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启动环会出现后,整个世界分崩离析,空气中突然间饱含了大量,在世间为命名为疯狂的因子的东西。它腐蚀着每一个人类,更有甚者生命,一切有机物、无机物。那段疯狂的幽暗的时日已不再提,现在的好不很容易一点点打扫疯狂的,逐步建立起秩序跟保持平稳。那些当权人,会轻意不允许被打破而如今的达到平衡它侵蚀着每一个人类,甚至生命,一切有机物、无机物。。...

重启环出现后,整个世界分崩离析,空气中忽然充满了大量,现世命名为疯狂因子的东西。

它侵蚀着每一个人类,甚至生命,一切有机物、无机物。

那段疯狂黑暗的时日不再提,现在好不容易一点点清扫疯狂,建立起秩序跟平稳。

那些掌权人,不会轻易允许打破如今的平衡。

“进城啊……”

黎鸣语气莫名。

“还断不了念想啊。”

罗中书对黎鸣的执念有些不理解,也感觉能理解。

可是啊,他已经是二十几岁的人,不是黎鸣这种愣头青了。

“老咯,老咯。”

他感慨道。

“不过……”

罗中书忽然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进城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罗中书贱笑地搓了搓双手,黎鸣没好气地拿出一块外形颇为漂亮的石头,递到了他手上,这纯粹是黎鸣前不久看见的,在路边感觉形状不错的石头,心血来潮捡起来,偶尔放手里把玩的东西,没什么特色。

“一块破石头而已,惦记了那么久。”

“你不懂,我一直觉得这玩意有什么门道,万一你看走眼了呢。”

罗中书拿到想要的宝贝,当真眉开眼笑。

等把玩数分钟后,他才恋恋不舍地,将这石头藏在自己另外一只鞋底。

“你平时跟我采的草药,记得吧?”

“那就是制造理智药剂的成分之一,很好笑对不对,能消杀疯狂因子的东西,居然来自在高浓度疯狂下生长的草药。”

“等你赚到足够的钱,买下足够的理智药剂,那你体内的疯狂因子,就能不断下降!”

罗中书是个采药人,认识他之后没什么门路的黎鸣,干脆顺便跟着他去混混,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慢慢熟悉这个世界,想到这里,黎鸣淡淡道:“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我恐怕到死都赚不到那么多钱,对吧?”

“对。”

罗中书肯定地点点头,“主要是人用的理智药剂,太昂贵了。”

不过好歹收了黎鸣的好处,罗中书尽量将他知道的信息交代得更详细些。

“当然,在你购买理智药剂之前,我建议你先买一份疯狂试纸,它能测试你体内疯狂因子的浓度,万一你真的赚到不少钱,到时候也好购买对应份额的药剂。”

“嗯,如果你疯狂因子超过1000,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说完,他犹豫着,又补充道:“假如,假如你超过了1500的话……”

“算了,当我没说,你那么年轻,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浓度。”

“疯狂试纸,不贵吧?”黎鸣询问道。

“不贵,以你现在的钱够买好几张了,嗯,事实上我们做这行的,都会常备一些。”

罗中书说道,黎鸣没问为什么这几天跟他混的时候,没有看到,问就是因为扶贫。

“等灰色商人拉货来,你可以买几张。”

闲扯过后,罗中书一瘸一拐地告别黎鸣,罗中书并非瘸腿的残疾人,实在是双脚底下,都有了故事。

男人有了故事,就有了包袱,走不快。

黎鸣居住的地方,是荒野随便搭的一个帐篷,很简陋,经过几次缝补才没有漏风,按罗中书的说法,他这种新来的人,能在村落不远处搭个帐篷,都已经很不错了,要距离可以进入里面有个小屋子,那得努力好几年。

“嗨,小子,你这帐篷不错啊。”

四个灰斗篷跟着黎鸣尾行了一路,等他落单回到帐篷处,才开始露出獠牙。

“大家出门在外是兄弟,有点困难不妨帮个忙?我们这还差个落脚睡觉的,你把帐篷给我们怎样,等我们有钱了,还你个更好的。”

为首的老大咧嘴笑道,亮了亮手里的匕首,虽然只有半截生了锈,但也能割人。

“或者你表现好的话,以后我可以考虑让你跟我们混,那个姓罗的,也就只有在女人肚皮的本事了,别看他那样,他体内的疯狂因子,高达800,就不是个东西!”

“和他走,你迟早死路一条!”

“几位说的是。”

面对欺凌,黎鸣好声好气地说道,“这帐篷可以给你们,甚至里面的一些工具,全送你们,你们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

“我人生地不熟,以后还请几位多多关照。”

“哈哈哈哈,小子,你这朋友老子认定了!”

为首老大一挥手,手下三人狂喜地开始给黎鸣拆东拆西。

“几位大哥,记得啊,这算是我暂时给你们的,以后要还的。”

看黎鸣重申,老大连连点头,“明白,明白,我们手头阔绰了,就还你。”

十来分钟,他们就把黎鸣十几天积攒的东西收拾得干干净净。

“老大,这卖了够我们去快活一下了!”

