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直接证明,他们想多了。也没狗血的剧情的预感成真,但是是人在很紧张时候的过度怕。等出洞口,意外发现安全后,他们才稍稍松了口气。仔细一想,以罗中书的身份,能拿得出炸药、如果多中元草的人,更本不需如此精心部分设计他,倘若不能够,恐怕那些都是荒野的普普通通角色没有狗血的预感成真,不过是人在紧张时候的过度担心。。...

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

没有狗血的预感成真,不过是人在紧张时候的过度担心。

等出来洞口,发现安全之后,他们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仔细一想,以罗中书的身份,能拿得出炸药、那么多中元草的人,根本不需要如此精心设计他,若是不能,估计那些都是荒野的普通角色,中元草自己私吞不好?

想明白这点,黎鸣又不解了。

逻辑出现了矛盾,重新梳理的话,莫非是他们的圈套不是为罗中书而设计,后者只是误打误撞?

那一旦被发现,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如果不是针对的罗中书,那又是针对的谁?在这荒野,谁有那个价值,值得幕后花这心思?

一个个疑问从黎鸣心头升起,线索太少了,无从推理,这样他应对未知危机的把握,就更少。

“你发现这山洞之前,有没有接触到什么人?或者得到过什么东西?”

罗中书听到黎鸣审讯一样的口吻,明显紧张起来。

“没、没有啊,哪能遇到什么人啊,就最近,最近你给的那块宝贝算不算?”

黎鸣暗暗摇头,在他认识罗中书之前,对方就发现这山洞了,显然这不是契机。

“对了。”

罗中书似乎想起什么,犹豫了下,咬咬牙道:“我那段时间,得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

黎鸣下意识追问道。

但是罗中书不肯说是什么,神神秘秘的。

见此,黎鸣不好继续进一步探究,想了想,他给出建议,因为他怀疑罗中书可能因为那件神秘宝贝,导致他被人盯上了,所以才设计这样的陷阱,至于为什么是这样的陷阱,原因不详。

“有人进过去的痕迹,无论如何掩盖,在专业人士眼里都会被发现的,所以他们不管目标是不是你,为了保全自己,你最好将那样东西放到山洞入口边上。”

“前提是,那件物品,你没有给其他人看过,不会增加你暴露风险,当然,如果没被其他人知道,是不是你被盯上这点,值得深究,但这是唯一的,你能做的,能尽量保全自己的方法了。”

罗中书迟疑道:“我考虑下。”

黎鸣默默摇头,不做评价。

“对了,老罗,看你刚才的速度,跑得不慢啊。”

罗中书略显得意道:“他们都叫我做荒野四条腿。”

“兵分两路?”

“好!”

二话不说,两人迅速分开,罗中书头也不回地朝枯树林扎去。

“黎鸣!每次打团你都跑得比狗还快!”

脑海中不经意闪过这句话,黎鸣下意识泛起淡淡的微笑,随后又心情复杂。

七十年,七十年,沧海也桑田。

说这句话的是谁,长得什么模样,如今想来就像是老旧的黑白电视,严格来说也没区别,没意外的话故人的样子,的确只能从黑白色的相片中窥见。

几分风趣,几分寂寥。

很快地,这些情绪又全部消失不见。

黎鸣转过身,看向原本在身后的两头沙漠白狼

“两头沙漠白狼……按老罗给我的科普,它们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它们迟疑着,看着黎鸣的目光,似乎有着人性的疑惑,它们……在黎鸣身上,嗅到了像极了同类的味道。

约莫半分钟,它们嗷呜一声,凶狠地朝黎鸣扑来。

“可惜了那两把手术刀。”

黎鸣心里有些遗憾,若是有那两把之前对付黑制服的手术刀在,或者课室那把大砍刀,他手起刀落,它们立刻狗头不保。

而现在。

他瞬间闪过关于沙漠白狼的知识。

视力,听力都不太好,速度慢,力量、嗅觉跟耐力是优点。

“我跑得快,听得远。”

黎鸣自语一句。

狼的谎言在他身上起作用,他的速度提升,他的听力下降。

以比白狼更快的速度,他躲开了它们的扑击。

趁着它们的硬直,黎鸣一脚用力踹在一只白狼的腰上。

铜头铁骨豆腐腰!

按照黎鸣之前对狼的认识,腰是狼薄弱的地方,既然这沙漠白狼沾了个狼字,这一脚下去绝对……

“嗯?”

发现白狼没多大碍,黎鸣一个快速过肩摔,将另外一只白狼甩飞后,快速、一脚又一脚。

“我力气大,看得细。”

狼的谎言令他的力量上涨,视力暂时性下降。

有了加持后,黎鸣一脚踢下去,感觉跟踢豆腐一样,出脚就像发射炮弹。

嘭!

第一只白狼,死。

力量跟速度的双加持,就算损失了部分视力跟听力,另外那只白狼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没两下就成了泉下鸳鸯。

“啊!”

一声惊呼,从旁响起,只是对目前的黎鸣来说,只能说一般。

罗中书,半路跑了回来,看黎鸣杀狼如杀鸡,一脸惊讶。

有了美颜滤镜,他看罗中书的模样,似乎都清秀了几分。

“老罗吗?你走过来让我看仔细点,我现在十米外六亲不认。”

黎鸣和气地对他招手。

“你、不会想杀我灭口吧……”

罗中书忍不住喉咙一紧,颤声道。

“什么?你说你要杀人!?那不行,被人看到是犯法的!”

“不是不是!”

罗中书听到黎鸣大喊,连忙重复道,下意识也提高声量:“我问你是不是想杀人灭口!”

“啊?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杀狼了!”

“哦,只看到杀狼,我犯不着杀你。”

“以防万一,你再想想还看到了啥?有没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这会儿,黎鸣已经来到罗中书旁边了,宽慰地拍了拍他肩膀,由于视力的下降,他看东西不由得微眯着眼。

“你的眼神不是这么说的啊。”

看着黎鸣的冷眼,罗中书寒气直冒。

好不容易确认了不会被杀后,罗中书才松了一口气。

等冷静下来,罗中书又显得很兴奋,忽然发现身边的朋友很牛逼,不由得他情绪不高涨。

“老哥,你怎么杀的狼啊,那么厉害!”

“铜皮铁骨豆腐腰。”

黎鸣淡淡道。

“对着腰打,白狼好杀?”

见罗中书蠢蠢欲动的样子,黎鸣想了想,补充道。

“确实,你可以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试着对它的腰来一个滑铲。”

“这样它就死了?”罗中书啧啧称奇。

回到村落后,黎鸣看着罗中书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可以暴露身体素质,但狼的谎言、王的慈悲两项能力,是绝对不能在人前明显暴露的。

黎鸣可以肯定,罗中书是他在加持完状态之后才回来。

但是……

“那两只白狼,本来快要放弃攻击我的打算了,后来却受了刺激一样,是人为控制?手段是什么?”

抛开超远程的控制,若没有隐藏得很好的人,那时在黎鸣身边的,就只有一位。

书评(314)

我要评论
  • 断颇为&赞赏。

    他提到刚才被砍下脑袋的学生,女老师对他的果断颇为赞赏。

  • 经西下&,很长

    此时,太阳已经西下,天边的橘黄色跟墨黑交染,街灯撒在马路上,将来往行人的影子拉得又瘦、又长,很瘦,很长。

  • &在沙发

    黎鸣躺在沙发上,也没开灯,让自己的身体深深陷入进去这片柔软里面。

  • 自己,&然一身

    得一人白首,百年过,入土也是个好滋味,不像自己,又是七十多年过去,仍然孑然一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