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刚更方便完,准备好回家去的时候,几道光晃了眼,她很好奇看了过去的,谁明白,就看见了一把沾了血的刀,在阳光的映照下,光线反射了。顺着刀往上看,一个死不瞑目的大汉,瞪着眼睛看向红豆的方向,可不把红豆这个小丫头给吓得够戗么,南瓜到了的时候,红豆了穿好好了顺着刀往下看,一个死不瞑目的大汉,瞪着眼睛看向红豆的方向,可不把红豆这个小丫头给吓得够呛么,。...

红豆刚方便完,准备回去的时候,一道光晃了眼,她好奇看了过去,谁知道,就看到了一把沾了血的刀,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光了。

顺着刀往下看,一个死不瞑目的大汉,瞪着眼睛看向红豆的方向,可不把红豆这个小丫头给吓得够呛么,

南瓜到了的时候,红豆已经穿戴好了,但南瓜还是脸色一红,不过在看到了那具尸体的时候,他的神色又恢复了正常。

仔细检查了之后,男人身上没有任何的标志,身上中了暗器,流血过多而死,男人手里的刀,不仅有血迹,还有些卷刃了,可以想象得到,男人死之前,经历了怎么样的激战。

南瓜把男人手边的东西都捡了起来,然后把男人给草草的埋了,他们这些人,出门在外,若是看到了这样的曝尸荒野的人,能让他入土为安的都会做,不管这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小姐,这是那人的东西。”

打开,里面竟然是几件小孩子的东西,楚兮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楚恒怀里的孩子,顿时觉得,那个死掉的人,跟这个孩子,怕是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呢。

“检查一下,看看这孩子身上有没有什么证明身份的东西。”

红豆觉得自己闯了祸,听到楚兮吩咐,连忙上前,要接过楚恒怀里的孩子,她以前就有照顾孩子的经验,肯定能把这孩子给照顾好的。

但小孩却把脸给扭开了,小手甚至在推开红豆的手,极为抗拒除了楚恒之外的人。

绒花看着楚恒已经爆红的脸,想了想,才说到:“这孩子,怕是在这里不少时间了,第一眼看到了楚恒,心里就是认定了楚恒,除了楚恒,别人他都抗拒。”

最后没办法,楚恒只能认命的当起了这个孩子暂时的“爹爹”,检查了一番后,楚恒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而且这孩子的衣服,有些不合身,应该是被人给换过了,能证明他身份东西,应该都被拿走了。”

事情僵持着,楚兮只能让楚恒暂时带孩子了,已经现身的南瓜,成了新的车夫。

楚恒用干净的水,把小孩的脸给洗干净了之后,才发现,这个孩子,长得还挺可爱的,当然,若是眼睛不一直滴溜溜的盯着他,喊他爹爹的的话,就更可爱了。

绒花看着一脸委屈的楚恒和小孩,笑着跟楚兮说到:“小姐,您看,他们连的这表情,简直是一模一样,若不是知道楚恒的事,我都要以为,他们真的是父子了。”

“绒花姐姐,你还说这些风凉话呢~”

小孩察觉到了现在在马车里,是很安全的,恐慌少了一些,咬了咬手指,看着马车上一旁的糕点,又看了看楚恒,再看了看楚兮,嘴巴一瘪,要哭不哭的说到:“爹爹,阿宝饿了。”

绒花和楚兮顿时笑了,绒花更是直接把碟子给放在了楚恒的手里,示意楚恒喂。

楚兮也说到:“恒哥哥,你这是提前适应一下怎么当爹,以后才能做一个好父亲。”

楚恒还能说什么呢,难道真的要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不成,只能认命的喂孩子了。

天暗下来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东岭镇,要是再晚一点,他们就不能进城了。

别看东岭镇不大,但要去鸿蒙学院,东岭镇是必经之地,所以这里还是很热闹的。

“小姐,前面的几家客栈都满了,咱们怕是没办法投宿了。”

“去问问周边的人家,看看谁家有空房子能借住一下,价钱咱们照付。”

叮咚和南瓜各自去询问了,楚兮他们得先找一个吃饭的地方,这一路虽然是坐马车,可吃的,还是没办法好好的准备。

红豆提心吊胆了一整天,真怕小姐嫌自己晦气不要她了,如今看着小姐他们吩咐她去买鸡汤,立马就跑得飞快,生怕晚了,让小姐不高兴了。

阿宝一直都窝在楚恒的怀里,如今呼呼的睡大觉,让楚兮都忍不住感叹,做小孩子真好,前一秒见了血,下一秒,还是能安然的入睡。

南瓜回来的时候,满脸都是纳闷,一整条街,都没有空房子,他们云栖镇也是交通要塞,南来北往的人多了去了,客栈住满了,周围的人家,也是能腾出一两间房的,这里,竟然一间房都腾不出来了,真是怪了。

叮咚很快也回来了,他问了几条街,也是没有房间腾出来了,不过倒是有人跟他说了,城南那边有一处大宅子,那里或许能腾出房子来,只是有些远了,他还得回来请示了小姐再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东岭镇的房间这么抢手?”

前面的人听到楚恒自言自语的声音,连忙转过身,笑着说道:“几位是远道而来的吧,难怪不知道呢,

鸿蒙学院,要对外招收一百名的学生,这不,附近收到消息的人,都蜂拥而来了,大家都怕引来了更多厉害的人,这不,一直藏着掖着呢,”

绒花看了一眼楚兮,越发的觉得自家小姐真是神了,说来鸿蒙学院,就正好遇到了鸿蒙学院对外招生,以前,鸿蒙学院都是要拿推荐书去的,要么是家世显赫的,要么就是富贵至极的,再或者,就是才学惊人的,

不过听这人的意思,这附近的人,似乎是想要截断鸿蒙学院对外招生的消息啊,想要抢先占据名额,嗯,还真的有些自私呢。

“这位兄台,也是冲着鸿蒙学院来的?”

男子非常坦荡的笑道:“是啊,某还算有几分才学,家兄想办法找来了一封推荐书,正要去参加考核呢。”

楚恒顿时明白了,难怪这人能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呢,敢情人家是已经手握一个名额了,当然不在乎那对外招收的人怎么争抢的事情了,说不定,还存了几分看热闹的心思呢。

“多谢兄台解惑了,要不然,咱们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呢。”

“等吃完饭,咱们就去城南看看吧,若是不行,咱们今天就在马车上将就一晚吧。”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410)

我要评论
  • 星星盼&,“她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 ,当时&事,死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 搞事业&的大女

    就在玉氏王朝复辟的那天,楚兮突然被吸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很快,她就知道了,她所在的世界,尼玛就是一篇前期搞事业,后期开后宫,名叫《女帝崛起》的大女主文,

  • 都斩杀&护的相

    三年后,陈国的国都突然冒出一个疯女人,手持两把巨斧冲入陈国国都斩杀重兵相护的相国大人、以及紫邑侯,最后力竭被万箭穿心而亡,引起天下一片哗然,

  • 齐国的&玉无欢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开元三&将士放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的一句&羽”的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