“嘘,说什么呢,以后要还这位小兄弟的。”

老大佯怒道,但却止不住笑容,荒野里混的,多是硬渣子,能否靠人数跟武器震慑,他心里也没底,只是见到个新来的,表面看白白净净,才来试探试探,没想到真有了意外收获。

“小兄弟心地善良,等我们发达了,一定有报答给你。”

“哪里哪里,各取所需罢了。”

黎鸣和气道。

“你们要钱,我就给你们钱,再想想,还有什么需要的?难得来一次,可不要错过。”

不知道为什么,为首的老大听到这句话忽然有点恐惧,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碍于手下人的面子,又只好压下情绪,匆匆拿走原本打算抢夺的东西。

离开的时候,三人暗道黎鸣是傻子,他们拿了好处,而黎鸣呢?收获了做好事快感,满足了良心?

太善良的人,可不适合在这里。

只有老大,总有些心神不宁,肯定有什么东西,是他忽略的。

“……是他的态度,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知道少了遮风的东西,在荒野吹一晚可能会要命!他不像是傻子,绝对知道这一点。”

还有就是,黎鸣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被霸凌的弱者,细细回忆方才,老大竟然生出一种,魔鬼在诱惑他做更多交易的联想。

因为对方在被自己抢了帐篷等物资后,还在问有没有别的需要的东西,如今回想,才听出语气有一种期待。

他期待的是什么?

老大心里的恐惧感越来越深,在荒野什么样的诡异没有?跟魔鬼做交易,是要付出代价的!

魔鬼最想要的,会是什么?

想到这里,他就加快了离开的步伐,如果不是假如他现在带头反悔,手下三人绝对会找机会捅死他,他早就回去归还物品了。

“不过我们都走那么远,以后躲他远点应该没事。”老大心存侥幸地想。

黎鸣默默感受体内积攒的慈悲,粗略有个估计。

那是性命的价值。

在双方交易帐篷的一刻,王的慈悲就已经在那几人身上留下了印记,什么时候引爆,借此发动能力,全凭黎鸣想法。

只要发动,黎鸣就可以得到王的慈悲各种需要的加成,而那几个被引爆印记的人的下场……就只有死,因为在他们看来,得到的帐篷有着堪比生命的价值,自然地,王的慈悲就会留下等同价值的印记,引爆印记,就等同于强行要他们支付相应的代价,哪怕是死亡!

“是赐予,还是掠夺,都是恩典,大概老虎八的性格在这荒野,怕是要被扒皮拆骨吧。”

其实有无帐篷跟那些工具,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夜晚的凉风固然渗人,换做普通人冻上几晚,少不得生病,放在荒野,一点小毛病都可能出大事。

但黎鸣的体质,早就超过了畏惧普通风寒的程度,至于一般的蛇虫鼠蚁,自他从殡月城走出后,也没看见过,想来是当今世界,这些小生命怕是不好活下去。

甚至乎……他更喜欢将自己暴露在荒野,被黑暗包裹,又似乎远方有无数危险目光,是不是远眺扫过这一隅的感觉,这些都让他充满熟悉的安全感,有助于睡眠。

“合则两利,互惠共赢。”

你用你廉价的生命,来换我的钱,这很公平,也……很合理。

不禁生出这个想法,黎鸣睡了过去。

次日,黎鸣遇到罗中书,后者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似乎愧疚,似乎愤怒,似乎不甘。

“我还说过要罩你的。”

“没事,不用放在心上。”

黎鸣笑道。

“该死的世道!”

自从收了黎鸣的破石头后,罗中书对他的好感度跟信任度就蹭蹭上涨,换做一般人,在卖方市场下,少不得对他宰一刀。

“在这世界啊,黎鸣,我跟你说,你得学会去伪装,装成跟那些混球是一路的人,要够狠,对他们狠,对自己狠,不然你活不下去啊,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罗中书说话有点乱,“你不知道啊,有些混账,是真的混账,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

“放心,我会的,演技很好。”

黎鸣笑着拍了拍罗中书肩膀,带着几分痞里痞气,“嘿哥们,咱俩自己人啊!”

我虽然在殡月城生活了七十多年,但是现在我已经是个善良的荒野人了,还会好心送人东西的那种。

黎鸣心里默默道。

书评(237)

我要评论
  • 心意被&虑。

    想到这里,黎鸣就充满了动力,看女老师的目光都有些把持不住,但是又怕自己的心意被发现,一时间有些焦虑。

  • 砍下脑&赞赏。

    他提到刚才被砍下脑袋的学生,女老师对他的果断颇为赞赏。

  • &回过头

    路上有唢呐的声音响起,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有人在嫁娶。

  • 语言不&音不同

    “如果语言不通、口音不同,会很轻易暴露我们是外来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