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我父亲什么时候能醒?”学薛神医望着如此孝顺父母的楚建舟,眼里闪现出一抹去欣赏,他就不喜欢这样的更年轻人。“但是大将军的毒被解了一大半,但这段时间——,余毒但是让大将军受了不少的伤寒,五脏六腑都有损伤,而如今就算余毒排出了,大将军的情况,也会太“虽然大将军的毒被解了一大半,但这段时间,余毒还是让大将军受到了不少的伤寒,五脏六腑都有损伤,如今就算是余毒排出来了,大将军的情况,也不会太好,得养几个月,毕竟之前可是要了半条命。”。...

“神医,我父亲什么时候能醒?”

学薛神医看着如此孝顺的楚建舟,眼里闪过一抹欣赏,他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

“虽然大将军的毒被解了一大半,但这段时间,余毒还是让大将军受到了不少的伤寒,五脏六腑都有损伤,如今就算是余毒排出来了,大将军的情况,也不会太好,得养几个月,毕竟之前可是要了半条命。”

楚建舟连忙记下了,随后吩咐管家把薛神医请去休息了。

楚建安看到薛神医离开了院子之后,才现身,看了一眼脸色明显好转的父亲,也松了一口气。

“大哥,我已经让人去查这人的底细了,黎伯那边我也传信了,若是他说的是真的,那咱们就认下这份情。”

楚建舟看着二弟脸色依然有些苍白,有些心疼:“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军营了,家里的事情,就要你多费心了,”

“不过是些皮外伤,大哥不用担心我,你放心去军营吧,”

提起楚家军,谁不羡慕大将军,两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一文一武,

大儿子是先锋将军,一身本事,若不是有父亲这个大将军压着,他早就名扬天下了,

小儿子,也是美名远扬的探花郎,虽然身手没有父兄厉害,但是也是所有的文人中,武功数一数二的,

这一次,楚家差一点就被颠覆了,兄弟两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楚建舟被贬,楚建安才朝堂上,也受到了排挤,

大将军的身体被毒素给侵蚀,至少短时间内,是无法再上战场了,眼看楚家似乎已经慢慢的败落了,

楚建舟心里跟明镜似的,不过他却没有多少的焦虑,开始按照军师虎先生的建议,慢慢的转移一部分的势力到地下,交给小妹掌管了,

连一直以来有一些文人思想,认为女子还是应该在内宅中的楚建安都认可了之前楚兮的功劳,也配合这大哥和虎先生的决定。

楚兮接到了京城的信,知道了父亲的毒已经解了,只是身体受损严重,需要长时间的休养后,一直紧绷的心,顿时松快了,

“太好了,父亲和大哥都没事,”

楚兮暗自庆幸着,但也只能自己独自高兴,这是她的秘密,这一世,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胸口处的莲花印记,又开始折腾她了,不过比起失去家人的痛,这点痛,真的不算什么了。

他们一行人离开了江城之后,本来准备赶往京城的楚兮,顿时让楚恒掉头,

“去鸿蒙学院~”

上一世,玉无欢身边的许多追随者,都出自鸿蒙学院,楚兮顿时决定了,她要跟玉无欢抢人,就算是上天要惩罚她,要活活痛死她,她都不会放弃的,

楚恒楞了一下,但还是听话的掉头了,倒是马车里面的绒花有些不解,不明白小姐怎么变化这么大,之前莫名的要找韩子熙,如今又要去鸿蒙学院,若不是小姐是她一直看着的额,她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小姐是真的,总觉得现在的小姐身上似乎压抑着什么,但是她不敢问,就怕问了,会得到让人心碎的答案。

“小姐,鸿蒙学院,可不好进啊,咱们没有推荐书,怕是不能进去吧,”

“山人自有妙计。”

听到楚兮的话,绒花顿时就不说了,她这段时间,也是真的累坏了,就算是休息了好几天,似乎都还没有养回来,如今又有些昏昏欲睡。

后面一辆马车,叮咚驾车,红豆在车里,里面还放着不少行礼,看着这么多贵重的东西小姐交给她保管,红豆心里也乐开了花,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的大丫鬟的位置已经在向她招手了,

“叮咚,咱们还有多久可以歇歇啊。”

一高兴就喝多了水的红豆,有些憋不住了,不过她到底只是一个小丫鬟,还没有为了她就让所有人停下来等她方便的地位。

“估计要等到天黑了,之前楚恒少爷说了,咱们今天要赶到东岭镇歇脚呢,要是错过了城门关闭的时间,咱们就得露宿外面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红豆也只能憋着了,暗暗下定决心,明天,她一口水都不喝了。

就在红豆不停的暗示,她一点都不想要方便的时候,前面的马车突然停下了。

叮咚也停下了马车,连忙跑上前询问,作为小厮,叮咚是非常有眼力见的。

“去看看,那边的树林是不是有孩子。”

楚兮本来真在闭目养神,却听到了一阵阵的孩子啼哭的声音,只是当她询问楚恒的时候,楚恒并没有听到,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楚兮还是让楚恒停下了车,去查看一番,

叮咚听到楚兮的吩咐,连忙跟上了楚恒的脚步,往树林那边而去,红豆也跳下了马车,哄着脸说到:“小姐,奴婢喝多了水,想要去方便一下。”

“去吧,别走远了,”

过了好一会,楚恒抱着个两三岁的孩子回来了,脸上的表情是臭臭的,他最不喜欢这种眼泪鼻涕糊一脸的小屁孩了,偏偏这小屁孩就是黏他,不肯让叮咚抱。

“小姐,真的有个孩子,看着孩子的衣裳,不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而且我也在周围看了看,没人,不知道这孩子是谁扔在那里的。”

“啊~~~~”

不远处,传来了红豆的尖叫声,把叮咚和楚恒怀里的小屁孩给吓了一跳,至少楚恒察觉到了小屁孩身子抖了一下,连忙伸出了另一只手,安抚的拍了拍小孩子的背,以保护的姿态,把孩子给环在了怀里,

“爹爹,阿宝怕~”

小孩肉肉的手,直接圈住了楚恒的脖子,把头给藏起来,那副依赖楚恒的模样,不知情的人,恐怕还真的以为这个孩子是楚恒的儿子呢。

被叫做爹爹的楚恒,脸色一僵,他才刚满十四呢,怎么可能有这样大的儿子。

若不是现在的场合不多,楚兮都要笑出声了,

红豆尖叫的时候,黄瓜就已经现身了,往那边而去,把叮咚给看傻了,他们队伍里面,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2 楚大丫

2022-05-15

3 强行降智

2022-05-15

4 捡了个人

2022-05-15

14 先机

2022-05-15

15 疯癫道士

2022-05-15

16 再见故人

2022-05-15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都是在&各种被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 的第二&玉无欢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 叫一个&骗子,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 族贵胄&之争,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 是那些&开辟通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 惨的,&,然后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