了,不过你可以去找找。”

黎鸣给出了个地址,随后变得漠不关心起来。

那是村落里平时很多人都会经常路过的地方,若真有宝藏,早就遍地窟窿。

至于扶贫女为什么会对那块石头那么上心,他同样不想去深究。

日子不断过去,黎鸣看到罗中书脸色变得憔悴起来,眼窝深了一圈。

吃东西的模样越加邋遢了。

“老黎,我感觉我不太对劲了。”

“我知道你一直想说的,只是顾虑到我的感受。”

“还行吧,我觉得你还是挺正常的。”黎鸣不在意道。

“你在安慰我。”

“真的,你这不是还有个人的样子,什么时候你要不当人了,再跟我说道说道。”

这……

罗中书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复。

“救命啊,有人疯了!”

在气氛沉默没多久,一阵呐喊声,从村落不远处传来。

黎鸣虽然没有在村子落居的权利,但白天还是能跟罗中书来混混的。

“有人疯了?!”

罗中书愣住,然后大骂,“肯定是哪个王八蛋,超过1500的浓度!”

“我们过去看看吧。”

黎鸣忽然提出道。

“这不太好吧……”罗中书迟疑道:“别人遇到疯子都是逃跑的,我们主动凑上去?老黎啊,你要想带我去见识的话,要能罩得住我啊?”

“没事,我想过了,以我的力量,就算是那天我们去的山洞,那群幕后想要算计我们,我都敢跟他们刚一波。”

“哪怕是他们的阴谋,老罗啊,只要你不离开我身边,我就敢保证让他们阴谋破产。”

罗中书质疑地打量着黎鸣。

“放心,我有我的秘密。”黎鸣平和道,语气中充满着肯定。

“好,我信你。”罗中书一咬牙,决定冲了。

疯子所在的地方不难找,只要根据人群涌动的方向就可以判断了。

大部分在逃,也有一部分属于村子里的武装力量,村子有意外,他们作为既得利益者,必须站出来,无关责任,只因利弊。

嘭,嘭,嘭!

枪声的骤然响起,让一些本来想去凑热闹的,连忙反过头逃跑。

一般能动用枪械,甚至出现连续射击的,都不会是小事。

“担心你老相好?”

“你看出来了?”

“嗯,”黎鸣看着罗中书最近弄得有些黑、有些灰沾着,却懒得梳理的脸部,道:“看你脸色就看出来了。”

那是一个披头散发,四肢着地,关节呈现不自然扭曲的人形,衣服上有几个血洞,鲜血在滴落。

果然是罗中书的相好。

“疯狂因子浓度绝对超1500了,她疯狂因子远远超过1500了!她不是人!”

罗中书紧了紧穿好的裤子,惊恐道。

嘭,嘭,嘭!

由于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又由于囊中羞涩,缺乏实战经验,村里的维安人员,往往几枪才能命中一枪,这已经很不错了。

可惜疯女人吃了子弹后,除了身上流血,似乎没有明显的畏惧。

她动作十分迅速,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四肢在地,如动物一样奔跑,无视子弹的射击,来到距离她最近的一个男子边,跳上。

一嘴,将脖子嘶咬出一个缺口。

然后直接用手把脑袋摘了下来。

“她牙齿都能嚼碎骨头了。”

“现在不是评价这个的时候啊老黎,老实说,你有没有把握的啊。”

疯女人没多久,就将好几个村民杀死,剩下的跑的跑,没有敢正面反抗的了。

“喂喂,她盯上我们了!”

罗中书想要往黎鸣背后缩去。

“放心,她的七寸尽在我咫尺之间,。”

“嘶哈!”

疯女人发出诡异的叫声,背对地,肚朝天,双眼看着黎鸣他们的方向,四肢反转奔跑。

“她过来了!老黎!你再不出手就迟了!”

罗中书大喊道。

说罢。

黎鸣果然没让他失望。

几乎在同一时间,反手将罗中书推到他身前,掏出匕首对准他颈动脉。

“你过来,我就杀了他。”

书评(441)

我要评论
  • 三人小&人的对

    三人小组里,为首穿着紧身制服,头发盘起的女性没有理会两人的对话。

  • 灯坏了&吗?”

    “还是,自从灯坏了之后,我懒得去修?可是好像,我走了这一整个城市,连个维修的店都没有?啊话说,我吃饭了吗?”

  • &色长发

    他追上了前方曼妙的背影,那是一位身材高挑,留着黑色长发的女性,穿着黑色的教师装,搭配白色丝袜,咯噔咯噔地轻声走在过道上。

  • 他也诲&。

    对于这群花朵,黎鸣很有耐心,偶尔有调皮的熊孩子,他也诲人不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