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城南,这里宁静多了,显然这一片是富人区,道路都很宽敞了许多,两辆马车都也可以并进了。这样的地段,怪不得还能剩房间呢,怕是根本就没人能借到这里的房子吧。要也不是成楚兮要泡药浴,她还真的想就在马车里面留宿了。“小姐,我去敲敲门。”就在楚恒准备好敲敲门的时这样的地段,难怪还能剩房间呢,怕是根本就没人能借到这里的房子吧。。...

到了城南,这里安静多了,显然这一片是富人区,道路都宽敞了许多,两辆马车都可以并行了。

这样的地段,难怪还能剩房间呢,怕是根本就没人能借到这里的房子吧。

要不是成楚兮要泡药浴,她还真的想就在马车里面过夜了。

“小姐,我去叫门。”

就在楚恒准备敲门的时候,一旁的小角门突然开了,一个老头伸出头看了一眼楚兮他们,似乎是在确认什么,然后又关上了门。

整个过程,在马车里面的楚兮一无所知倒是把楚恒给整懵了。

过了一会,侧门开了,之前的那个老头,整个人都出来了,走到了楚恒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说到:“我家主人有请。”

听到老头的话,楚恒心里反而生出了一丝疑惑,本来应该是他们求上门的,现在人家反而主动邀请他们,楚恒,反而有些不敢进了。

叮咚连忙回到了马车的旁边:“小姐,这林园的主人,请我们进去”

“那就该多谢贵主人的好意了,”

楚兮做了决定,就算是这林园是龙潭虎穴,楚恒也敢闯。

莫老头把楚恒他们给带到了一个独立的院子后,才说到:“院子里面有一口井,你们要用水可以自己打,旁边还有个小厨房,你们也可以用,对了,别到处乱走,我家主人身子不好,需要静养。”

楚兮致谢后,莫老头转身离开了,他们从进了院子,都没有发现什么人,红豆有些害怕,总感觉这个院子阴深深的。

南瓜却觉得浑身都在发麻,这个园子看似没有人,但其实周围有不少的暗卫,能用得起暗卫的人,绝不是什么普通人家,他们一行人,现在完全是处于被包围的情况了,若是这些人对他们有任何的不利,今天他们怕是一个都走不出去。

楚兮如今身体没有恢复,但是她的灵魂很强大,这周围的情况,都逃不过她的感知,南瓜能感受到这里很多暗卫,而楚兮能感知到,这些人对他们是没有恶意的。

“小姐,奴婢去小厨房给您烧点热水。”

红豆和叮咚把东西都放好后,两人开始分工的做事了,一人打水,一人烧水。

绒花给楚兮准备好了药浴之后,南瓜藏好了身影随时戒备,他们身边有绒花这个手里有着各种毒烟的人在,若是遇到了危险,只要他及时预警,小姐应该是有机会能逃走的。

解开衣服的楚兮,看着自己胸前的莲花印记越发的明显,直接打发了绒花,这东西,绝不能让第二人看到,否则她真的解释不了,

如今她的手筋已经松快了不少,很少抖了,伤痕也淡了不少,副作用暂时还不明显,当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泡好了之后,楚兮就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中,半夜的时候,却被一阵刀剑交错的声音给吵醒了,楚恒和南瓜已经戒备在了楚兮的门口,

“小姐,这林园的主人,好像遇到了麻烦~”

楚兮散落着头发,披上了一件斗篷,打开了房门,借着月色,她能看到在这个院子之外,有两批人在缠斗,其中一批就是之前他们发现的那些暗卫,

如今那些暗卫处于上风,另外的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显然不是这些暗卫的对手,

恐怕用不了一刻钟的时间,那批闯进来的人,就批刺客,就会败退。

“小姐,咱们要帮忙吗?”楚恒在旁边小声的询问。

“用不着,这林园的主人应该是不需要咱们插手,就不要去添乱了。”

楚兮的话音刚落没多久,暗卫们就把那些刺客给全部杀了,尸体也很快处理干净了,这就速度,

楚恒眼里闪过深深的忌惮,还有戒备,他们好像见到了什么不该见到的场面,不知道这林园的主人会怎么处理他们这些目击证。

过了好一会,莫老头又出现了,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走到楚恒的面前,带着一丝歉意的说到:“让客人受惊了,这是我家主人给客人压惊的,”

楚恒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林园的主人,不仅没有打算对付他们,还给了他们压惊的礼物,这简直太难以理解了。

若是说之前,楚兮根本没有想过要跟这位林园的主人碰面,但现在,她对这个林园的主人,生出了一抹兴趣,

“不知道贵主人,是否有时间能见我们兄妹一面。”

莫老头看了一眼楚兮,想了想,才说到:“我会禀告主人的,客人们歇息吧。”

第二天一早,楚兮一行人就等着林园的主人接见他们了。

刚跟着引路的人走到主院附近的时候,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绒花和楚恒顿时心生戒备,楚恒的手已经摸上腰间的刀柄,而绒花手里也蓄力着,准备随时捏碎毒丸。

“贵客请,我家主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楚兮点了点头,跟着引路人继续往前走,等进了主院的时候,跟进了什么烧窑似的,若是现在是冬天,这件屋子估计是最适合过冬的屋子,可现在是夏天啊,

怕不是这主人是有什么毛病吧,在这么热的地方住着,院门口到客厅,并没有多远,但就是这段路,楚兮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黏在了身上,额前的头发,也有些贴在了脑门上。

一道清俊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楚兮一眼望去,竟然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是你!”

绒花的表情也有些吃惊,当初她还有些惋惜,这人还没有好呢,就不见了,没想到,如今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还间接帮了他们一把。

“许久不见,姑娘别来无恙~”

商少卿看着楚兮一脸惊讶的样子,有些想笑,似乎眼前的这个有些呆萌的小姑娘,跟当初那个在山涧等着他咽气的小狐狸不是一个人。

看着明明是艳阳天,还住在这样热气腾腾的屋子里的人,楚兮脸上闪过一抹怜悯,哎,也是个可怜人啊,这身子骨,真是有够差的,不像她,从小就壮得像条小牛一样。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是那些&为了保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朝的时&,十五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 “原来&人,也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 国被吞&这一年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 那些枉&士们,

    这还是楚兮从老百姓偶尔的抱怨中信息,拼凑起来的,每当这个时候,楚兮都痛快得很,还是她高瞻远瞩,潜伏陈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两人,陈国才会这么快的完蛋,楚家那些枉死的战士们,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 下,发&心中的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 各种被&得可笑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开元三&族贵胄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