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商少卿走了后,楚兮才意外发现,之后自己走的路,像是有点儿问题,都忍回过头去看,不明白为什么,只会觉得后面像是有什么在盯着她像,“商大哥,等我一下~”走在前面的商少卿,听见楚兮对他的称呼,登时只会觉得脚下一绊,要也不是他的武功够高,能及时的控制住了...

跟着商少卿走了之后,楚兮才发现,之前自己走的路,好像有点问题,忍不住回过头去看,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后面好像有什么在盯着她一样,

“商大哥,等我一下~”

走在前面的商少卿,听到楚兮对他的称呼,顿时只觉得脚下一滑,要不是他的武功够高,及时的稳住了,差点就丢人了,

脸上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楚兮那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年,突&无欢,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听闻噩&但换来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 偶尔的&可以安

    这还是楚兮从老百姓偶尔的抱怨中信息,拼凑起来的,每当这个时候,楚兮都痛快得很,还是她高瞻远瞩,潜伏陈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两人,陈国才会这么快的完蛋,楚家那些枉死的战士们,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 己的时&么就是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尚和道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 ,还是&见到把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 ,牝鸡&人俯首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