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像是似曾相识,但是黎鸣没想太多。“滚吧吧。”罗中书佯怒道,“就你这憋脚的演技,谁看不穿啊。”黎鸣哑然失笑地摇了摇头,“那你几眼看透我也不是人咯?”罗中书哈哈大笑几声,“我貌似希望能你不当人啊,但是啊……”他笑着笑着,又变的苦意,“你人太好,太善良真诚了“滚蛋吧。”。...

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不过黎鸣没想太多。

“滚蛋吧。”

罗中书笑骂道,“就你这蹩脚的演技,谁看不穿啊。”

黎鸣失笑地摇摇头,“那你一眼看穿我不是人咯?”

罗中书大笑几声,“我倒是希望你不当人啊,可是啊……”

他笑着笑着,又变得苦涩,“你人太好,太善良了,你不知道,昨晚那件事在小圈子传得很开,大家都说你是大好人!”

“不当人的,能活得滋润,要当人的,你迟早当不了人!”

“重启环出现后,世道,也不再是以前的世道了!”

“行行行,我明白了,罗老哥苦口婆心,我听你劝。”

见黎鸣似乎真听进去,罗中书才停止他的长舌。

“对了老哥,有个问题啊,我想问你。”

“人渣的命,算是命吗?”

提到那两个字,罗中书愤慨道:“他们手里哪个不是沾了人命啊,就他们,算人吗?畜生都不如!”

“懂了。”

罗中书有些奇怪地看了黎鸣一眼。

“看来我的三观没有出问题。”

黎鸣默默想道。

“人渣不算人,这说法确实很合理。”

这样,等需要发动王的慈悲时,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引爆那几人的印记了,而他们被引爆印记,就要死亡。“毕竟……人渣不算人,我这样做,没有违背逻辑上的人性。”黎鸣心里补充道,“换做一般人被拿走帐篷,可能晚上就要受冷生病,说不定就治不好了,毕竟小小的感冒都能死人的,我要他们的命……很公平,是见义勇为,是代替法律制裁恶人。”

虽然罗中书之前跟黎鸣说,他身上的钱足够买好几张疯狂试纸,但那是在物价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在荒野,物价的浮动有时候会比较夸张,就算没波动,黎鸣也需要足够的钱去买理智药剂。

有了那块破石头打基础,罗中书对黎鸣好了不少,知道黎鸣被打劫,缺钱,于是咬咬牙,决定带黎鸣去他平时藏着掖着的地方,去采集草药。

“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没,中元草只有疯狂因子达到一定浓度,才能生长。”

黎鸣点点头,“没忘记,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不知道是真科学还是谣言,说是一般毒蛇的洞附近,会有它的解毒草。”

“管它真假呢。”

这就触及罗中书知识盲区了,他简单带过话题,“疯狂因子的浓度越高,中元草就越容易生长,质量就越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富贵险中求。”

黎鸣笑道,“老罗,你别看我斯斯文文,我也不是那种胆小鬼,好歹见过大风大浪的啊。”

罗中书显然不信黎鸣的话,要不是后者确实有金钱需求,就算是好兄弟,他都不一定愿意带去那种鬼地方。

险中求的险字,不是说笑的,他一身的疯狂因子,全依仗他拼命的努力。

“嘘,小声点,我们绕路……”

罗中书今天带黎鸣走的路线,确实不一样了,鬼鬼祟祟地带他左绕右拐,生怕被人跟身后。

他指了指数十米外,两个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黑色乌鸦,连忙带黎鸣换个方向。

看了看乌鸦身上的黑色羽毛,等走远些后,黎鸣低声开口。

“那些乌鸦……”

“食腐乌鸦,你也可以简单叫它荒野乌鸦。”

罗中书情绪有点不太好,“有它们在,证明那条路死过人了,不安全。”

“既然不安全,那群乌鸦还过去?”

“因为有毒啊,”罗中书解释道:“你想它们平时吃的什么,身上带了不知道多少病毒,一般吃肉的生物,根本不敢吃它们,就算不怕它们的毒素,那口感,啧啧。”

“不过它们倒不是没有用,取点它们的羽毛,晚上就不用担心蛇虫鼠蚁的过来了。”

“艹,倒霉!”

话刚说不就,罗中书低声骂了句,神色倒是没有太慌张。

“沙漠白狼。”

他一边带黎鸣离开,一边科普:“它们视力,听力都不太好,跑不快,全靠一个鼻子过活,想不明白,它们是怎么就没死绝,要换我们眼不够尖的,死十遍八遍了都。”

关于沙漠白狼跟荒野乌鸦的信息,黎鸣都记在心里,因为……这些优缺点,很诡异地符合他身体的现状,再加上那黑色的羽毛跟白色的毛发,跟他复活时在巴士旁看到的,惊人的相似。

“耐力,嗅觉,力量,是优点。”

“包括自身的毒素在内,可惜的是视力,听力相对较弱,速度偏慢,当然是相对来说。”

“嗯,白狼跟乌鸦都能夜视。”

“你记下这些是好事,要在荒野混,没人带你点东西,活不长。”

罗中书见黎鸣认真的模样,颇为欣慰。

“以后碰到,能早点避就早点避开,终究是危险。”

罗中书最后叮嘱道。

除了遇到沙漠白狼跟荒野乌鸦外,两人没再碰到其他意外,顺利地来到一处隐蔽的枯林边。

“还有小山丘挡着,怪不得一般人找不到。”

黎鸣对罗中书的细心表示佩服。

随着罗中书跳下洞穴,里面黯淡无光。

“别乱摸,周围一片黑,你看不见很危险的。”

见黎鸣大胆的行为,罗中书微微吓了一跳,虽然他不止下来过一次,但是保不准会有变化。

制止了黎鸣的举止后,他蹭出照明石的亮光,让周围有了光源后,才带黎鸣大胆摸索。

“这里的疯狂因子浓度很高,十分钟,最多十分钟,我们就要赶紧离开。”

罗中书快速将忘记叮嘱黎鸣的话补上。

“我上次来看还没这么多的!”

他惊呼失声。

中元草的采集,没有很困难,黎鸣轻易就能从土壤里拔出,忽然他开口道。

“老罗,你有没有觉得,长中元草这边泥土比别的更湿润?”之前很罗中书有过不少采集经验,黎鸣自然知道一些中元草的外表上的知识。

罗中书愣了下,下意识回道:“没水怎么长草啊?”

黎鸣若有所指道:“一般来说,山洞内的湿度、温度,都相对恒定,条件合适的情况下,适合来储存酒酿。”洞穴恒定的湿度里,中元草所在的土壤却特别湿润,这样就不正常了,异常地违和,就像……这些草,这些土,是这里的异类,本不属于这里。

“啊,老罗,你知道的,我没什么文化,说错了你别见怪,我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

“你看……”

黎鸣指了指洞口,“这窄的,刚好够一个人进入多些,你说像不像是,有人挖到这么大个口了,觉得刚刚好?”

罗中书看了看入口,又看了看山洞深处的漆黑,里面彷佛有一尊择人而噬的猛兽,打了个寒战。

如果入口被毁,他们会被深埋在洞中,困死!

“一般中元草生长周期,多久?”

“……根据疯狂因子的浓度,普遍来说,荒野这边都是三个月。”罗中书沉默了会儿,道:“我上次来,是两个月前。”这就意味着按常理,两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够它们生长得这么茂盛,有人出于某种目的把草移植了过来,极可能是圈套!

顿时只觉得黑暗之中,密密麻麻的双眼,在偷偷注视着。

看他笑,看他疯,看他欣喜若狂!

他们距离洞口,有1分钟的路程。

若是这1分钟里,真有人埋伏在外面对他们动手,将洞穴炸塌,就算是黎鸣,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跑!

半分钟。

二十秒!

只剩十秒的路程了!

“会不会,在这最后十秒,就倒下了?”

书评(499)

我要评论
  • 的原因&,衣着

    同时,她在脑海中快速分析,暴露的原因,衣着?外貌?气质?行为举止?

  • 位身材&的女性

    他追上了前方曼妙的背影,那是一位身材高挑,留着黑色长发的女性,穿着黑色的教师装,搭配白色丝袜,咯噔咯噔地轻声走在过道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